韓詠紅:CPTPP背後的虛虛實實

2021-09-27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shutterstock_1030650241.jpg

 

在中國大陸正式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CPTPP) 後不到一周,台灣前天 (周三) 做齣戲劇化的宣布:它已正式遞入會申請, 同時知會所有成員國尋求支持。

CPTPP這個有11個成員國、覆蓋5億人口,約佔全球經濟總量13%的全球最高標準貿易協定,頓時成為香餑餑,「排隊」入會的經濟體達到三個:英國在今年1月脫歐一周年之際申請加入,中國大陸與台灣一腳前、一腳後於近期遞件。大陸龐大經濟體量可能對CPTPP與亞洲貿易規則的影響,兩岸對決,以及正上演的國際合縱連橫外交大戲,讓國際媒體看得目不睱接。許多評論指出:CPTPP會員國正面臨「選邊站」難題。

說起來,台灣很早就展現加入CPTPP意願,2015年蔡英文在總統就職演說中,宣示要帶領台灣加入TPP和RCEP(亞細安與中日韓等國當時正談判的貿易協定)。2018年3月,11國正式簽署CPTPP之際,蔡英文又指示各部會「全力以赴」,做好爭取參與的準備。但在之後三年多時間裡,台灣始終「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

反倒是被認為貿易水平不達標的中國大陸,在2020年11月RCEP簽署五天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宣布「將積極考慮」加入CPTPP。本月13日到14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訪問新加坡,親身帶來習近平希望中國加入CPTPP的訊息,新加坡外交部在正式聲明中表示「歡迎」。三天內,中國就正式遞件了。
對於台灣隨後宣布申請加入CPTPP,當地評論人唐湘龍辣評比喻:台灣是被「逼婚」,被日本老大哥「逼」的。

他何出此言?原來,《金融時報》上周剛獨家報道引述了日本對於台灣遲遲不正式申請的抱怨。日本是CPTPP中最大的經濟體兼今年的輪值主席,其外交官對《金融時報》稱,日本非常希望利用擔任輪值主席的機會協助台灣儘快入會,否則一旦中國大陸加入,台灣入會「將變得幾乎不可能」。他還說,台灣一直「準備着、準備着」「但整個入會過程可能要一年或更久,我們(日本)要護送此案過關,或許為時已晚」。

日本釋出以上信號,顯然意在加大台灣的急迫感,並讓台灣政府面對來自民間的壓力,是一種間接施壓。至於日本是否已預先知道中國大陸很快就會有動作,所以趕緊出招,這就不得而知了。

但台灣嘴上說希望加入CPTPP,實際上確有為難之處,首先這涉及到台灣是否能比照美國和歐盟,解禁福島核泄漏事故後對日本食品的限制,就是十分敏感的問題。其次,開放對其他締約國農產品、尤其是大米的進口,這將引起的內部政治壓力,台灣政府承受得了嗎?可以想像,以上都是日本很可能對台灣開出的條件。

中國大陸上周正式申請加入CPTPP,則讓其中的美國盟友左右為難。大陸的市場讓人難以拒絕,但澳洲與加拿大都與中國存在衝突,日本則既惹不起中國,也不願意得罪美國。日經新聞的評論更認為,中國大陸的申請本身就是分化美日的一記弧球。簡言之,CPTPP成了中美較勁的又一舞台。

這個情況下,日本乾脆直接找美國溝通。據共同社報道,日本外長茂木敏充22日下午在紐約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單獨會談,敦促美國重返TPP。據分析,他很可能就中國大陸和台灣雙雙申請加入CPTPP與布林肯交換意見。

台灣與中國大陸之間,誰只是虛晃一招、做做假動作?誰真下了決心達到CPTPP的標準以入會?按照各自的記錄分析,雖然大陸入會不被看好,但相信北京不是信口開河,而是希望如當年加入WTO一樣,藉此倒逼國內改革。畢竟,龐大市場是大陸的優勢所在,面對美國的圍堵,大陸尤其需要進入國際貿易「朋友圈」來「反圍堵」。至於台灣能否加入,既取決於內部形勢,也取決於兩岸關係,變數更多些。

值得新加坡人關注的是,繼日本之後,CPTPP明年的輪值主席國是新加坡。相關貿易談判已十分政治化,三個「排隊」等着入會的經濟體,它們的申請程序安排、議程的先後,都需要主席國小心拿捏。在日趨複雜的國際環境下,施展外交技巧,避免裏外不是人,將愈來愈成為新加坡的日常。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
  • 拜登政府對華貿易新戰略框架未必比特朗普對華戰略更有效,但要建立避免傷及雙方重大利益的“護城河”,中美需要達成“新接觸共識”。目前看,這樣的機會窗口正在大大縮小。

    2022-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