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呼聲:我想回鄉過年

2021-10-05
 
AAA

 E.png

 

市民希望香港與內地盡快恢復正常通關,但政府顧問專家透露,探討過關安排料需時最少四至五個月,意味着可能要到農曆新年之後才有望通關,市民失望。有「新手爸爸」與內地妻兒分隔兩地,只能透過電話視像緩解相思之苦,小小心願是「想過年回家陪下個女」。港漂王小姐是家中獨女,回家過春節是多年傳統,但普通打工一族難以請長假,花時間隔離檢疫。

回鄉過年團聚是普羅大眾的呼聲。議員及防疫專家均認為,特區政府應順應民意,下定決心,進一步完善本港防疫工作,「碼」上做好對接,讓兩地盡快恢復通關。

新手爸爸:好想陪女兒玩

「新手爸爸」唐先生,正是其中一位希望盡快通關的小市民。六月初,女兒在內地出生,唐先生那時趕返內地的家,隔離了21日,才有機會陪伴妻子產女,匆匆短聚後,又要火速返港工作,連囡囡的百日宴也未能出席。談起無法看着孩子成長,不禁嘆氣,「老婆懷孕期間,已經難以陪伴左右,分隔兩地,無法盡到父親責任,我覺得很愧疚。工作時經常想到妻兒,除了感傷,更多的是無奈。好希望立即通關,把身為爸爸應該做但未做的事全部補上,同佢玩下。」

唐先生說,已積極配合政府所有關於防疫抗疫的安排,包括普及檢測、接種新冠疫苗等,並時常鼓勵身邊朋友積極參與,希望社會早日走出疫境,但他認為,比起內地的防疫措施,香港特區政府所做的仍然不足夠,希望盡可能向內地看齊,盡快恢復通關,「到深圳原本一小時的車程,現在卻成了最遠的距離,21日的隔離對上班族來說,實在太奢侈。」

A.png

港漂:不可能請一個月假隔離

「疫情已經一年多,之前覺得無論如何都不至於明年過年都不通關吧?但現在卻似乎很難說」,今年五月來港工作的王小姐是家中獨女,以往每年都會回家鄉四川,和父母一起過農曆新年,她說,如果香港與內地明年初仍未恢復正常通關,她可能要第一次獨自在外地過新年,「雖然很想家,但也不可能向公司請假一個月用於隔離和探親吧?希望特區政府可以更加積極,爭取兩地盡快通關,緩解港漂們的思家之情。」

B.png

「通關」再獲廣泛關注

中國評論通訊社分析大數據,發現兩地開始對接商討通關後,「通關有望」成為近期香港最熱門的輿論現象,近三星期內,港人對通關的關注度持續在高位橫行,涉及通關的新聞、帖文在香港社交媒體的分享數,也持續攀升。由此可見,原本對恢復通關日漸灰心,甚至死心的港人,看到兩地對接工作正式啟動後,又再重燃希望。

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主席葛珮帆表示,不少街坊向她表達希望盡快通關的意願,「有人希望探親,有人希望跟在內地工作的親人見面,也有長者希望到內地旅行。」她認為,通關要等四、五個月太慢,關鍵在於特區政府是否有決心,達成內地專家提出的條件,「如果等到農曆新年,也不能通關,真的欲哭無淚!」

專家建議|「過關碼」可行 可自願參加

兩地早前開會商討恢復通關可行性,內地期望香港的防疫措施盡量貼近內地標準,包括收緊患者出院條件、加密高危群組檢測次數等。呼吸系統專科醫生梁子超認為,有關條件並不難做到,就算是「健康碼」,若只限於過關人士,可自願參與,實名制也容易做到。

梁子超認為,加密高危群組檢測次數,以及收緊患者出院條件,實屬事在必行,強調「就算不是用來談通關的條件,也是必須要做」;外防輸入方面,如八月時,澳洲影星妮歌潔曼(Nicole Kidman)來港拍劇,卻獲政府豁免檢疫惹來質疑,政府必須收緊豁免政策堵塞漏洞。

至於「健康碼」,或最新提出專為過關人士而設的「過關碼」,梁子超分析,有關系統有效及可行,因系統用於追蹤,以防一旦有人感染,「一旦社區有人受感染,要斬斷傳播鏈,可以透過科技,趕快在三日內,以防出現第三代傳播。」

倡加入「安心出行」程式內

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認為,利用「過關碼」作為本港與內地恢復通關的技術要求之一,是可行做法,建議可將「通關碼」加入「安心出行」應用程式內,讓市民自行選擇是否安裝及啟用功能。為達至兩地正常通關,他認為,收緊確診者出院標準、加密高危群組檢測等條件,均屬可行,如果能夠令內地放心,應盡量滿足要求。

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認為,商討「過關碼」的同時,為免發生像澳門和珠海短時間多次改變通關狀況,兩地政府應提早商討是否設立「熔斷機制」。

b128-84c62b02f53041f1078482bf28b2e8b4.png

記者直擊|港人防疫鬆懈 無視「安心出行」

疫情開始至今,香港與內地停止正常通關逾600天。市民渴望盡早恢復通關,但內地關注兩地防疫措施及標準仍有差距,記者昨日走訪旺角多家食肆、店舖,發現至今仍有不少進入特定場所無掃「安心出行」及度量體溫,店員不以為然;有商販甚至不戴口罩大聲叫賣。有市民指出,隨着疫情放緩,不少人未有遵從掃碼等防疫規定,感慨只能靠自覺防疫,認為政府應加強監督。

C.png

體溫探測器 位置唔顯眼

旺角豉油街的一間電器舖內,昨午的顧客絡繹不絕,但門口擺放的體溫探測器竟是一片灰色。記者走近嘗試進行體溫探測,發現體溫計根本未有開機。有人直接行入店舖,未見有職員提醒。記者其後發現,距離門口約10米處放有另一部體溫探測器,但位置並不算顯眼,亦同樣無店員監督,顧客即使未量度體溫,仍可自由出入。不遠處的一間炸雞餐廳,有店員站在店門附近,但面對部分顧客直入店內而未掃碼、無量度體溫的情況熟視無睹。

在朗豪坊附近的露天街市,下午聚集了大量人流,但記者發現,有水果攤老闆拉低口罩大聲叫賣。類似的情況並非個別例子,整條街市無戴口罩便招攬顧客的檔主或夥計為數不少。一旁的數間涼茶店、小吃店同樣有類似情況,有小吃店店員甚至未清潔雙手就收錢及製作點心,衞生狀況堪憂。

D.png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大公報》

延伸閱讀
  • 現在周邊地區已紛紛打開關門,很多地方甚至不再需要接種疫苗,更別說隔離檢疫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某些人的思維仍在說要堵塞漏洞,豈不可笑?

    吳桐山  2022-0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