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民主黨設甄選機制 多此一舉

2021-10-05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福山智庫研究員、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AAA

 59.jpg

曾是立法會最大反對派閥的民主黨,早前召開會員大會,商討是否派人出選今屆立法會選舉,結果決定由黨內中央委員會(中委)制訂甄選機制,讓有意參選者報名。及後民主黨中委開會決定,有意參選的會員須獲其選區支部20人提名,以及其他支部各5名會員的聯合提名,再交由召開特別會員大會決定。

不諱言的說,本來一直吹風不參選的民主黨,最終在會員大會上沒正式決定不參選,跟早前有意見指出,民主黨若不決定參選之餘,強行阻止其黨員參選,便有觸犯香港國安法的嫌疑,有着莫大的關係。根據香港國安法第29條:直接或者間接接受外國或者境外機構、組織、人員的指使、控制、資助或者其他形式的支援,對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進行操控、破壞並可能造成嚴重後果,即屬觸犯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

在此情況之下,維基解密的資料顯示,民主黨過去已曾把其選舉部署,匯報給美國駐港領事,究竟現在還有否保持聯繫?此外,民主黨元老早前急急腳移民英國後,至今仍是黨副主席,民主黨若公開決定不參選,又是否屬於「境外人員指使?如此一來,民主黨內的退選派自然擔心,萬一公開表明不派人參選,民主黨便會惹上官非,甚至有機會因此而亡黨,步教協、民陣、支聯會和職工盟的後塵。

另一方面,根據傳媒報導,鄺俊宇、梁翊婷和蘇逸恒,一直被視之為民主黨內的參選派。然而,隨着港島和九龍區議員早前已被安排宣誓,梁翊婷和蘇逸恒均是由於去年曾經借出議員辦公室作「35+初選」票站,造成其宣誓不被監誓人信納而喪失議席及五年內參選的資格(DQ),加上有份參加「初選」的涂謹申亦被DQ,所以外界預料,同樣有份參加「初選」的鄺俊宇,似乎亦難逃被DQ的命運。

與此同時,部分退選派之所以反對參選,據悉跟部分參選派游說他人出選的言行,引起一些正在還押侯審的黨友不滿,因而千方百計地阻止對方參選,甚至以民主黨派人參選便會退黨作為要脅。如今參選派幾乎已經全軍盡墨,退選派因而預料,即使民主黨不直接表明不參選,亦未必再有人願意參選,倒不如稍退一步,設立黨內甄選機制,以便他們以黨內沒人表態參選,作為民主黨不參選的藉口。

可是,參選派主要人物雖被DQ,但是退選派依舊擔心,對方會派出旗下知名度較低,但是尚未被DQ的區議員參選,所以便要設置更高的甄選門檻,使到有意參選的人,即使能夠取得自己當區的足夠提名,但也會原於不熟悉其他區黨支部的成員,因而無法取得足夠提名,從而避免有黨員取得足夠提名,之後被特別會員大會反對參選,最終落下民主黨阻人參選的口實。

弔詭的是,民主黨過去在當年政府推出特首普選方案時,支持所謂的「公民提名」,並曾抨擊特首侯選人須獲過半提名委員會成員贊成,是所謂的「政治篩選」。如今,民主黨設立的甄選機制,為何又不搞「公民提名」,只要獲得當區某一數字的居民提名,便可獲民主黨推薦參選呢?難道他們不再支持「公民提名」了嗎?

退一步而言,民主黨可能認為參選人應獲黨內支持,但是為何只須取得參選的當區黨支部支持,還要取得各區黨支部的黨員提名?即使要取得其他區的黨員認可,但是獲取的最低提名人數為何要5人,還要高於新選舉制度之下,參選人須取得選委會各大界別的2至4人提名,而且還要再獲特別會員大會出席會員的半數通過呢?

由是觀之,民主黨現時的所作所為,再次證明他們的雙重標準:只懂要求政府搞所謂的「公民提名」,但不見他們的甄選機制搞「公民提名」;政府的選舉制度有提名門檻,便稱作是「政治篩選」,到了他們自己搞甄選,不但設幾重提名門檻,門檻還要高於新選制。如此的講一套做一套,實在是令人不齒也!

最後但是不得不說,民主黨的退選派,為了不讓其黨友參選而煞費苦心,其實大可不必。畢竟,部分人期望民主黨能夠派人參選,是以對方放棄過去的反中亂港思維為前提,但是縱觀民主黨在參選問題上的表現,已能看到他們似乎在反中亂港的路上,打算一條道路走到黑。既然如此,在「愛國者治港」原則下,即使民主黨不設任何甄選門檻,其參選人究竟有多大機會取得有效提名呢?答案相信已是不言而喻。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