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介嶺:鬥爭中謀合作 智破美國八陣圖

2021-10-08
張介嶺
香港商報董事總經理
 
AAA

 71.jpg

9月24日,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主持首次「四方安全對話」(QUAD)領導人面對面峰會,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印度總理莫迪和日本首相菅義偉出席會議。

今年3月,四國已舉辦過一次線上峰會。然而,僅時隔半年,緊跟美、英、澳三國組建“澳英美聯盟”(AUKUS)後,又召開了第二次峰會。在中美競爭加劇的背景下,凸顯了華盛頓尋求改變印太地區力量平衡的急切心態。

與會各方就如何加強新冠疫苗供應、氣候變化、新興技術、供應鏈多元化、基礎設施合作、網絡安全、阿富汗問題、朝鮮無核化、緬甸局勢等方面的合作,以及促進印太自由開放進行了討論,並承諾為了本國的長期利益,將協調各自的戰略目標。

從這次對話發佈的聯合聲明看,「四國安全對話」機制的方向發生了微妙變化,已從安全問題轉向區域物資供應等非軍事領域,重心放在了對華戰略的經濟和技術層面之上,而非軍事領域的合作,更關注的是打造不受中國脅迫的更富有彈性的創新型經濟。

首先,四國抱團制華近乎赤裸裸。以前,印度、日本等國在與美國合作時,總會有所顧忌,生怕激怒北京。如今,這些國家對華關係趨於緊張,明顯少了顧慮。四國領導人意識到,面對中國經濟、技術和軍事力量的崛起,他們相互之間利益交織,有共同的關切,必須聯手應對挑戰,形成合力,才能更為強大有力。

第二,機制創新有所突破。四國這次確定的議程目標宏大,能否實現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能否機制創新。本次峰會的一個焦點就是設立四國獎學金,由施密特未來公司牽頭為四國頂尖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專業的研究生在美研習提供獎學金,幫助他們做好前沿技術研究,培養下一代STEM领军人才,通過創新創造共同的未來。

第三,印度成得利漁翁。拜登政府視平衡中國崛起為首要挑戰,而「四方安全對話」成為美國實施印太戰略的關鍵機制。與日澳不同,印度不是美國拜過把子的傳統盟友,但對美方而言,印度是應對中國挑戰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只有像印度這樣的大國才有足夠的分量反制中國。所謂“印太戰略”本身就說明瞭印度在「四國安全對話」機制中的重要性。

而近年中印關係緊張刺激印美一拍即合。莫迪政府不再猶豫,不斷深化與美歐國家的關係,以圖挾洋自重,對華發難。也正因為如此,在許多人眼裡,中美矛盾不再是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之間的矛盾,而是北京追求霸權的結果。可以說,沒有印度的積極參與,「四方安全對話」就不會有今天的活力。

第四,美國從遊說國際社會選邊站隊,到兼顧向有關國家提供替代產品。如這次四國提及的基礎設施合作夥伴關係,明顯有針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意圖,企图通過推出 「替代性方案」,弱化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全球影響力,迫使 「一帶一路」 一些項目敗走麥城。

四國對話有此思路並非異想天開。早在今年6月,在英國康沃爾「七國集團」峰會閉幕禮上,美方就推出「重建更美好世界」( B3W)) 倡議。G7宣佈將投入40多萬億美元,「協助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國家建設基礎設施」。為了顯示優於「一帶一路」項目,還不遺餘力地大打「價值觀驅動」、「善治」、「市場主導」、「高標準」和「氣候友好」牌。

那麼,以美國為首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成員國哪來的底氣與「一帶一路」倡議抗衡呢?美國威廉瑪麗學院「援助資料(AidData)實驗室」最新研究稱, 自啟動以來,「一帶一路」倡議面臨一系列重大挑戰,愈來愈多中國支持的專案被暫停或取消,甚至像哈薩克、哥斯大黎加和喀麥隆等遙遠國家也出現了「買家後悔」跡象。

報告稱,2013至2021年,馬來西亞有115.8億美元的項目被取消,哈薩克有近15億美元的項目被取消,玻利維亞有超過10億美元的專案被取消,並指35%的“一帶一路”專案面臨腐敗、違反勞工法、環境污染和公眾抗議等問題。此外,信貸風險也在增加,在許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對中國債務的敞口已超過GDP的10%。

該研究報告的作者之一布拉德·帕克斯表示:「由於定價過高、腐敗和債務可持續性問題,愈來愈多的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的決策者開始擱置備受關注的「一帶一路專案」,公眾情緒的重大變化使得參與國很難與北京保持密切關係。

其實,全球基礎設施建設市場十分廣闊。2018年《全球基礎設施建設展望》報告指出,2016至2040年,全球基礎設施投資需求將增至94萬億美元,年均增長3.7萬億美元。亞洲開發銀行數據顯示,到2030年,僅亞洲發展中國家就需要26萬億美元的基建投資。

顯然,没有哪一個國家或哪幾個國家僅憑一己之力就能夠統攬所有市場。發揮各自優勢有所側重,合作共贏實現全球共同富裕才是正道。令人遺憾的是,「樹欲靜而風不止」。拜登政府仍在繼續調整部署,以「四方安全對話」等機制全面展開對華戰略競爭,欲以虎狼之勢而吞中國。

當然,究竟是「一帶一路」好,還是「重建更美好世界」好,最終還是受援國說了算。做好自己的事才是硬道理。面對重重圍堵,北京能否見招拆招,鬥爭中謀合作,智破美國的八陣圖,將成為決定中美競爭進程的一大關鍵因素。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中美作為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大國,雙方之間的互動總是牽動着世界的神經。而中美之間在第三地會晤本身就是關係不太正常的表現,從一個側面反映出雙邊關係的傷害之深。

    周德武  2021-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