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征:岸田文雄執政後的日美關係走向

2021-10-09
 
AAA

 2.jpg

中評智庫基金會、中國評論通訊社日前舉辦思想者論壇,探討日本新首相岸田文雄上台後的中日關係走向等一系列地區熱點議題。中國社科院美國所副所長袁征在論壇上發言,就美日關係,中日關係之後的走向進行了分析。以下為其發言全文:

9月29日,岸田文雄當選日本自民黨總裁,任期為3年。他也由此將接棒菅義偉,成為日本第100任首相。這次選舉的結果倒沒有出乎人們的意料,第一輪主要是岸田文雄和河野太郎之間的競爭。第二輪競爭岸田文雄由於獲得了支持高市早苗的票而勝出。

一、美日關係

岸田文雄來自廣島,曾擔任外務大臣,2016年他做了一件事——至少他是有功勞的,就是成功地推動奧巴馬總統對於廣島的極富爭議但也是里程碑式的訪問,當時引起很大的關注。他長期官僚出身,加上來自廣島,對於二戰的歷史感受更深,更重視和平安全,相對溫和,重視協調。美國人對於他的印象還是認可的,認為他是親美的。根據日本時事社8月29日報道,在岸田文雄當選新一任自民黨總裁後,美國政府相關人士普遍感到鬆了一口氣,主流觀點認為岸田將會繼承以日美同盟為基軸的安倍、菅義偉兩屆政府的外交政策。這幾年,美國或多或少有些憂慮的就是日本政府領導層的不穩定性。菅義偉執政一年即告下台,再次引發了美國對於日本政局不穩的擔憂。日本領導層換得太快,美國政府有關人士透露說:“如果日本首相像‘回轉壽司’一樣不停換人,將是一場噩夢。”但美日同盟維持了這麼多年了,對於日本來說格外重要。

拜登政府上台執政以來,繼續實行戰略收縮,重心東移,將更多資源到印太地區。拜登政府制衡中國、維護霸權的出發點和特朗普政府並沒有本質的差異,只是在策略和手法上有明顯的變化。在戰略定位上,美日之間有共同點,拜登團隊依舊將中國視為頭號戰略競爭對手。而從日本方面近年來發布的國防白皮書來看,也把中國作為主要外部威脅,不斷渲染“中國威脅論”。而《防衛計劃大綱》則渲染“中國軍力威脅”,主張發展和提升日本軍事力量。日方戰略界普遍認為,中國已經成為日本的安全威脅。由於地緣政治的考量、釣魚島的領土爭端和海上生命線的認知,日本和美國在諸多問題上形成了共識。雙方互有需要,同盟關係日益強化。

之前在特朗普政府時期,美國大搞“美國優先”,安倍政府還是忍辱負重,亦步亦趨,追隨美國。拜登政府上台以來,大力加強同盟關係,“拉小圈子”,威懾和遏制中國,維護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日本首相菅義偉是首位受到拜登政府邀請到訪白宮的外國領導人。主要由於中國的因素,在美國的同盟體系中,日本的重要性在上升。

雙邊層面,拜登政府維持和加強美日、美韓、美菲、美泰等同盟關係。

三邊層面:美國還是會推進美日韓同盟。拜登政府非常希望重建美日韓合作,來抵禦來自朝鮮和中國的壓力。岸田“對韓國沒有強烈反感,傾向於推動合作”。

四邊層面:今年美日印澳已經搞了一次視頻對話,話說得很露骨,就是針對中國,要打造基於國際規則的開放、自由的印太。前兩天,四國領導人齊聚華盛頓,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召開“四方安全對話”(Quand)峰會,引人注目。四國定期舉行聯合軍事演習,“四方安全合作機制”影響力日趨上升,不排除未來演變成為軍事聯盟的可能性。這次四邊峰會聯合聲明中只字未提中國,但或明或暗都是針對中國,核心還是談如何抗衡中國。

五邊層面:美國有意拉攏日本加入“五眼聯盟”,美、英、澳、加、新互通消息,未來有可能將日本拉進來。美國也樂見日本同北約國家英、德、法等國的勾連與合作。
拜登政府在不同場合強調,《美日安保條約》第五條適用於釣魚島。這是日方非常關切的一點。而菅義偉則表示“日美關係是日本外交、安全保障的基軸,是印太地區以及國際社會和平與繁榮的基礎”,並強調日美兩國進一步密切合作構築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

有一種說法,說日本充當美國的附庸,為虎作倀。這種說法一方面是對的,即便到了今天,美日同盟中,美國依舊占據主導地位,有更多的話語權。但另一方面,隨著美方要求日本承擔更多軍事義務的同時,這種同盟關係正朝著平等的方向發展。

在中美戰略博弈日益加劇的大背景下,美日各取所需,但如很早就預料的那樣,日本實際上早已選邊站在美國一邊。美日是盟友,雙方互有防衛義務,當然日本積極配合美國承擔更多軍事義務有其自己的考量:

其一,依托美國解決自身的安全問題。應對日益崛起的中國的影響力,包括拉住美國加強對釣魚島的防禦,應對東亞安全格局的變化,牽制中國的發展,獲取更多的海洋權益。

其二,通過承擔更多的軍事義務,逐步推動美國默認日本突破和平憲法的約束,為大幅修訂《和平憲法》,尤其是去除第九條做好鋪墊,從而“自我鬆綁”,實現日本恢復正常國家的目標。日本實際上是“借船出海”,不斷突破原有的限制。自冷戰結束以來,美國不願像過去那樣承擔軍事義務,不願提供更多的國際公共產品,反而希望盟國承擔更多的軍事義務,或維持地區穩定的責任。事實上,在安倍擔任首相期間,日本已經解禁了集體自衛權,美國並沒有明確反對。

其三,依托美日同盟,追隨美國,贏得美西方的支持,尋求日本國際地位的進一步提升。

岸田文雄是一位建制派人士,和安倍、菅義偉一樣,支持加強美日同盟,並擔憂中國的軍事擴展。岸田文雄上台後,日本外交不會有大的調整,還是會延續自安倍以來的日本對美政策。岸田治下的日本將繼續優先考慮聯盟,並會想方設法加強結盟。換句話說,鞏固與美國的同盟關係,繼續加強與美國的安全合作,是岸田文雄確定無疑的選擇。
美日同盟是日本對外關係的基軸,是美國亞洲政策的基石,不會因為一次選舉而發生大的變化。在岸田看來,日本應當與美國和其他志同道合的國家合作。岸田明確表示,“為了保護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權等普世價值,在面對像中國這樣的專制政權的擴張時,我們需要堅定地說出該說的話,同時與擁有共同價值觀的國家合作。”


二、中日關係

鑒於美日兩國在安全保障方面的同盟關係,日本的對華政策很大程度上受到美國對華政策的影響。中美兩國的激烈競爭,以及在日本眼中認為中國在處理釣魚島、南海、台灣等事務上的日益強勢,自民黨黨內正在形成對華強硬的共識。岸田文雄通常被認為是“鴿派”。在經貿層面上,他主張保持與中國的聯繫。但在安全國防上,岸田會追隨美西方其他國家在意識形態層面加大對華施壓,在國防安全上提升日本的力量以對抗所謂的“中國威脅”。

從這次選舉中的表態來看,各位候選人都傾向以更強硬的態度對待中國。競選期間,岸田文雄表示“要將‘對抗中國’當成首要任務”。岸田文雄還曾表示,如果當選,他會強化國防和海岸警衛隊力量,不會盲目地堅守國防開支不超過國內生產總值1%的原則。岸田更加關注人權,強調人權、民主和自由的重要性,這將體現在未來日本對華政策上。事實上,岸田文雄支持通過一項譴責中國虐待維吾爾族人的議會決議,還表示要新設專責人權問題首相特別助理,監督中國如何對待維吾爾少數民族。他在官方推特賬號上攻擊中國,宣稱人們愈發擔心中國變得更加“專制”,日本是一個重視民主、人權等基本價值觀的國家,“將堅決應對台灣海峽穩定、香港民主、維吾爾族人權”等問題。他說,“通過與那些共享普世價值的國家合作,我會高舉自由和民主的火炬。”他還聲稱,“尖閣諸島”(即我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是日本的固有領土,並將就此發布相關政策。

競選期間岸田文雄頻繁對華“放狠話”,發表極端言論,就有專家表示,暫且可以認為這是一種競選策略,執政以後未必會走極端的右翼路線。不過,我認為,結合整體國際形勢,尤其是中美關係的發展和日本國內的對華認知,還有近年來日方對華的表態,我認為日方對華立場漸趨強硬將是大趨勢。

當然,岸田上台執政的當務之急是新冠疫情防疫和經濟復甦。因此,在繼續推進日美同盟關係的同時,尋求維持中日關係的相對穩定,或許是其重要訴求。如果中美關係有所改善,那麼夾在中間的日本或許能夠比較好地處理兩組關係的相對平衡。然而,如果中美關係繼續惡化,美國加大遏制中國的力度,那麼日本勢必追隨美國,從而使得中日關係再起波瀾。
未來岸田執政期間,有三件事情值得關注:

其一,日本在台灣問題上的立場值得關注。

自今年3月以來,美國聯手盟友不斷就台海局勢表態,渲染中國威脅論。包括日美2+2會談、日美峰會、日澳2+2會談、G7峰會等都提到台灣問題。拜登和菅義偉在今年4月會晤後發表聯合聲明,罕見地表達對台海局勢的共同擔憂,這一舉動被視為美日重新審視對華關係的開端。岸田文雄談到台灣是“下一個大問題”。他曾表示台灣對日本是在經濟等方面的重要夥伴,歡迎台灣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全面進步協議》(CPTPP)的自由貿易協定。岸田曾表示,如果當選,他會領導日本政府與“崇尚自由、民主和法治等價值觀”的台灣加強合作。他說,繼香港和新疆問題之後,台灣可能是北京的下一個目標。岸田稱,如果台灣海峽發生戰事,日本會受到很大影響,因此日本應繼續加大防務建設,以應對外來的威脅。

其二,如何改善日韓關係,強化美日韓三邊同盟?曾擔任過外相的岸田能否改善陷入低谷的日韓關係,使得美日韓三邊同盟能否有所突破?朝鮮問題、歷史問題、日韓政經關係這些都是相互關聯,互動的關係。

其三,陸基中程彈道導彈的部署問題。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後,有意在西太地區部署路基中程導彈,以加強威懾力。預計美方未來將向日本提出這樣的要求,而日本至今尚沒有表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漢光演習、東方之盾這兩個大規模演習,台灣、日本、美國各懷鬼胎,表面上是要對付中國,暗地裏日本打着台灣牌趁機擴軍邁向修憲,台獨勢力拉美靠日找庇護、美國也是吃光啃光台灣對付中國。

    黃匯傑  2021-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