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老譚自曝「禁足令」 倒逼政府有所為

2021-10-22
李伯達
香港媒體主筆協會會員
 
AAA

 28.jpg


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在政壇以老成持重著稱,喜怒不形於色,從不說過頭話,不作驚人之舉。但是,老譚周日突然爆料,收到國家防疫控制辦公室通知,不批准他與三名列席的人大代表參加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原因是香港近期出現一宗源頭不明的新冠病毒個案。
內地防疫仍是採取嚴防死守,尤其是將「保衛首都」作為重中之重,勸喻譚耀宗勿進京開會,很正常。譚耀宗大可以其他理由,比如自己考慮到香港疫情,決定留港以視頻形式參加會議,卻高調爆料收到「禁足令」,而且「還散播悲觀主義情緒」,稱對兩地通關不樂觀,很不符合其個人風格。事件顯示內地不滿香港的防疫措施,某個程度是「倒逼」特區政府必須在「健康碼」等方面有所作為,對接內地的抗疫機制。
爭取與內地通關,是不少港人和特區政府的願望,但卻不斷失望。猶記去年11月初,行政長官進京,事先張揚將爭取毋須本地疫症連續14天零個案下,亦可與內地免檢疫通關,卻無功而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當頭棒喝:「希望香港把疫情防控作為頭等大事來抓,嚴格落實常態化疫情防控措施,統籌做好疫情防控和經濟恢復工作。」
在中央的鞭策下,特區政府才放棄與病毒共存的「西式」思維,明確以「清零」作為抗疫目標,嚴防境外輸入,仿效內地採取小區強制檢測,並且大力谷針,疫情確實受控,曾經出現持續五十多天的零感染紀錄。
不過,內地仍然不願與香港通關,最根本原因是香港沒有與內地對接的「健康碼」制度,只依靠「安心出行」。香港對「豁免人士」的檢疫要求也有待收緊,比如某位荷裡活影星獲豁免檢疫來港進行拍攝工作,期間卻可以出入中環服裝名店。另外,香港出院標準相對寬鬆,與內地的嚴格標準仍然有不小落差。
內地與港府代表上月底在深圳舉行對接會議,提出通關的條件之一,是入境港人要下載與內地健康碼共通的「港康碼」,此碼必須實名登記,並記錄所有個人行蹤與健康資料。特區政府也終於表態願意推動「健康碼」制度,並且提出三種選項:自行申報行蹤、自行對比高危地區、接入「安心出行」資料。
這實際上是另設一套與內地健康碼不一致的系統,也不可能起到有效的疫情追蹤作用,因為「自報」行蹤很可能漏報或瞞報,並不可靠。內地自然不「收貨」,也對特區政府畏首畏尾,仍想保持「距離」頗為不滿,正如譚耀宗所指出,要到內地,就必須依照內地的要求來做。
譚耀宗自曝被禁足京城,釋放的另一個信息是,如果特區政府仍然在「健康碼」方面無所作為,又出現源頭不明的個案,那麼年底特首能否進京述職也是個疑問。特首上次述職就是因為香港疫情嚴重,改為視頻述職。要知道這是她任期最後一次述職,如果仍是視頻述職,情何以堪?也必定影響中央領導人對其執政能力的看法,甚至影響到其連任大計。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