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鳴:美國極擔憂其超級大國的科技地位

2021-10-24
 
AAA

 0.jpg

中美貿易戰、金融戰,甚至軍備競賽,但最終比高低的還是科技。美國是科技大國,擁有最先進的尖端技術,但美國卻稱,五大科技範疇決定美能否保持其超級大國地位。
美反情報官吁企業學界防範中國,稱五大科技是保其超級大國地位的關鍵。接受傳媒訪問時,他羅列出半導體、人工智能等五大科技範疇為重點保護目標,表明這五大科技範疇決定其能否獲得保護,免受中國等競爭對手威脅。該官員提醒,美國應主動提醒上述範疇的美企及學術界要對中國多加防範。

不斷對中國增量設防

美國國家反情報與安全中心署理主任奧蘭多近日接受媒體訪問,他表示,美國已將重點保護的科技範疇收窄,具體列出人工智能、量子計算、半導體、生物科技及自主系統(autonomous systems,例子包括水底無人機和手術機械人)。美國擔心,一旦在上述範疇失去領導地位,美國的超級強國地位將黯然失色。而美國最主要擔心的就是中國。又認為吸引外國人才,包括學生,對保持美國在五大範疇的競爭力至關重要。
美國一直把中國設置為假想敵,從來就沒有停止放棄遏制和防範中國的發展和崛起。認為中國窺視美國技術,為增加北京取得美國技術和數據的難度,奧蘭多表示情報部門已開始主動出擊,向美國商界和學界介紹中國和俄羅斯規模日增的收集美國尖端研究資料工作,警告若與中國在關鍵科技上作交流存在風險,亦會教育美企,令他們知道中國企業與政府、軍方及情報部門的千絲萬縷關係。

美國把確保企業不會協助提供令中國企業稱霸的美國技術,因為美國「無法承受在那些領域失去最高地位的損失,故這種程度的外展活動是值得的」。

AI等領域中國跑前面了

AI人工智能是中美科技較力的主戰場之一。美國財政撥款成立了科技發展諮詢機構「美國人工智能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埃里克·施密特警告,美國AI科技水平只比中國輕微領先1、2年時間,而非5至10年。他建議美國每年向AI技術開發投入400億美元、摺合約3100億港元,保持美國軍事等各領域的AI優勢。

作為美國人工智能國家安全委員會(NSCAI)主席的施密特(Eric Schmidt),曾是Google公司的CEO,去年2月才從Google公司Alphabet卸下所有職務,加入並領導委員會,向美國AI科技發展提供意見。

施密特本月稍早前參加智庫胡佛研究所最新一期《太平洋世紀(The Pacific Century)》播客節目,介紹了委員會最近發表的報告,形容中國的崛起已成為美方科技競爭對手;「中國模式」就是在科技研發項目里大舉投資、中方稱之為「軍民融合」,美國需要效仿。
中國在人工智能領域發展很快,竟然有前官員對此憤然不平。因為美國已在人工智能(AI)等領域的競賽輸給中國,有官員無法忍受而憤然辭職。

最近辭職的美國五角大樓首任首席軟件官蔡蘭(Nicolas Chaillan)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表示,美國在人工智能(AI)等領域的競賽中已經輸給中國,他辭職是為了抗議美國軍方技術轉型步伐緩慢,他無法忍受中國超過美國。媒體指,37歲的蔡蘭表示,由於中國在人工智能、機器學習和網絡技術等方面取得的進步,中國正在走向全球主導地位。

蔡蘭抱怨說,美國未能對中國的網絡和其他威脅做出回應,正將美國下一代的未來置於危險境地。他說:「在15年到20年內,我們沒有與中國競爭的機會。現在,這一切已經是定局了。在我看來,一切已經結束了。我們有充分的理由感到憤怒。」

數字經濟中國領先一步

10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實際上做了二件事。一是召開會議,研究全面總結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問題。決定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於11月8日至11日在北京召開。

二是下午政治局集體學習,就推動中國數字經濟健康發展進行第三十四次集體學習。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加速創新,日益融入經濟社會發展各領域全過程,數字經濟發展速度之快、輻射範圍之廣、影響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正在成為重組全球要素資源、重塑全球經濟結構、改變全球競爭格局的關鍵力量。將中國發展數字產業提到了一個世界高度。

這在中國是一個朝陽經濟,是中國可以引領世界的產業。「2021全球數字經濟大會」上,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佈的《全球數字經濟白皮書》顯示,2020年,全球47個國家數字經濟規模總量達到32.6萬億美元,同比名義增長3.0%,佔GDP比重為43.7%。中國數字經濟規模為5.4萬億美元,位居世界第二﹔同比增長9.6%,位居世界第一。

網上購物、在線教育、遠程醫療、人工智能、產業互聯網、移動支付等等,現在你可以在中國多處數字經濟場景地、網紅打卡地等進行全方位、零距離的數字經濟觸達式體驗。中國的數字化時代已經到來,甚至已經做好了貨幣數字化的準備。這都是走在世界前面的,未來的中國優勢大概就是中國已經走在前列的數字經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碩鳴灼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