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公務員用假「安心出行」的啟示

2021-11-09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福山智庫研究員、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AAA

 32.jpg

警方日前接獲灣仔入境事務大樓職員報案,指有人懷疑使用虛假手機應用程式進入大樓內,經到場調查後,以涉嫌「行使虛假文書」罪名拘捕4男1女,當中竟然包括一名34歲入境事務主任、一名28歲入境事務助理、一名45歲審計署審查主任、以及一男一女分別28歲和22歲的入境處外判員工。不諱言的說,此事反映了幾個問題,值得我們反思。
首先,使用「假安心出行」,或者後來有人特意指出「安心出行」的漏洞,教導他人如何以不連網的手機使用「安心出行」,以後以卸載再上載刪除出行紀錄,都是源於部分非建制派過去散播的陰謀論,聲稱政府借此對市民進行監控。換言之,用假「安心出行」的行為本身,是一種抗疫上的故意不合作甚至妨礙,但是香港至今,都沒有禁止市民妨礙防疫或煽惑他人妨礙防疫的法例或規例。
其次,今次5名使用「假安心出行」被捕的,都在政府工作,讓人不禁想起作家屈穎妍在《物先腐後蟲生》一文所言:「公務員不帶頭防疫,反而帶頭違反防疫規例造假,如果出事爆疫,令政府追蹤不到感染者,後果堪虞」,而屈小姐在文中還提出了一個觀點,值得大家警惕,那便是「公務員手執香港不同命脈,只要有人在哪個位置動一下手腳,或哪個關節位鬆一粒螺絲,架構就有機會崩塌」。
畢竟,被西方稱為「非暴力戰爭的克勞塞維茨」的吉恩·夏普(Gene Sharp),過去便曾在其《非暴力行動的政治》一書中,提出198種非暴力行動方法,當中教導市民及公職人員可以「頂頭上司不在就不工作」、「以表面上的積極服從法令掩飾不服從」、「故意執行不力」及 「鑽法律漏洞而不貫徹執行法令」。

33.jpg
與此同時,由於當年為了平穩過渡,遂以《基本法》第101條規定,准許原有的港英政府公務員在回歸後留任,即俗稱的「直通車」。如此一來,今次有公職人員使用「假安心出行」被捕,又是否反映有些公務員跟政府的領導班子並非同心同德,甚至受到吉恩·夏普的影響,在政府內部充當「第五縱隊」,進行各種「軟對抗」或「硬對抗」呢?
如果有的話,政府在回歸以來的各種低能失效,便是由來有漸,而這又衍生出屈小姐在文中所揭示的第三個問題,那便是現在被捕的幾位公務員,「他們早前定必宣過誓」,而這幾個人之所以被捕,顯然不是純粹的瀆職或者玩忽職守,而是有着故意在抗疫上不跟政府合作的對抗意味。在此情況之下,他們之前為何又能宣誓過關的呢?監誓人當時又曾否審視對方作出的誓言,乃是出自真誠?還是早前的公務員宣誓安排,只不過是流於形式的呢?
更值得深思的地方,是屈小姐認為對方的做法,「明顯是違反誓言,該多告他們一條發假誓的罪」,由於「發假誓」在香港特指「宣誓下作假證供」,所以屈小姐相信是想說這幾個人作出虛假聲明或誓言。然而,政府現行的公務員宣誓安排中,有明確列明作出虛假聲明或誓言的罪責乎?有明確列明事後違誓的法律後果乎?更重要的是,假如有公務員違誓,又是誰負責審查和作出處罰?

C.jpg

由是觀之,屈小姐在她的文章中,揭示了今次公務員用假「安心出行」的兩大問題:一是修例風波雖已平息,但是我們也要警惕,有人可能在政府內部搞各種「軟對抗」或「硬對抗」,阻撓政府有效履行職能;二是之前的公務員宣誓安排,有流於形式之嫌,而且作出虛假誓言或違誓的法律後果不明確,我們也難以確保違誓後的紀律聆訊,不會出現「官官相衛」的情況。似乎,建立一套獨立於公務員系統外的公務員盡職審查及紀律聆訊制度,實在有其必要。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