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鳴:四星上將告戒美國 必須釐清「台灣策略」,否則恐將大禍臨頭

2021-11-10
 
AAA

 c8a464d4276b5f9e5903a19ed7fac674.jpg

最近一段時期,台海風高浪急,堅持統一和持續分離裂痕日漸擴大。前北約盟軍最高司令撰文,美國在兩岸中的角色越來越混亂,如果不儘快釐清,則怕大禍臨頭。
這幾個月,圍繞台海安全穩定,各方角力形勢嚴峻。兩岸本是一國內政,但美國是否「要」或者「會」協防台灣成為敏感議題,是國際社會高度關注及熱議的焦點。拜登上任將近一年,但至今還沒有明確推出對華政策。很明顯,現任美國總統不願意繼續前朝特朗普對華的強硬,也在向一些對華領域伸出橄欖枝,但在對台政策上華府上下搖擺不定,前後不一,釋放的信息是不清晰的,甚至是混亂的。對此,美國海軍退役四星上將史塔夫瑞迪斯在媒體撰文,批評拜登政府的相關政策。

j.jpg

美國對台「戰略混亂」
史塔夫瑞迪斯是前北約盟軍最高司令,他在《時代》雜誌撰文指出:美國必須釐清「台灣策略」,否則恐將大禍臨頭!
美國總統拜登日前口口聲聲「我們會協防台灣」、美國媒體還透露「美軍駐台訓練台軍」的消息,也引起各方揣測。美國正在改變對有武力犯台時的「戰略模糊」?
然而,每當出現華府面臨需要解釋的尷尬時,白宮以及五角大廈都會即時出現,猛踩煞車叫停,並強調美國對台政策沒變。反反覆覆下,讓史塔夫瑞迪斯覺得好玩,外交變成遊戲,他半開玩笑地形容,如今美方的對台立場似乎是「戰略混亂」。這與美國的對台政策不符。
美國長期以來一直不願說明,它會如何應對在台灣遇到的外來襲擊。儘管華盛頓通過外交聯繫、軍售、堅定的措辭甚至偶爾的軍事演習來支持台灣,但從來沒有作出過保證。沒有任何聲明、原則或安全協議承諾美國會拯救台灣。1979年的一項國會法律僅規定「任何以和平手段以外的方式來決定台灣未來的舉措」都將「引起美國的嚴重關切」。
「嚴重關切」的說詞被稱為是一種「戰略模糊」,這種謹慎的平衡既可以避免激怒北京,也可以避免慫恿台灣宣布獨立而破壞台海和平。
不過,前小布殊政府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現任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的理乍得·N·哈斯2020年9月在《外交事務》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宣稱「戰略模糊」已「壽終正寢」,此後,他參與推動了關於這一主題的對話。
美國對台的「戰略模糊」到有人想改變而提出「戰略清漣」,史塔夫瑞迪斯則直接提現在其實是「戰略混亂」。
中美要避免發生衝突
「戰略混亂」下容易發生誤判。美國各方對拜登儘快制定清漣的對華政策越來越期待。塔夫瑞迪斯認為,美國對美中政策,以及台灣的議題等,都必須儘快制定合理、完整的政策。當今美中、台海情勢嚴峻,出現誤判的風險居高不下,美國與中國的台灣政策越來越躁進。他指出,白宮國家安全會議亞洲事務主管坎伯最近曾表示,拜登政府「致力於」避免與中國發生衝突,這對的,但在台灣議題上怎麼才能如何做到呢?
依史塔夫瑞迪斯的軍事專業,他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空中、海上與太空領域的戰力提升相當快速,一直部署到了南海。美軍仍在全球具有優勢,但台灣及其周邊的海域與空域狹小,中國有壓制美軍第七艦隊的可能。即使美軍有能力調動其他海域航母打擊群,但恐怕對台海戰事緩不濟急。然而,解放軍海軍正與俄羅斯太平洋艦隊之間的合作,絕對不可小覷。
除了直接進攻入侵之外,中國當然還有更多選項短期內逼迫台灣就範。比如發動網絡攻擊直接癱瘓台灣的電力供應網,截停軍方指揮管制網絡以及後勤系統,也可癱瘓台灣的金融系統與軍事設施,在出兵台灣之前重創台灣經濟。利用海域對台灣進行長時間封鎖也是一招。「屆時美國與台灣其他貿易夥伴將陷入是否干預的兩難」,史塔夫瑞迪斯問道。
美國需要儘快提出明確的台灣策略與東亞策略,這是史塔夫瑞迪斯主要觀點,從軍事、外交、經濟、科技、價值等層面多管齊下,與中國該對抗時對抗、能合作時合作。因為,美中經濟相互依存關係盤根錯節,一旦爆發衝突將兩敗俱傷,他強調這「而且是重傷」。因此,華府必須儘快釐清自身的東亞策略,並以全政府、全社會之力與中國周旋。
史塔夫瑞迪斯最後向華府提出,避免戰事,美中高層之間清漣、專業的訊息傳遞與明確溝通非常重要,在台灣議題上尤其如此。美國兩黨應對中國挑戰的迫切性已有共識,美國需要的是具體計劃。包括美國新任駐中國大使應該儘速履新、白宮國安會坎伯的中國戰略應該儘速出爐。否則,恐將大禍臨頭。
事實上,我們可以看到,美國軍方比華府看的更明白,了解更清楚。從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兩次密電中國參謀總長李作成保證,美國是穩定的,不會對中國發動襲擊,到退役四星上將史塔夫瑞迪斯的「恐將大禍臨頭」,都可以看到,美國軍方不希望美中誤判,不希望美中開打。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碩鳴灼見》

延伸閱讀
  • 在中美關係急劇惡化的過去兩年,兩國權威智庫通過五次「二軌對話」,探求兩國關係的新框架。雙方的出發點和立足點有明顯差異,但同樣都希望避免走向衝突,尋求務實合作。中方提出「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和平共處」,美方則提出「校正合作相調和的持久競爭」。

    2021-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