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四個港人一個窮」,再不通關誰是最大受害者?

2021-11-15
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
 
AAA

 shutterstock_1015333969.jpg

香港最新統計「貧窮人口」超過165萬人。香港人口官方數字有740萬人,但是長期在內地海外生活的至少有100萬人,也就是香港實際生活人口才640萬人。以640萬人去除165萬,即使說,香港貧困人口差不多佔到四分之一。這不是很嚇人?
事實上,最令人擔憂的是香港的競爭力不斷下降,而現實的形勢則是「封關」卡住了香港的經濟命脈,未來一年,香港青年的失業率會進一步上升。

香港怎麼可能有165萬窮人,需要說明的是,這還是去年2020年的數字,如果按今年2021年算,將會超過170萬。不過,這個「貧窮」,是「相對貧窮」。

香港的統計是按全港住戶平均收入的一半,設為「貧窮線」門檻,一人住戶月入少於4,400元便屬貧窮戶,二人住戶為9,500元以下;五人住戶,收入少於20,800元為貧窮戶。

值得強調的是,香港的「貧窮線」是浮動的,全港的整體收入提高,平均收入的中位數就會上升;全港的整體收入下降,平均收入的中位數也就會隨之下降。根據香港政府週三發表的《香港2020年貧窮情況報告》,由於去年整體工資增幅減慢,加上市民失業、減工時,住戶每月收入中位數按年急挫5.6%,基層住戶跌幅更達8.1%。

所以,如果以香港2019年的「貧窮線」標準計算,即按2019年香港平均收入中位數的標準算,2020年的「貧窮」人口就不止165萬。

但是,即使是「貧窮線」標準下降了,2020年香港貧窮人口增至165.3萬人,還比2019年多16.2萬人。「貧窮率」,則由2019年的21.4%升至2020年的23.6%,即大約每四個人有一個貧窮,創下有紀錄以來的12年新高。

在這種經濟狀況下,香港政府2020年「全民派一萬港元」救濟,即凡香港18歲以上的永久居民都可以領取政府派發的1萬元。此外,香港政府還推出一系列防疫抗疫基金,總共花去香港政府儲備3,000億港元。香港政府原有儲備超過1萬億港幣,去年花去這一部分,今年每個合資格人士則派發5,000元港幣消費券,又花去了一大筆儲備。由此,大家都可以看到防疫「封關」,給香港經濟造成的重大損失。

還需要指出的是,疫情破壞香港經濟,造成失業率提升,特別反映在青年層面。由於新的就業機會減少,原來的老年職工退崗的節奏減緩,新進入就業市場的青年職工便遇到以往沒有的困難。而青年失業情況亦惡化,令青年貧窮人口超過14萬,貧窮率上升至15.6%。有調查25至29歲貧窮青年14,600名,約九成人已完成學業,但其中有近七成人無業,只有三成在職。

仔細查看新增的失業貧窮人口,可以發現,主要來自因疫情「封關」重創的旅遊及消費相關行業,26.1%人來自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務業, 74.5%為較低技術工人。

可見「通關」,當前是「救港」的生命線。

shutterstock_1797427198.jpg

筆者還特別關注到,自從香港制定「相對貧窮線」,貧窮的比例不斷上升,開始是「七個港人一個窮」的說法,後來變成「五個港人一個窮」,如今呢,「四個港人一個窮」,情況有惡化趨勢。實際上,這反映了香港的競爭力在下降的現實。其中,回歸前的「地價高,樓價高和租金高」的「三高」 不但沒有緩解,反而在既得利益集團的控制下土地儲備愈來愈不夠,樓價升到全球最高的地步。「三高」也扼殺了新興的創科產業,香港唯有剩下金融業苦撐。

近年來,中央給香港未來發展指明了方向,那就是融入粵港澳大灣區,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這是無比正確的道路,香港的工商界也醒悟過來,要按這個方向闖出新天地。可是,現在也被「封關」。兩地都不可能正常往來,香港又如何融入大灣區?

香港的「相對貧窮人口」將繼續增加,是可以預期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獨家》

延伸閱讀
  • 隨着商界的人士加入,基層學生有了結識商界精英的機會。傳統上,香港大學生畢業後進入大公司的機會,就是大公司每年會招聘大批的管理實習生(Manage Trainee),基於之前「師生」間的相互瞭解,這2000位基層學生獲得的最直接的好處,可能就是優先進入大公司的機會。而對於沒有獲得師友計劃資格的基層學生,是不是造成了新的不公平?

    吳桐山  2022-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