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野豬問題當中的政治操作及利益輸送

2021-11-22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D.jpg
香港野豬大量繁殖及走入市區,只10年間便有36宗野豬傷人事件發生,涉及至少47名傷者。而且,野豬出沒及滋擾報告數目,自2017年的738宗,大升至2020年的1,002宗。

在「野豬問題」上,我們可以發現相關的政治操作及利益輸送問題:

土地短缺問題、涉及深層次社會矛盾
首先,為何會有「野豬問題」呢?由於香港地少人多,土地供應被人為地操控而十分稀缺,人口卻不斷增加,港人生活空間愈來愈擠迫。再加上港府無法及時處理好堆積在各區垃圾站的廚餘,野豬便有足夠的食物大量繁殖起來。

港府高層無知及缺乏常識而下了錯誤的決定
為何野豬滋擾個案從2017年起大升?自本屆政府官員於2017年7月上任以上,負責官員於同年10月取締「民間狩獵隊行動」,改推「捕捉/搬遷先導計劃」管理野豬。從此,所有人都不能獵殺野豬,港府只會以捕捉、搬遷及絕育等高成本手段取而代之。
更有趣的是,漁護署居然錯誤的把野豬放在「本港受保護的野生動物」的欄目上,近日才於網上急急刪除。為何港府的公務員居然會犯下這種低級錯誤呢? 實在耐人尋味之極。
筆者認為,港府高層或相關官員做了這個過份反常及完全沒有常識的決定,未必一定涉及貪污問題,可能真是他們愛心太過,「書獃子」氣質太重而真誠地認為應該保護所有野豬的權益而受「有心人」欺騙罷了。
品學兼優的優材生,畢業後便在大機構裏做專業人士或在政府當公務員,每天只對着一大堆文件及數據,或不斷的與內部同事開會。這些絕少走坊基層及鮮與外人溝通的專才,嚴重缺乏常識及容易受人欺蒙,也在情理之中。

「愛護動物團體及關注小組」推波助瀾,挑撥仇恨
近日,當港府決定糾正錯誤後,不少「愛護動物團體」或「動物關注組」就立刻跳出來批評政府,製造輿論。港府派人捕殺在市區馬路旁的野豬,有香港傳媒便把之說成是「誘捕」,刻意誤導毫無常識的港人,惡意挑撥仇恨,妨礙港府工作。大家對以上的操作又是否感到似曾相識呢?值得一提的是:
為何會有「愛護動物團體」推波助瀾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子彈比較便宜,麻醉藥比較貴。由於獵殺的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絕大部份西方國家都是靠獵殺來應付大量繁殖的野豬及其他完全沒有天敵的野生動物。

「愛護動物團體」對港府進行「道德綁架」,建議改以「捕捉/搬遷先導計劃」,當中明顯牽涉利益輸送。試想想,圍捕及搬遷需要的人力物力,至少是捕獵的好幾倍,我們又要需要麻醉槍及相關的專家,又要為野豬做絕育手術或注射防孕疫苗,並要額外採購相關的儀器、用具及流動手術車等等。僅以非常保守的估計,如此「手慈心軟」的處理野豬,恐怕每隻野豬便要花上至少1萬元了或以上。據悉,全港有至少3,000頭野豬,這便至少涉及3,000萬港元的利益了。
這額外多出的3,000萬港元微不足道?錯了。這是一門非常穩定的生意。漁護署去年只一共捕獲803頭野豬,當中為了191頭及158頭野豬注射避孕疫苗及進行絕育手術,並把613頭野豬搬遷到郊外。當中牽涉了多了利益呢?每年肯定是至少好幾百萬港元的利益輸送,而且是長做長有。
為何每年只捉拿幾百頭野豬,然後又立刻「放生」?為何只對當中的158頭野豬進行絕育手術呢?為甚麼還有191頭野豬只注射避孕疫苗?全港有至少3,000頭野豬,野豬1年可有兩胎,一胎可有20隻小野豬出生。漁護署每年才為158頭野豬進行絕育手術,野豬的數目當然只會穩步增加。圍捕、投遷、絕育及接種疫苗的生意,便可以不斷延續下去。因此,港府改為把野豬「人道毀滅」,當然會有人大加反對。
值得一提的是,漁護署最近一次的行動,居然只把7隻野豬人道毀滅便「嗚金收兵」 (明明馬路上有20多隻野豬)。就算漁護署每周都出動,以此「戰績」,一年最多才能打下420頭野豬。而且,漁護署的方法是不斷輪流到香港各區殺豬。試想想,一胎便可有20隻小野豬了,港府這進度根本無助減少野豬數目。為何漁護署要放慢捕獵野豬的步伐呢?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

外國傳媒、明星大合奏,齊對港府獵殺野豬表示關注
有港媒惡意煽動仇恨,誤導市民相信港府獵殺野豬不人道後,除了有關注團體鋪天蓋地的文宣外,居然連外國媒體也齊表關注。有趣的是,絕大部份外國政府每年都會大量獵殺野豬。其中,網上有視頻拍攝了澳洲政府捕獵人員坐直昇機並以機關槍大量射殺野豬的情況。澳洲政府即連代表澳洲的袋鼠也鼓勵民眾獵殺!外國政府明明「滿手血腥」,外媒憑甚麼批評港府只捉拿7隻野豬呢?
外國媒體為何要對港府的行為表示關注呢?外國媒體只簡單的報道,便可以把「這把火」撥旺了。唯一客觀的效果,就是強化了無知港人的仇恨,從而打擊港府的管治威信。多年以來,外國媒體都以相類近的手法玩弄我們。早前是關注流亡海外的「黃絲暴徒」。現在他們的「新聞價值」已歸零,便匆匆改為野豬發聲了。
此外,還有好幾名香港明星及藝人在社交媒體中「大義凜然」的發言,一同反對「捕殺野豬」。而且,他們的貼文被港媒大肆報道,形成一種「道德綁架」。這些操作與當年「黑暴」及「港獨」話題何其相似!

總結:這只是一場「練兵」
在野豬問題上,我們可以看到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野豬事件」依然與本港的深層次矛盾有關。港府失職而且出了「昏招」,然後再由所謂的「民間關注團體」在線上及線下煽惑仇恨,並配合港媒及明星等「大合奏」。最後,連外國媒體都「一本正經」的討論香港的「野豬問題」,當中的政治操作,都完全不是新鮮事。
由此可見,只要不再提「港獨問題」,僅以「野豬問題」一樣可以繼續作出惡意煽動及挑撥無知港人的情緒,讓大眾繼續仇恨港府,甚至乎對國家不滿。

「野豬問題」所牽涉的利益輸送不算龐大,似乎是一場「練兵」。資本家大可以相同手法操控輿論,便可以繼續在本港深層次社會矛盾的議題上,繼續愚昧及剝削港人,並企圖打擊港府威信,讓官員無法執行惠港利民的措施。
除非港府各部門進行大幅度的改革及引入真正的人才,否則香港的問題很難可以得到解決。暫時對港府來說,「野豬問題」已經是一個很大的考驗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口口聲聲說為了野豬的福祉,那些團體有做過甚麼嗎?有在登山口張貼過禁止餵飼野豬的傳單嗎?有派員上山宣傳不應餵飼野豬嗎?有幫助舉報在山上餵豬的人士?有參與替野豬絕育?

    野狐狸  2021-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