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野豬爭議顯示政府未擺脫施政舉步維艱困境

2021-11-22
文武
學研社成員
 
AAA

 13.jpg

(港台圖片)

近期野豬成為香港焦點,因為野豬頻繁出沒市區,發生多宗傷人個案,漁護署開始定期捕捉及人道毀滅在市區出沒的野豬,日前更在香港仔深灣道誘捕7隻野豬,引起社會熱議。野豬為患傷人,政府採取必要的措施,這原本是天經地義的事,但卻招來非議,反映出香港特區政府仍然處於施政舉步維艱的狀況。國安法和新的選舉制度雖然可以令社會迅速恢復平靜,但要根本性地扭轉香港的局面,仍須從提高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做起。
野豬是香港其中一種常見的野生動物,在港島、九龍和新界的郊野公園都可見其縱影。野豬繁殖速度快,在香港郊野公園的自然環境下,又沒有其天敵,故數量迅速增加,不僅對在鄉郊耕種的農業生產造成巨大的破壞,近年來更不斷發現有野豬進入市區,滋擾市民生活,甚至襲擊市民,對市民的生命安全構成威脅。據政府的統計,近期已收到超過30宗野豬傷人個案。
野豬為患,滋擾市民生活,政府採取必要的措施,這是應有之義。漁護署近日作出決定,將定期捕捉及人道毀滅在市民出沒的野豬,其後在其中一個野豬出沒的黑點深灣道,以抛擲麵包誘引野豬,再向野豬發射麻醉藥後將其人道毀滅。這一過程被拍攝並在網絡上流傳。
政府的「殺豬令」,以及用麵包誘捕殺豬的手法,引起社會較強烈的反響。不僅愛護野生動物的民間組織表示抗議,多位娛樂界的藝人也先後作出回應,還有一位9位小童,寫公開信給特首要求政府停止再錯下去。
對於政府的處置野豬的手法,社會議論紛紛,愛護野生動物的人士,自然強烈反對政府的「殺豬令」,但亦有一部分支持採取措施,防止野豬傷人的市民,卻也同樣反對政府的所做所為,一方面是誘捕及人道毀滅野豬的短片擺上網絡之後,引起的同情弱者效應,另一方面則是對政府多年未能管好野豬,一出手就人道毀滅感到不滿,因而同樣在批評政府。一時間,野豬問題引發了一場對政府的信任危機,對政府的不滿又再升溫。
野豬傷人為患,政府採取必要的措施,這原本是天經地義的事,但特區政府連做這樣的事情,都會遭至強烈的非議,引來鋪天蓋地的批評,這顯示出特區政府仍然未走出施政維艱的困境,連野豬這樣的事情都無法團結市民共同解決,更不要說其他事情了。
本屆特區政府存在的最大問題,在於市民的支持度低,信任度低,因而政府想要辦成一件事,往往事倍功半。舉例而言,新冠疫苗的接種計劃至今已超過260天,已接種第一針的人口為69.8%,相關的數字明顯遜色於其他國家和地區,至今仍有一部分人出於對政府的不信任,堅拒接種。政府在推動疫苗接種一事上,不可謂不努力,但進展較慢。其他多項措施,包括推行「安心出行」等,都存在類似的情況。
中央推出國安法和完善選舉制度兩大措施,立竿見影地令香港社會迅速恢復了平靜,社會整體由亂入治。但是,香港社會存在的問題不僅有外國反華勢力及本地反對派的破壞的因素,同時也有香港社會內部本身存在的一些問題,香港政府管治效果不彰,施政舉步維艱,不僅與選舉制度存在漏洞有關,同時也有特區政府自身存在的問題。中央的兩大措施解決了一部分僅靠特區政府不可能解決的問題,但仍然有一部分問題要靠特區政府自己去解決,如何提高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度,如何令政府與市民融為一體,這是特區政府必須要解決的重大問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野豬事件」依然與本港的深層次矛盾有關。「民間關注團體」在線上及線下煽惑仇恨,並配合港媒及明星等「大合奏」。最後,連外國媒體都「一本正經」的討論香港的「野豬問題」,當中的政治操作,都完全不是新鮮事。

    寒柏  2021-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