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解決「殺校」問題關鍵在於改變政府思維

2021-12-02
文武
學研社成員
 
AAA

 1.jpg

今年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教育界是功能界別中競爭最激烈的界別,5位候選人競爭1個議席。香港正處於一個變革的時代,教育首當其衝,教協解散之後,教育界應擺脫政治的錯誤引導回歸教育專業,而當前擺在敎育界面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解決生源不足和「殺校」問題。就此問題,表面上看5位候選人都表明不支持「殺校」,但仔細地聽他們的論述,卻存在明顯的差別,從候選人對「殺校」問題的取態,可以評判出優劣。
在其中一個媒體舉辦的教育界選舉論壇上,「殺校」問題也成為焦點問題之一,而5位候選人的回應中,可以看出明顯的差別。文詩詠表示,反對「非科學殺校」,這樣的說法可以說是十分新穎,但卻令人啼笑皆非,因而遭到林泳施質疑,假如政府「科學殺校」她是否支持呢?那麼她到底是支持「殺校」還是反對「殺校」?假如政府一意孤行堅持「殺校」,「科學地殺校」與「不科學地殺校」又有何分別呢?
林日豐則提出,倡議凍結學校數目和教學資源6年。也就是說,他反對「殺校」是有期限的,6年為期。為何要設一個期限呢?他以學校3年為一個周期為由,6年就是兩個周期。不過,這種提法仍然令人疑惑,一來所謂凍結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拖延術,而且6年期跨越一屆立法會的任期,也就是說,他希望把問題凍結起來,交下一屆立法會才去處理。這種做法,又真的能為教育界解決問題嗎?
朱國強就表示,面對縮班「殺校」,保住教師飯碗很重要。朱國強是迴避了是否支持「殺校」,將其轉化為保教師飯碗的問題。是否保住教師飯碗,就可以「殺校」呢?「殺校」會影響到教師的飯碗,但也還會涉及更多的問題。保住教師飯碗固然重要,但更須從香港教育整體發展和長遠發展的角度,審視「殺校」的問題。朱國強處理問題的方法,在香港政壇並不少見,建制派的弊端之一,就是不敢鮮明地反對政府錯誤政策,而總愛和稀泥式的避重就輕。
林泳施將「殺校」問題扯到科技和AI方面,認為有新科技就有新的教育需要,不「殺校」,推動小班教學,就可以讓教師專注教育,專注新科技、新技能發展云云。問題是這些「阿媽係女人」的道理誰都會懂,但只靠這些可以令政府改變思維,改善施政,放棄「殺校」嗎?
最後一位候選人丁健華,他的競選口號中提出「零殺校」,在論壇上直指「殺校」源於政府的制度僵化,政府官員的思維僵化,僅就這一點而言,可謂點中了「殺校」問題的要害,只可惜論壇時間有限,未能聽到他完整的論述。
生源不足是香港所面對的客觀事實,而以「殺校」解決這一問題,則是政府的政策失誤。政府長期以來,只以數據施政,一旦遇到收生不足,就機械式地「殺校」,所反映出的正是政策僵化,思維僵化的問題,如果不從這個根源去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香港的教育不可能會有根本的改善。
正在變革中的香港社會,教育政策上積存了許多問題,香港需要有堅實的力量,團結教育界,共同推動政府改革,只有改掉僵化的體制機制、僵化的思維,才能真正解決香港教育界存在的種種問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