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子高:從「選舉論壇」看「教育界」功能界別選舉:我們要做實事的人!

2021-12-09
沈子高
時事評論員
 
AAA

 shutterstock_116494504.jpg

今屆立法會功能界別選舉中,各個界別都有多於一名候選人,「自動當選」已不再見到。其中,教育界可以算是各個界別之中競爭最激烈的一個界別。該界別僅僅只有一個席位,但卻有五個候選人角逐,競爭之激烈為歷屆罕見。而「如何應對殺校」成為各個候選人的「成敗關鍵」。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教師協會日前主辦了一個「立法會功能界別教育界候選人論壇」,由香港教育大學校長張仁良主持。而「殺校」順理成章地成為最大議題。
由於中學適齡人口將出現結構性下降,教育局表示明年全港官津、直資中一有3,350個過剩學額。全港18區近半出現逾300個過剩學額,包括港島東區、南區、灣仔區、九龍城、黃大仙、葵青及屯門等均屬「重災區」,出現400至550個剩餘學額。隨着龍翔官立中學與深水埗九龍工業學校於2022/23學年起合併,「殺校」幾乎成為「板上釘釘」了。因此,作為「教育界」候選人,頭號要面對的問題,必定是如何應對殺校。
在論壇中,任職小學校長、獨立候選人文詩詠提出反對「非科學殺校」。「非科學殺校」是一個很特別的術語,筆者從來都沒有聽過,而且有「非科學殺校」,自然有「科學殺校」,作為台下觀眾的筆者真的好想問問文校長。果不其然,此言一出,即惹來其餘四位候選人的圍攻,文詩詠一再給逼問何謂「科學殺校」,而她只能推說政綱無提及「零殺校」,但指出「小學未出晒小班教學」,期望政府制訂公共政策時,妥善規劃學位分配。
事實上,同樣作為現任或退休的朱國強和林日豐也不敢正面回應這個問題。朱國強指有信心在教聯會強大支持下可監督政府,「有整個教聯會作為我強大嘅支持,我哋多年來討論教育政策、爭取權益。我好有信心能夠監督政府、推動教育工作!」林日豐則表示,相信生命與價值教育息息相關,而學校或前線老師應「無忘初心」,不應「硬哽」教育局指令,盡本份後「有啲嘢……可輕輕帶過」。大家聽落,有甚麼想法?是不是想問「即係點?」。筆者明白的,作為編制裏面的人,受限於編制思維,有些想法太過守在框框之內,很難有突破。而且,作為一校之長,總不能太過得罪教育局。
反觀另一位候選人丁健華,他從沒有任職老師或校長職位,驟眼看來,好像不太關事,但他有點突破思維給筆者。針對「殺校」問題,丁健華說「較關注資源問題」,言下之意,就是提出要通過資源重新調配取代「殺校」的做法。這想法的確是有點與教育局的思維背道而馳,但是我們不正是要有一個人走出來反抗嗎?難道我們不是需要一些新思維嗎?
筆者翻查五名候選人的政綱,整理了為下表:
k.jpg

說實,兩位女將的政綱太浪漫,如詩如畫,但卻不知所言。朱國強的政綱感覺就像在「拜年」,筆者只能多謝你的祝福。林日豐果然是年紀最大,所以內容最持平,四平八穩;如此面面俱圓,筆者好怕他最後誰都不敢得罪,和稀泥了。丁健華的政綱最貼地,擺明車馬就是要「零殺校」!雖然,筆者好懷疑到底他能不能做到,但聽他說正在搞教師工會,發言時又不怕得罪政府,似乎是讓人有點期望。事實上,教育界正需要這種敢於「搞事」的人,筆者不是要丁健華「事事必反」,但最少要「敢作聲」,而且要「做實事」。
那些浪漫的、拜年似的、四平八穩的政綱,統統不是我們需要的!我們要「做實事」、「敢作聲」的!

註:朱國強、丁健華、林日豐、文詩詠、林泳施均是今年立法會教育界功能界別的候選人。
完整參選名單見2021年立法會換屆選舉官方網站:https://www.elections.gov.hk/legco2021/chi/index.html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思考如何改革香港的教育問題時,我們絕不能僅僅站立在教育工作者的角度思考,而要站在更宏觀的角度,去思考整個社會的需要,乃至配合國家和世界局勢變化的需要。

    吳桐山  2020-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