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耶溪:肯動腦筋的反對派進入立法會也有好處

2021-12-10
若耶溪
學研社成員、時事評論員
 
AAA

 15.jpg

還記得幾個月前和朋友閒聊時說起,如果有反對派參選立法會,筆者投他或她一票又何妨,結果沒想到真的有人入圍,而且還不少。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一些被視為立場溫和的傳統反對派,還有一些立場激進的本土派,例如來自人民力量的譚香文和曾麗文,公民黨的蔡明禧等。這充分說明了國家的寬宏大量,任何人只要能夠痛改前非,國家就一定會給予改過自新的機會。而且筆者認為,這些人絕非只是陪跑而已,他們有當選的內在邏輯基礎,而且他們成功進入立法會對香港也有好處,因此筆者今天依然願意支持他們。

這次筆者之所以願意投反對派一票,主要出於以下幾點考慮:首先,任何人在議會當中都應當有代表聲音,反對派的支持者為數不少,如果完全沒有代表他們利益的人,那這樣的議會就會缺乏代表性。其次,議會中肯定還是需要適度多元,有不同的意見才能刺激觀點碰撞,繼而得出更優良的結論,必須要承認的一點是,反對派當中還是有人才的。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能夠提高立法會議政論政的水平,提升政府的施政能力。

以下着重展開論述第三點。過去香港由於是二元對立的局面,反對派只需要負責盲反就可以,無論反的理由多麼弱智、荒謬甚至根本沒有理由,依然能夠得到己方的支持,因此不少反對派其實根本不需要認真思考,議政論政的水平極其低下。但是今天這條路顯然已經走不通了,反對派如果想繼續扮演反對派的角色,那就要反得有道理、反得有水平、反得有深度,但又不能反出界、不能反中亂港、不能反國安法。要做到這一點,那就需要深思熟慮並不斷學習,長此以往,人就慢慢聰明了,能力也就逐漸加強了,議政論政的水平自然也就一步步提升了。

例如最近政府強制市民進入餐廳、戲院及健身房必須使用「安心出行」,有媒體就此採訪了幾名反對派的立法會候選人,儘管各人一致反對,但我們不妨看看他們是如何說的。其中報稱獨立民主派的劉卓裕認為,大部份市民並無往返內地的需要,沒道理強制所用人使用;蔡明禧認為,「安心出行」作用不大,對通關的幫助有限;與反對派淵源頗深的方龍飛認為,很多長者不會使用,強制推行不便他們進入食肆;曾麗文則認為,「安心出行」研發倉卒,暗存很多安全問題,市民使用的手機又多為外國品牌,擔憂數據為境外所竊取,最終影響國安。

從上述幾人的言論來看,前三人顯然仍未擺脫傳統反對派的固有思維模式,考慮問題極為膚淺,甚至可以說根本沒用過腦,只是機械式轉述他人的意見而已,完全沒有想過這些意見到底對不對。「安心出行」的目的僅僅是為了通關嗎?這是為了追踪傳染者、控制疫情擴散啊,難道不通關就不需要控制疫情了?對於長者來說,去食肆重要還是身體健康更重要?估計他們也不想去完食肆就中招吧?長者一旦中招的話恐怕這輩子都沒機會外出吃飯了吧?

曾麗文則不同,看得出她是動過腦筋的,能站在更高的高度來看待問題,而且能夠利用你的武器來攻擊你的漏洞,她通過指出「安心出行」自身的問題來證明其並不能令人安心,從而從根本上否定這一工具。姑勿論曾麗文內心真正的想法是甚麼,又是否真的為國家安全着想,只是她的說法足夠冠冕堂皇,指出了「安心出行」的硬傷,至少政府就要花更大的力氣去辯解乃至投入更多資源去完善,她也就比其他人更能達到阻撓強制推行「安心出行」的目的,然後也就更能得到由於各種原因反對「安心出行」者的選票。

過去由於被反對派拖下水玩泥漿摔跤,導致建制派的水平也堪憂,整個立法會終日就如同潑婦罵街,政府也不會真正重視議員的意見,這對香港毫無益處。但如果反對派的水平提升了,建制派也必須得跟上,那麼立法會的總體水平也就水漲船高了,意見也就更加有營養了,政府的施政能力也就加強了。而有了國安法的保駕護航,也不怕反對派學聰明之後動壞腦筋。如此一來,最終得益的是整體港人,因此筆者希望有反對派當選。
編按:
九龍中候選人分別有李慧琼、楊永杰和譚香文
新界北候選人分別有張欣宇、劉國勳、沈豪傑和曾麗文
新界東南候選人分別有蔡明禧、李世榮和林素蔚
新界西南候選人分別有劉卓裕、陳恒鑌和陳穎欣
香港島西候選人分別有葉劉淑儀、陳學鋒和方龍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近年的香港政治問題,香港與大陸過去10多年不時發生衝突和矛盾,本來是小事一樁,但部分建制派人士出於個人利益的考慮,不但視若無睹,未向中央反映真正民情,反而配合各種政策,令香港人倍感壓力。不少掙扎的港人進而提出各種分離主義主張,令北京與泛民及其支持者之間更加難以相互信任,造成今日的困局。

    戴慶成  2022-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