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觀察/日本侵華的夢靨

2022-01-06
廖書蘭
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研究員
 
AAA

 1.jpg

2.jpg

3.jpg

(日本731部隊在中國犯下的滔天罪行,作者2019年6月拍攝)
故事兩則

時序的輪子已進入了2022年,距日本入侵東三省已91年了!但我們無法而且不能忘記日本在中華大地上所犯下的種種罪行,並因此而帶來揮之不去的夢靨。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台灣的社會已安定繁榮,老百姓的日子也過得很踏實。記得在某一個週末,我躺在沙發上看着報紙,街外人聲鼎沸,我充耳不聞,母親卻從從房間衝出來說「外面吵些甚麼?你怎麼不到陽台去看看!日本鬼子打進來了!你還在看報紙?」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日本侵華的陰影還在。

之後,母親拿出兩個布包裹,打開讓我看,一個包裹都是證件、圖章,另外一個包裹都是黃金白銀。母親說「只要聽到日本的鐵蹄就要到了,根本沒有時間去收拾細軟,就拿著這兩個包裹馬上逃亡。」我當時瞠目結舌,心裡想說「媽媽,日本侵華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前,日本鬼子已經投降!不會再有戰爭啦!」母親是江南人,據她說,日本鬼子即將到家鄉時,家族長輩建了一道圍牆,把姑娘們都藏進牆內,並沒有受到蹂躪,而想不到這種夢靨竟然帶到台灣,繼之影響了我們下一代。

4.jpg

5.jpg

6.jpg

(位於台灣台南的慰安婦銅像,作者2018年11月拍攝)
另一則故事是,有一位長輩是溥儀的帝師陳寶琛的孫子,他有一天放學回家走在北京城天橋上,看到一個日本人正在歐打一名中國小販,他當時血氣方剛,也忍了很久日本欺壓中國的怒氣,走過去把日本人的長槍搶過來,毆打這個日本軍人!這還得了!日本要抓這個小伙子,他唯有躲進法國領事館,數天後,第一次坐飛機從北京飛到了越南西貢市,記得他說,他吃了法國冰淇淋是他一輩子最好吃的冰淇淋,在西貢住了幾天,又被安排乘坐飛機到重慶。他告訴我,在重慶看到了大後方國民黨人的生活,有些是腐敗的,在他
15歲少年的心裏留下了印象!

7.jpg
日本的戰機天天轟炸重慶,重慶幾近不保,蔣介石下令遷往西康,這位長輩說,他一輩子無法忘記一批批流亡學生是如何徒步從重慶逃往西康,這一路上的情景至今他仍記憶猶新。

他說,西康是全國最美的省市,當每年的三四月間,山坡上長滿了杜鵑花,杜鵑花的顏色是一樣的,這邊山坡全是紅色,那邊山坡全是白色,翻過了這座山,另一個山坡出現在眼簾的全是粉紅色;浪漫的眼睛,看到了浪漫的風景,全因他有了一顆浪漫的心,西康有了他的初戀,他在西康上大學,初戀的女朋友因病去世了,他捧著她的骨灰,那是在烽火連天炮聲隆隆的戰亂。唯有把女朋友的骨灰,吃進肚子裡融入他的骨髓,打算隨身帶著「她」走,1947年他輾轉流徙到了台灣。

日本侵華長達14年(1931-1945)對中國人民所飽受的殘害無法一一盡述,所幸,這一頁已翻了過去,但是血跡與淚痕還在!不能忘!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上一篇
返回列表
延伸閱讀
  • 今年是1941年12月日本侵佔香港的80周年,香港被佔之前内地經已深陷戰火之中,當時有香港市民冒險投身抗日戰爭,其中包括八九十年代紅歌星譚詠麟父親、曾代表國家出席柏林世運的足球明星譚江柏。

    歐陽逢康  2021-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