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婧:沃爾瑪與特斯拉的選擇

2022-01-10
 
AAA

 

 

G.jpg

當更多企業被迫選邊站時,它們的判斷標準也更加現實:留在中國市場的利益,是否足以抵消為此付出的成本?

有朋友拎着山姆會員店的購物袋出現,立即受到聲討:「別人都忙着退卡,你怎麼還光顧他家?」

被聲討者不好意思地笑笑:「山姆的蛋糕挺好吃的,也不貴……」另一人立即接過話頭:「盒馬的蛋糕也差不多,以後不用買他家。」

零售巨頭沃爾瑪旗下的山姆會員店,是最新一批因涉新疆問題而遭中國消費者抵制的外國企業。上月有網民在社交媒體平台發帖稱,山姆會員店下架了所有新疆產品。數以萬計的網民因此表明將退辦該店會員卡以示抵制,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也發文批評山姆會員店「愚蠢和短視」。

山姆會員店風波發生在美國總統拜登上月簽署《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之際。這份法令禁止帶有新疆出產的原料或部件的產品出口到美國,除非能證明相關商品無涉「強迫勞動」。

就在拜登簽署法案前,美國晶片巨頭英特爾致信各國供應商,要求他們避免使用來自新疆的勞工、產品或服務。這封信在網上被曝光後,英特爾緊急在微博發聲明致歉,澄清致信供應商的初衷是「確保遵守美國法律」,且「關於新疆的段落只是出於表述合規合法的初衷,並非它意或表達立場」。

這封致歉信沒能澆滅中國民眾的怒火,有網民炮轟英特爾「想賺中國錢,卻只守美國法」。不過,呼籲抵制英特爾的網民不多。而在山姆會員店旗下的留言就「硬氣」得多:「抵制不了英特爾還抵制不了你?明天就去辦退卡!」

沃爾瑪和英特爾的遭遇並不新鮮。去年初阿迪達斯、耐克、優衣庫和H&M等國際服飾品牌,就因它們加入的瑞士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CI)被曝出抵制新疆棉花,遭到中國輿論口誅筆伐。如今美國出台的禁令,則讓在華美企陷入更加兩難的處境——不執行禁令將被美國政府處罰;執行禁令則會引發中國消費者抵制。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有美國企業在此時逆流而上,把業務擴張到了新疆。這麼做的,正是電動車品牌特斯拉。
去年最後一天,特斯拉官方微博以「向『新』出發」為題,宣布設在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特斯拉中心正式開業,並寫到:「2022年讓我們一起開啟新疆純電之旅!」這條微博還發佈了烏魯木齊門店的開幕式現場照片,包括熱鬧的舞獅慶典,以及人們舉着「特斯拉愛新疆」等字樣手幅的合照。

特斯拉此舉毫無懸念地獲得中國網民的點讚和好評,以及美國輿論的質疑和批判。美國伊斯蘭關係委員會炮轟特斯拉「支持種族滅絕」。白宮新聞秘書普薩基在記者會上說,雖然她不會直接評論特定企業的行為,但「國際社會,包括公共和私營部門,都不應對新疆發生的事視而不見」。

撇開特斯拉此舉引發的輿論爭議,單從合規角度來看,它在新疆開店賣車並不違法美國法律。這讓它比沃爾瑪更有底氣。除此以外,中國市場對特斯拉的重要程度,也遠高於沃爾瑪。

去年前九個月,特斯拉總收入的四分之一都來自中國市場,公司電動車有超過一半在中國生產,未來預計將繼續得益於中國對新能源車的扶持政策。相比之下,沃爾瑪2021財年的前九個月,中國市場僅佔整體銷售額的2.16%。電商和社區團購等新興購物模式的興起,削弱了這家傳統零售巨頭的競爭優勢。

至於先發函後道歉的英特爾,處境則介於特斯拉與沃爾瑪之間。2020年,中國大陸和香港市場占公司2020年總營收約26%。英特爾對中國市場的依賴性沒有特斯拉那樣高,它的產品和服務也不像沃爾瑪那樣容易被競爭者取代。但這個龐大市場對公司依然不可或缺,這令英特爾陷入最尷尬的處境——中美兩頭都不想得罪,兩邊都難以討好。

《維吾爾族強迫勞動預防法》生效,將中美人權議題之爭落到供應鏈與產業鏈上,將自證清白的責任轉移給在華美企,由此產生的額外成本也部分轉嫁給消費者。當更多企業被迫選邊站時,它們的判斷標準也更加現實:留在中國市場的利益,是否足以抵消為此付出的成本?

根據上海美國商會去年中的調查,近六成美企計劃增加在華投資,為中國市場投下信心票。但上月公布的最新經濟數據則顯示中國消費增長弱於預期,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更對今年經濟形勢作出「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的嚴峻預判。預計持續全年的「清零」政策,則將繼續壓制中國國內市場的消費復蘇勢頭。

當中國市場的吸引力打上問號,為此付出的成本與日俱增時,考慮替代品的不只是消費者,還有跨國企業。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