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對病毒零容忍還是躺平?

2022-01-26
鮑渤
資深傳媒人, 香港傳媒主筆協會成員
 
AAA

 4.jpg

自國泰空少、空姐之母播毒及「洪門派對」以來,本港第五波疫情如期而至,近日確診數持續破百宗。大中小學陸續上網課,政府公務員開始輪流在家上班,情況之嚴峻自不待言。

長達兩年的神經緊繃,不僅港人抗疫疲勞心態畢現,黃大仙祠年廿九晚頭炷香儀式亦不開放予公眾參與,這是99年來首次。真可謂「神仙的日子也不好過」。

世界各國的疫情亦堪憂,美國單日錄得逾百萬確診已不算新聞。筆者有位駐亞特蘭大的同事稱,美國時下流行這麼一個有趣的說法,如果你的朋友還沒有人感染新冠,只能說明一件事:你根本沒有朋友。世界衛生組織甚至預測,今年第一季度以前,Omicron或將感染歐洲60%的人口。

面對洶湧澎湃的Omicron感染浪潮,國際間形成兩種截然不同的應對取態:躺平或零容忍。

shutterstock_1870525981.jpg

英國是「躺平主義」的先鋒。英格蘭最快可能在明天(本週四)撤銷所有的防疫措施。按照首相約翰遜所稱的「B計劃」,Omicron在全英已達峰值並將退潮,民眾毋須再在任何地方戴口罩,進入所有公共場所亦無需出示疫苗接種證明,在家工作的建議也一併結束。

早在新冠疫情之初的2020年3月,筆者就以「英式抗疫 向死而生」為題,評述英國政府打算讓高達六成的國民感染新冠,進而獲得群體免疫力(Community Immunity),頂風逆行,向死而生。但後來英國扛不住了,剎停「無為而治」,實施全面防範措施,譬如確診者如果在自我隔離期間擅自出走,將遭受一萬英鎊的罰款。

但經歷過中世紀的黑死病,以及「日不落帝國」在全球各殖民地的各種瘟疫流行病,英國人確實是近現代醫學防疫最早的應用實踐者,經驗也更豐富。19世紀初,被譽為「疫苗之父」的Edward Jenner醫生,就是英國人。他發明的牛痘疫苗,徹底改變了人和病毒之間的關係。現代生物學的鼻祖,第一個提出「進化論」的達爾文,也是英國人。他提出「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說白了就是死了證明你不該活,要活就得自己扛。

達爾文大約在二百年前說的話,為當今的約翰遜政府奠定了躺平的理論基礎。中國的鍾南山亦曾經說過,最有效的救命良藥,其實是自身免疫力。

企圖硬扛闖關的不僅是大不列顛,歐美世界不說,亞洲的新加坡去年底已在測試社會承受的壓力,約90%成年人已完整接種兩劑疫苗的韓國,也擬在本月推行「與病毒共存」計劃。

嚴防死守,堅壁清野,對新冠病毒「零容忍」的做法,當推中國為代表。其在長達兩年抗疫過程中的堅持和執着,更是令世界稱奇。許多國家逐步放棄堅持清零,是因為抗疫成本太高,例如馬來西亞政府就表示,不是不想抄中國作業,是財力上抄不起。

中國動輒封城,無論是近期廣州、南京、西安、天津還是疫情原爆點的武漢,都是千萬級人口的城市。所謂的全民核酸檢測,不僅僅是每人都做,而是做四次之多。

但若說中國「動態清零」的方式很成功,恐怕言之過早。前段時間,Omicron和Delta變種病毒,在中國近半的省份此起彼伏。隨着北京舉辦冬奧以及中共20大的召開,可以預料,中國不僅是最先實施嚴格防疫限制的國家,亦將是最後一個放寬限制的國家。

平心而論,香港有相當長一段時間,交出了亮麗的抗疫成績單,可惜前功盡棄。Omicron肆虐之際,對病毒應該零容忍還是躺平的爭議再起。

對新冠病毒的危害及後遺症的評估不夠充分,此時選擇「與病毒共存」既不科學, 更有巨大風險。根據香港中文大學及城大按照數學模型推斷的研究報告顯示,社交接觸程度若不設限,逾300萬港人將在第五波疫情中招。此外,中大醫學院的最新研究還發現,76%新冠康復者會持續出現記憶力差、脫髮及疲勞等「長新冠」的後遺症。

由於Omicron傳播力極強,如果電視報道的「戴着口戴在地鐵站相遇九秒就中招」的新聞屬實,那更貌似防不勝防。本港現時的核酸檢測、隔離設施的能力已趨極限,傳播鏈的追蹤溯源亦愈來愈模糊。

總而言之,放棄抗疫的代價非常高昂,香港的醫療系統及經濟民生可能崩潰。縱算Omicron在英、美兩國統計的死亡率只有0.026%,對本港也是「不可承受之輕」。香港沒有躺贏的本錢。

對病毒應該零容忍還是躺平,有如一場「豪賭」。採取英式的與病毒共存,與中式的動態清零,效果都有待觀察。香港現階段應該迎難而上,通過控制病毒蔓延的動態清零,創造與內地通關的條件,並逐步實現對世界的重啟。

11.jpg

誠如中聯辦主任駱惠寧今天在新春致辭中所言,如果以為可以「躺贏」而懈怠,或是遇到難題就繞道,只會失去奮鬥的激情和變革的勇氣。


 

 

延伸閱讀
  • 確診數字急升便可能帶來新一波的公共醫療系統擠兌,而草根因居住環境和密度關係,感染機會率較高,對於公共醫療系統的依賴度又高於富人,香港若貿然對外通關,不是變相等於拿窮人的命,換取另一批人有機會賺取更多鈔票嗎?

    陳凱文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