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總書記「重要指示」的背後

2022-02-17
李伯達
香港媒體主筆協會會員
 
AAA

 22.jpg

香港疫情嚴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就支援香港抗擊第五波新冠疫情工作「作出重要指示」,並委託副總理韓正向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轉達了對香港疫情的高度關注和對香港市民的親切關懷,強調香港特區政府要切實負起主體責任,把盡快穩控疫情作為當前壓倒一切的任務,動員一切可以動員的力量和資源,採取一切必要的措施,確保香港市民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確保香港社會大局穩定。

總書記罕見對行政長官作出「重要指示」,背後折射的當然是對香港抗疫的強烈不滿,亦是展現基本法規定的行政長官須對中央負責以及執行中央政府指令的義務。以黨的領導人而非國家元首的身分發出指令,透過《大公》《文匯》而不是新華社,也值得觀察。

基於「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中央政府和最高領導人很少公開對特區政府下指令,下了也就意味着忍無可忍。在北京眼中,雖然三番五次提醒,但特區政府仍然對「動態清零」態度曖昧,行政長官甚至說出「我唔係(動態清零)始作俑者」的疑似切割的話,對「與病毒共存」欲拒還迎,無視香港的打針率以及居家隔離等條件都無法與新加坡相比,因此當病例日增數千宗,醫療設施爆煲,驚慌失措,束手無策。香港抗疫的失敗,不僅衝擊香港本身,也波及內地的疫情防控,同時影響行政長官換屆選舉和香港回歸二十五年慶典,一般相信逢此大慶最高領導人將南下。

對於「重要指示」,反其意理解即可,就是批評以行政長官為首的特區政府管治班子沒有切實負起主體責任,沒有將穩控疫情作為壓倒一切的任務,沒有動員一切可以動員的力量和資源。用詞嚴厲,不留情面,而且由韓正批示要求特區政府「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指示精神」,不許陽奉陰違,不容躺平。與此同時,中央決定成立由國務院港澳辦和國家衞健委牽頭的工作協調機制,加強統籌協調,其實就是將香港納入「全國一盤棋」,抗疫戰略和戰術都必須聽從指揮。

這也是中央對特區「發出指令」的重要舉措。《基本法》第48條有關行政長官職權中的第八項規定,「執行中央人民政府就本法規定的有關事務發出的指令」,《 基本法》第43條規定行政長官的「雙重負責」,對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不過,除了中央政府於2018年9月透過公函的形式,要求特區政府提交報告,交代禁止民族黨運作的詳情,中央政府很少對特區公開發出指令。

香港回歸後建立了「述職」的慣例,作為行政長官向中央負責的形式之一。這也是「述職」之外,首次由最高領導人向行政長官「發出指令」,涉及的表面上也不是國家安全等政治方面的領域,今後如果一些原本是特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如房屋問題)一直未有解決,而在在中央的角度而言構成影響社會穩定,會否也再發出指令?

過去,最高領導人會見述職的行政長官,都是以國家主席的身分,考察港澳則是「三位一體」(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這次則是以中共總書記身分向行政長官發出指令,是否也是彰顯「黨領導一切」,香港特區必須尊重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

按照中共的宣傳紀律,但凡總書記的批示、賀電等,都由新華社、新聞聯播報道。但這次發出指令,則只是由西環喉舌《大公報》《文匯報》披露,內地媒體基本都沒有報道,港澳辦官網亦隻字不提,大概是希望將影響控制在香港,也算是嚴厲訓斥之餘還留有餘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確診數字急升便可能帶來新一波的公共醫療系統擠兌,而草根因居住環境和密度關係,感染機會率較高,對於公共醫療系統的依賴度又高於富人,香港若貿然對外通關,不是變相等於拿窮人的命,換取另一批人有機會賺取更多鈔票嗎?

    陳凱文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