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劃生:香港首位女體記『梁楓』

2022-03-08
歐陽逢康
香港足球史學會前會長
 
AAA

 S.jpg

今天是『三八婦女節』,令人想起歷史上無數傑出的女性曾在香港社會不同範疇作出不可磨滅的貢獻,其中一位可能已經很少人記得,但卻絕對應該在香港體育界和新聞界歷史上記下一筆,那就是香港第一位女性體育記者兼第一位體育版女主編 – 梁楓。


筆者曾寫過有關香港華文體育新聞怎樣在1920年代由賴端甫引進中文報章,自此之後,體育新聞在中文報章雜誌百花齊放。當時體育新聞以足球爲主,雖然華人足球已經崛起,但香港足球圈仍以洋人為主導,所以報館最初以法庭記者跑體育新聞,因爲他們懂英文,便於工作,後來才逐漸發展出專門採訪體育新聞的華人記者,但都是男記者的世界,香港第一位體育女記者要待戰後才出現。


現在的體育新聞界,仍然是男性居多,大半世紀以來,有知名度的女體記不算多,突出的例子有1988年成立的香港體育記者協會創會成員之一的林韻月、在無綫電視主持體育節目多年的韓毓霞等。在戰後初年那相對保守得多的年代,女性投入勞工市場的比率比男性低很多,但在體育新聞這行卻居然在萬綠叢中出現了一點紅。


根據《香港商報》2012年刊出的一篇慶祝該報成立60周年的文章,該報於1952年創刊,1953年大幅改版,決心與當年最暢銷的《成報》競爭,改版的其中一項舉措是開闢體育版,找來報壇名宿潘劍農主持,旨在挑戰當時頗具權威的《香港時報》體育版。


潘劍農認識很多體育記者,於是為《商報》體育版向他們約稿。當年為《商報》做採訪的其中一位是女記者,名叫『梁楓』。


根據仍然在世的前『大衆通訊社』社長黃壽庭,梁楓應該是香港第一位體育女記者 – 黃壽庭先父黃漢聲於1940年代創辦該新聞機構,黃壽庭與梁楓合作多時,凡有體壇國際盛事,梁楓都找他幫手翻譯。另外,1960年代後期出版香港第一本足球畫冊的陳灌洪,也認爲梁是香港女體記的先行者。


梁楓原名梁慧珠,另有筆名『端木紅』,廣東中山人,1925年出生。根據劉以鬯《香港文學作家傳略》,『她年輕時爲了逃避戰火及追求理想,跑遍大江南北,在西北流浪。』


戰後她大概於1950年代初南來香港,從事體育新聞工作,為《商報》服務了一段時期後,大概1950年代尾,轉到華僑晚報工作,先任體育記者,後來更擔任體育、港聞、娛樂及副刊編輯,同時為多份報章雜誌撰寫專欄。


身爲女性,採訪以男性爲主的體育活動,可以想像會有不少掣肘,甚至出現尷尬場面,據《商報》文章透露,那時梁楓跑進男球員更衣室採訪,被指「唔知醜」。但體育新聞界前輩賴汝正(前述香港中文體育新聞先驅賴端甫兒子)認爲,女性採訪體育新聞有她們的優勢,就是她們情商(EQ)較男記者高,比較容易得到受訪者的接受。


梁楓就是情商與智商均高的女性,她在《商報》體育版不但發表體育文章,而且還撰寫所謂「燕梳水盤」(賭波賠率),據説命中率奇高。查1950和1960年代的香港足球,賭博風氣非常熾熱,很多報張公開在體育版上登出即將舉行的賽事的賠率、預測等資料,梁楓當年在《商報》發表的貼士為報紙增强了銷路,此亦反映出梁對各球隊的實力與近況瞭解透徹。而這些内容的大受歡迎,令《商報》體育版可以獨立一張在球場售賣。
U.jpg

隨後梁楓轉到由岑才生主導的《華僑晚報》,先任體育記者,後來還當上編輯,應該是香港第一位體育版女主編,而且一當就是二十年。

V.jpg

賴汝正1960年代出道時曾在《華僑日報》工作,與主編晚報體育版的梁楓常有接觸。在他眼中,梁楓工作效率很高,『很精靈』,對於體育版的内容、版面設計都有很多想法;待人接物方面,『她對著我們這些年輕的小記者也沒有架子』。


她在《華僑晚報》做到1988年該報結束爲止,可見老闆很滿意她的工作。1960年代的香港以《華僑》、《星島》、《工商》為大報,後來《香港時報》逐漸以專欄的體育分析文章見稱。《華僑晚報》的體育版亦頗有地位。
W.jpg

(以上三圖:1959-1960年華僑日報介紹晚報的内容)

梁楓容貌漂亮,而且是多面手,她寫體育評論不算多,反而在娛樂圈、文藝圈十分吃得開。體育記者、編輯雖是她的正職,但令她知名的卻是她在文藝創作方面的成就。她為很多其他報章雜誌撰寫專欄,尤其是婦女雜誌;她也跑娛樂圈,訪問過許多明星、歌星。她出版過多本著作,包括文藝小説,甚至武俠小説,為當年僅有的武俠小説女作家。她的構思巧妙,文字簡練,人物內心世界刻劃細微,吸引不少讀者。


她早年已經離婚,後來移民加拿大多倫多與在當地定居多年的兒子會合。她在當地文壇仍然甚爲活躍,多年來熱心參與多倫多華人作家協會的活動,包括協會專刊的編輯工作,她自己也撰寫專欄。多倫多友人形容她平時十分注意衣着儀容,家裏也拾輟得乾净利落。


這位『才華洋溢、熱情坦率』的『楓姐』於2017年在加拿大過身,享年91歲。

(此文部分資料蒙資深傳媒人潘惠蓮女士提供,僅此致謝)
X.jpg

 

Y.jpg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