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韋諾:從俄烏戰事看政治領袖的重要性

2022-03-11
梁韋諾
自由撰稿人
 
AAA

shutterstock_2095910923.jpg

筆者執筆之時,俄烏戰事仍尚未明朗,局勢像向天秤兩邊搖擺:一邊是西方國家宣佈向烏克蘭提供軍備,俄羅斯總統普京下令俄羅斯戰略威攝力量進入特殊戰備狀態;另一邊是俄烏雙方正展開多輪談判,普京表示俄軍對烏克蘭軍事設施的摧毀工作幾近完成。

戰事爆發後,社交平台湧現大量支持烏克蘭的帖文,很多不知就裏的港人義正詞嚴譴責俄羅斯的「侵略」行動,聲稱「我們都是烏克蘭人」、「與烏克蘭站在一起」。

不難發現,這些「親烏」人士背後都有共同的西方價值觀:俄羅斯是「獨裁國家」、普京是「獨裁者」,與同樣是「獨裁國家」的中國沆瀣一氣,而烏克蘭則是民主國家、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是民選總統,所以要支持烏克蘭、反對俄羅斯的「侵略」。換言之,「親烏」人士仍然是依靠老掉牙的自由主義意識形態、抽離歷史去理解這場戰事。

悲劇的始作俑者:美國與北約

想全面理解這場戰事的人,都有需要仔細看看普京(Vladimir Putin)授權在頓巴斯展開軍事行動後的講話。在講話中,普京詳細解釋了展開行動的原因,指出北約東擴是戰事的根源,美方及其盟友違反過去曾向俄羅斯作出的北約絕不東擴的承諾 (註1),30年內5次東擴,在俄羅斯的毗鄰地區建立起反俄陣線,支持烏克蘭的極端民族主義者和新納粹主義者(尤其是臭名昭著、在烏東地區殘害俄語平民的「亞速營」 ) (註2,3),並部署最先進的武器裝備,嚴重威脅俄羅斯的國家安全,驅使俄羅斯對烏克蘭作出去軍事化和去納粹化的行動。

shutterstock_2083145602.jpg

「親烏」人士自然不屑於理會這個講話,認為只在美化「侵略」。然而,普京所講的道理,美國一些資深外交家,如「遏制戰略」(Containment)始創人凱南(George Kennan) (註4)、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 (註5)、末任美國駐蘇聯大使馬特洛克(Jack Matlock)(註6) 等,以及美國著名學者,如約翰・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 (註7)、喬姆斯基(Noam Chomsky) (註8)等,他們老早就多次向美國及其盟友說明此道理。俄烏戰事爆發後,美國著名作家兼記者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也撰文指「在這場烏克蘭危機中,美國和北約並不無辜」 (註9)。

當然,在「親烏」人士眼中,美國及其盟友唯一的「錯誤」,只在於為何到現在還未派軍「保衛」烏克蘭,僅此而已。

shutterstock_2128962494.jpg

領銜主演:澤連斯基

除了烏克蘭,被「親烏」人士瘋狂吹捧的還有澤連斯基,他被美化為保衛烏克蘭的「戰爭英雄」。雖說美國及其盟友才是俄烏戰事的罪魁禍首,但澤連斯基同樣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相信不少讀者都知道,澤連斯基是演員出身, 2015年成功憑政治諷刺喜劇《人民公僕》成為家傳戶曉的喜劇演員。其後,他成立「人民公僕黨」,並且成功以超過七成得票率當選總統。自此起,澤連斯基就由喜劇演員變成鬧劇演員。

當然,演員出身未必是問題,畢竟前美國總統列根都是演員出身,關鍵在於他本身有沒有政治才能,尤其是與美國這個超級大國不同,烏克蘭是一個處於大國之間的夾縫中尋求生存的小國,她需要一個有高超政治才能的政治領袖,才能生存和發展。

問題是,澤連斯基毫無從政經驗,他輕視政治,認為「沒有很強的政治觀點」正是他的最大優勢 (註10),甚至將大量喜劇行業人士安排在政府的關鍵職位,如烏克蘭國家安全局負責人巴卡諾夫(Ivan Bakanov)曾任澤倫斯基的喜劇工作室「95街區」負責人;烏克蘭總統辦公室主任耶馬克(Andriy Yermak)是媒體律師和電影製片人;總統首席顧問謝菲(Serhiy Shefir)是編劇和製片人。 (註11)據烏克蘭調查新聞網站比胡斯(Bihus)統計,烏克蘭政府中有30多人與「95街區」及其家人存在關聯。 (註12)

面對政治危機,澤連斯基的應對更是亂來。他先對俄羅斯作出幾乎無原則的讓步,普京這個政治老手自然把握機會加緊影響烏克蘭東部兩個親俄地區。當澤連斯基覺得「蝕底」後,他就全盤推翻外交政策,向西方「一面倒」,與北約進行軍演,任由北約將武器送入烏克蘭,並不斷向西方提出烏克蘭要加入北約,甚至要求美國駐軍及部署防空導彈系統。

為了討好美國,澤連斯基也把矛頭指向中國,以「威脅國家安全」為由,強行將由中資控股的馬達西奇公司「收歸國有」,將中方股份無償沒收,還對中方股東進行經濟制裁,額外凍結股東名下其他公司的資產。然而,中國是烏克蘭的最大交易夥伴 (註13),澤連斯基此舉無疑令本已疲弱的經濟雪上加霜。

30.jpg

對於國內的極端民族主義者和新納粹主義者,澤連斯基也採取了視而不見的縱容態度,那怕他自己是猶太人。他上任後,容許臭名遠播、與極端民族主義和新納粹組織有緊密關係的阿爾森·阿瓦科夫(Arsen Avakov)繼續擔任內政部長(直到去年7年美國駐烏克蘭新任臨時代辦肯特(George Kent)上任後他才提出辭職),也積極研究極右翼份子斯特年科(Sergiy Sternenko)提出「禁止或限制俄羅斯人進入烏克蘭」的要求,並稱「感謝愛國者展現出來的立場」 (註14),斯特年科甚至揚言澤連斯基曾提議他出任烏克蘭奧德薩安全局的負責人 (註15),而這個說法也得到烏克蘭前總統辦公室主任波格丹(Andriy Bohdan)確認 (註16)。去年12月16日,聯合國大會以高票通過俄羅斯等30多國提交的「反對美化納粹主義」決議案,也只有烏克蘭和美國投反對票,澤連斯基的黨友布贊斯基(Maksym Buzhanskyi)批評「此一立場給烏克蘭留下了嚴重的污點」 (註17)。就在早幾日,澤連斯基任命馬琴科(Maxim Marchenko)為新任敖德薩州州長,據悉他曾多年擔任新納粹軍事組織「艾達爾」的指揮官。 (註18)

事實上,去年12月,普京早已明確畫下「紅線」,即要求西方和烏克蘭承諾烏克蘭永遠不加入北約,但遭到無視。俄烏戰事爆發前三周,澤連斯基下令3年內擴軍10萬人。 (註19)戰事爆發前一周,澤連斯基繼續推動烏克蘭加入北約,呼籲法國德國協助,此舉無疑是火上加油。 (註20)一周後,收到俄羅斯即將行動的情報,澤連斯基才匆忙提議與普京舉行電話會談,但為時已晚,沒有任何回音,普京已下令對烏克蘭展開「特別軍事行動」,而美國與其盟友也無動於衷。翌日,澤連斯基在講話中黯然表示「烏克蘭現在是孤軍奮戰,西方已經完全拋棄烏克蘭」 (註21)。

由此可見,澤連斯基不但無能力領導烏克蘭走出困局,無知又幼稚的他反而加速戰事爆發,使烏克蘭陷入這場不是完全不可避免的戰事!俄烏戰事爆發前夕,烏克蘭《基輔獨立新聞》總編輯盧丹柯(Olga Rudenko)撰文指:「澤連斯基,這名演藝人士和表演者,已經被現實揭開了他的面具,暴露出他只是令人沮喪的平庸之輩。在他擔任總統近三年之後,問題很明顯了:澤連斯基傾向於把一切都當作一場表演。」 (註22)英國詩人柯勒律治(Samuel Coleridge)的名言「鬧劇在本質比喜劇更接近於悲劇」,看來用來形容澤連斯基執政下的烏克蘭最為合適不過。

shutterstock_170638406.jpg

對香港的啟示

香港與烏克蘭遠隔重洋,對香港又會有何啟示呢?當然,與烏克蘭不同,香港不是國家,而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雖然如此,基於香港的特殊地位,香港面對的挑戰和危機不會比烏克蘭少,對政治領袖的要求也不會比烏克蘭低。

面對複雜多變的國際形勢,香港需要一個有高強政治才能的領袖去帶領,思考如何在維護中國國家主權、利益和安全為基礎下,繼續維持香港的國際性和開放性,以充分發揮香港的獨特作用。

面對複雜多變的台海局勢,隨着和統的可能性不斷下降,台海隨時有爆發戰事的可能,香港不可能獨善其身,意味着香港需要一個有高強政治才能的領袖去應對戰事及戰事引發的各種危機。俄烏戰事爆發後美國及其盟友對俄的全方位制裁,對香港是個警號。

面對複雜多變的社會政治環境,特別是充滿深層次矛盾的社會,香港需要一個擁有高強政治才能的領袖帶領,有能力以應對各種公共危機(雖然道理上處理危機是政治領袖的基本功,但現實就是很多政治領袖都沒有處理危機的能力!),否則政府的應對工作往往如墮煙海、方寸大亂、進退失據、朝令夕改、事倍功半。

港府過去應對修例風波和新冠疫情的拙劣表現,相信已證明一個僅僅比澤連斯基「打得」的領袖,並不足以帶領香港應對挑戰。筆者相信,香港雖未至於會像烏克蘭的西方選舉民主制度一樣,荒誕到選出一個「澤連斯基」做領袖,但能否保證選出一個擁有高強政治才能、符合香港和國家需要的領袖,筆者在此打個問號。希望五月如期舉行的行政長官選舉,可以提供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1馮紹雷:〈歐美是否承諾過北約不東擴?來自親歷者的佐證〉,《觀察者網》,2022年1月21日。
2申鹏:〈你同情的是哪个“乌克兰”?〉,2022年2月26日。
3JERUSALEM POST STAFF: Western countries training far-right extremists in Ukraine – report,2021年10月19日。
4湯馬斯·佛里曼:〈在這場烏克蘭危機中,美國和北約並不無辜〉,《紐約時報》,2022年2月23日。
5Henry Kissinger: To settle the Ukraine crisis, start at the end,Washingtion Post,2014年3月5日。
6Jack F. Matlock, Jr.: Today’s Crisis Over Ukraine,ACURA VIEWPOINT,2022年2月14日。
7John J.Mear-sheimer:Why the Ukraine Crisis Is the West’s Fault——The Liberal Delusions That Provoked Putin, 美國《外交》雜誌2014年9/10月刊。
8〈美國終於有媒體說出了這個關於俄烏戰爭的真相!〉,《環球時報》,2022年2月28日。
9湯馬斯·佛里曼:〈在這場烏克蘭危機中,美國和北約並不無辜〉,《紐約時報》,2022年2月23日。
10孫卓、錢小岩:〈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破防,多次求援歎“沒人知道門窗在哪”〉,《第一財經》,2022年2月23日。
11王愷雯:〈烏克蘭總統:一個喜劇演員的自我修養〉,《觀察者網》,2022年2月25日。
12周弋博:〈美媒急啊:俄軍壓境,烏克蘭政府卻是“諧星”當道〉,《觀察者網》,2021年12月31日。

13〈烏海關總署:2020年中國仍是烏克蘭最大交易夥伴國〉,《俄羅斯衛星通訊社》,2021年01月13日。
14劉鵬:〈澤連斯基作出承諾:將研究禁止俄羅斯公民入境烏克蘭的問題〉,《搜狐網》,2021年11月28日。
15Stas Kozlyuk: ‘Zelensky offered me to head the SBU in Odesa’, Serhiy Sternenko interview,Bykvu,2021年4月21日。
16Jason Melanovski: Ukrainian President Zelensky deepens alliance with far right,World Socialist Web Site,2021年4月30日。
17許懿安:〈聯合國大會通過譴責納粹主義決議 僅美國和烏克蘭投票反對〉,《香港01》,2021年12月18日。
18孔雪:〈起底烏克蘭“亞速營”:誰在縱容、扶持這個新納粹毒瘤〉,《新京報》,2022年3月4日。
19〈烏克蘭總統下令擴軍10萬人〉,《星島日報》,2022年2月3日。
20張江平:〈快訊!俄媒:澤連斯基稱將烏克蘭加入北約目標寫入憲法前,應先進行公投〉,《環球時報》,2022年2月17日。
21〈“我們被美國耍了”〉,《新民晚報》,2022年2月26日。
22OLGA RUDENKO:〈從喜劇演員到元首,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真面目〉,《紐約時報》,2022年2月23日。


 

延伸閱讀
  • 新選制必須倍加珍惜、長期堅持。不僅是說已定立的新選制須在較長時間保持穩定,而且要求將來實行雙普選也要貫徹新選制所確立的「愛國者治港」原則要求,進一步彰顯新選制的優勢和特色:包括廣泛代表、政治包容性、均衡參與性、公平競爭性,確保通過選舉反映民願、集中民智、為民謀福,有利於維護行政主導,提升管治效能。

    楊華勇   2022-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