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文映:客家小吃

2022-03-11
林文映
香港客家文化研究會會長、香港作家聯會理事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3-11 at 17.16.12 (1).jpeg

香港客家會館的裝修進入尾聲,希望疫情受控制,五月啟用。這是香港客家鄉親可以常來常往的聚腳點,也是全球客家中轉的一個驛站。

「民以食為天」,聚在一起閒話家常,做一些傳統客家小食,最能感受濃濃鄉情。筆者更希望的是,上門的客人能夠「動口又動手」,在師傅的指導下,擼起袖子參與製作,親身體驗和弘揚客家飲食文化,這才更有意義。

WhatsApp Image 2022-03-11 at 16.33.17 (1).jpeg

筆者目前「徵召」的師傅來自福建三明、永定,廣東梅州、韶關,以及台灣的桃園、新竹。這些「廚神」們其實都是香港人,只是籍貫不同而已。他們中有職業大廚,又有「超業餘高手」,共通點是志同道合,願意「落手落腳」為大家傳經授道,分享各自家鄉的美食。待疫情陰霾散盡,不再閉關鎖國,將會有更多的客家鄉親從馬來半島、加勒比海前來一展廚藝。

WhatsApp Image 2022-03-11 at 16.30.26.jpeg

香港人對客家菜並不陌生,提到客家小吃首先想到的應該是茶粿,平時在新界走村行山可見。客家人每逢節慶都會做茶粿招呼客人以示友好,味道分鹹、甜兩種,與廣府人熟悉的糯米糍頗相似。材料主要是糯米粉團,當中加入艾草或一種叫雞屎藤的植物,再包入餡料。由於這種簡易小點配一壺香茗食用最適合,故名「茶粿」。

「雞屎藤」雖名字聽來不雅,卻是茶粿最常見的配搭,且取之不盡。每年過了立春,萬物更新。清明前後經雨水滋潤,雞屎藤更是吸納天地之靈氣。採摘回來,洗淨晾乾搗碎,拌在糯米或粘米粉中,搓揉成團,置於蒸籠中,香味撲鼻,滿室都是春天氣息。按照民間說法,吃了清明「雞屎藤」,清祛濕毒,即將到來的酷暑不會生瘡。

WhatsApp Image 2022-03-11 at 16.30.37.jpeg

至於餡料,茶粿有咸甜兩種口味,常見食材包括眉豆、蝦米肉鬆、豆沙、花生。也有其它口味,如杏仁、涼瓜、南瓜、葡萄、紫菜味道的茶粿。在台灣,用麻薯較雞屎藤更為普遍。

其實,客家小吃「點止茶粿咁簡單」,而是種類繁多,各有各精彩。從調製方法來看,僅是煎炸類的小吃就有煎堆、炸腐卷、炸芋丸、炸蘿白散,炸蕎粄等等。

WhatsApp Image 2022-03-11 at 16.33.14.jpeg

WhatsApp Image 2022-03-11 at 16.33.15.jpeg

「粄」字在現代漢語中用得不多,但卻是客家小吃的一個關鍵詞。客家人圍繞「粄」字大做文章,精彩紛呈。有些光聽名字已知食材內容,譬如艾粄、筍粄、豆沙粄、薯粉粄,都是山居客家就地取材的產品。

但有很多小吃光聽名字不知為何物,如粵東的味酵粄。在筆者的鄉下梅州,有一種涼粉叫「仙人粄」,用仙人草熬成,呈果凍狀,晶瑩剔透琥珀,既能解饑渴,又可清熱驅暑。也有以器皿命名的,如缽粄、碗粄。

也有以形狀命名的,例如黃金粄條(又俗稱面帕粄、竹篙粄)。韶關客家有一種餅叫銅勺餅,是用花生、黃豆炸的面粄,外觀呈金黃色如銅勺。「牛耳餅」因其外形如牛的耳朵而得名,是河源客家傳統小吃。

有些粄是用模印倒出來的,例如用糯米、粘米和紅粬作成的紅粄,以喻意吉祥的動植物為模板,其中又以正面是龜甲,背面是壽桃的模型最普遍。

WhatsApp Image 2022-03-11 at 16.33.17.jpeg

「丸」是客家小吃的另一個關鍵,總稱捶丸,又叫搏圓,顧名思義已是強調手工製作。除了手打魚丸(與香港人在超市常見的「魚蛋」,味道有天壤之別),還有豬肉丸、鯇丸、牛肉丸。

有些小吃強調時令,例如五月之後的「釀苦瓜」、端午時節的灰水粽。田艾是冬天收割完後田野里生長出來的一種野草,摘取製粄或其它糕點,據《食物本草》介紹,有避邪氣、驅寒毒的功效,可見客家農夫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智慧。

小吃是客家飲食文化延綿不絕的紐帶,通過小吃可以溯源歷史。蓼花糖(又稱燎花)是廣東興寧著名特產,始於明代,傳承工藝逾四百多。品嚐其中的松、香、酥、脆,可感知古人的口味偏好。

WhatsApp Image 2022-03-11 at 16.33.15 (1).jpeg

客家遷播海外無遠弗屆,大陸的客家主要聚居贛、閩、粵三省,在歷史的長河中又衍生出各自的小吃特色,例如福建武平的簸箕粄,寧化石壁的勺子粉、漳平客家的米漿粿。長汀客家的炸燈盞糕亦甚有特色,以前是逢年過節才有的美味,現在生活條件好了,成為日常小吃,大街小巷都有出售。

WhatsApp Image 2022-03-11 at 16.33.16.jpeg

香港傳統村落有許多製作,很有挖掘、整理和傳承的必要,否則「買少見少」。譬如在沙頭角邊境區的上担水坑村,每逢春節前夕,村民都會準備好大鐵鑊和柴火,以古法製作一系列客家小吃,包括煎圓(煎堆)、油角。這些食品的內餡大致都有芝麻、花生、白糖、椰蓉等。

新界東北的梅子林,村民劈砍山間雜樹,作為蒸年糕用的燃料,與「菓木」、「炭燒」有異曲同工之妙。容器是六角竹編圓籠,鋪上數層芭蕉葉,過程要有人輪流看火,還要不時攪拌並為蒸籠加水,以確保年糕不會「半生熟」。圍爐大半天等待出品,看似漫長,鄉情卻在歡聲笑語中蒸騰和凝聚。

WhatsApp Image 2022-03-11 at 16.33.18.jpeg

過年蒸圓籠年糕,是上一輩香港客家人的童年回憶。其製作工藝未能薪火相傳,必將消失在歷史的塵煙中。

類似北方人的油條和豆漿,「醃粉、醃面和三及第湯」 是筆者故鄉梅州最尋常不過的早餐,但在香港卻完全吃不到。小吃往往縈繫著若隱若現的鄉愁。但願香港客家會館的落成,能夠為舌尖上的客家,綻放異彩。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義山最早的成因,是海外的華人被清政府視爲是化外之民。僑民爲無依無靠或弱勢的同鄉死者送葬,入土爲安。
    嘉應五屬同鄉會於1958年成立了義山委員會,在峰巒疊翠、鍾靈毓秀的畫眉山,獲批撥吉地一幅興建義山。

    林文映  2022-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