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業強:發展大灣區監管平台 鞏固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2022-03-24
劉業強
新界鄉議局主席、全國政協委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3-24 at 12.12.22.jpeg

還有一百天香港便回歸祖國25週年,是香港回歸祖國的銀禧紀念。然而,香港現正受第五波新冠疫情嚴重衝擊,社會普遍瀰漫着悲觀情緒。雖然最近有意見認為人才流失會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長遠發展,但是良禽擇木而棲,只要香港繼續提供發展機會,國家的強勁經濟增長,將會深化對香港金融業多層次的需求,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及國際人才提供具吸引力的發展機會。

簡單來說,國際金融中心是一個地方能夠吸引大量的賣家及買家聚集及交易,這包括買方、賣方及提供服務的中介人才。香港能賴以成功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例如優良的普通法制度、資金自由進出、低稅制、穩定的政治環境等,坊間已有大量的分析文章說明。然而這些優勢並不是香港獨有的,很多與香港有競爭的地區,都有符合以上的條件。香港獨有的優勢就是國家為香港提供了大量及可持續的發展機遇。

眾所周知,超過八成的港股成交來自中資股。受惠於國內企業來港上市,香港股市在過去13年中,有7年的集資額全球排名第一。據非官方的估計,有大約27家在美國上市的中資企業,市值超過2500億美元,可能會回流到香港上市,為投資銀行、律師及會計師等提供大量發展機會。總結這些曾經在外國上市的企業的情況,香港作為國內企業境外上市的吸引力不言而喻。

根據金管局的數據,中資銀行佔銀行業總資產超過三分之一,大部分中資銀行的海外業務都紮根香港。根據銀行家雜誌的統計,2020年中國的銀行總資產及稅前盈利,分別佔全球銀行業24.6%及28.5%,穩佔全球第一位,大幅拋離美國的13.6%及21.9%。明顯地,香港將繼續是這些中資金融機構海外業務的橋頭堡及發展重點,為香港的金融業提供可持續的快速增長動力。

隨着國內金融業邁向多層次發展,國內機構對香港金融業務的需求不論是總量或者複雜性都與日俱增。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和理財通的順利開通,為香港與內地的資金有限度的雙向自由流動打下了穩健的基礎。展望未來,隨着數字人民幣的廣泛應用,它提供獨有的便利及可追蹤性,必然會加速跨境資金流動的發展,國內金融市場的多層次發展肯定會提高對香港人民幣離岸中心產品的需求。從以往較單一的產品服務,發展成為跨產品、跨平台的多元服務。值得留意的是,人民銀行在發表2022年工作計劃中,重點提出要穩步推進債券市場改革開放、進一步完善貨幣、票據、黃金及衍生產品等市場管理制度及穩步提高人民幣國際化水平,加強對香港人民幣離岸中心建設的支持力度,推動人民幣離岸市場的健康發展。明顯地,監管機構正為多層次的在岸及香港離岸人民幣金融市場進一步發展提供監管支持。

shutterstock_1484934032.jpg

綜合以上分析,我建議以粵港澳大灣區為試點,內地與香港金融監管機構成立一個粵港澳大灣區金融監管平台,為金融機構和投資者提供一站式服務。

目前,內地及香港都是採用分業監管的模式,如果一間香港銀行要發行一個跨境的保險加投資理財產品,就需要先通過香港的保險業監管局、證監會及金管局批准,然後再要通過內地地方政府金融辦、銀保監會、人民銀行及外管局審批,審批流程冗長而複雜。然而,在這個聯席監管平台成立之後,金融機構可以透過這個平台以一站式的模式通過國內及香港的所有監管機構審批,大大簡化了複雜的流程。再者,這個平台亦可處理有關國內投資者保護的事宜。這個獨特的監管優勢將大大加強香港的吸引力及競爭力,令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牢不可破。

雖然第五波疫情為香港的金融發展帶來短暫的障礙,但在祖國不斷深化改革及迅速發展的同時,將為香港金融業帶來無限商機,為國際金融專才帶來巨大的發展機遇,這才是吸引及留住國際人才的重點。

在未來100天,在迎接香港回歸祖國25週年大日子的同時,香港必定能戰勝疫情,恢復正常的經濟活動,為未來發展打開新的一頁。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人心嚮民主,也努力爭取過,如今處於低潮狀態。這個時候更應冷靜下來,平心靜氣思考民主政治的利弊,而不應再一頭熱,只思民主之利而不見其弊。美國這回中期選舉及近些年來的政治發展扣人心弦,為世人提供了觀察與思索民主利弊活生生的案例。香港人該認真看看並好好想想了。

    陳國祥  2022-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