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疫情下陸港矛盾再現

2022-03-28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
 
AAA

 5.jpg

香港與中國大陸有着共同血緣關係,近年在經濟和日常生活上更愈來愈密不可分,可兩地的矛盾卻愈演愈烈,衍生出各種問題甚至衝突。香港第五波疫情在2月份暴發後,兩地民間再次湧現一些不和諧的風波。

以上周為例,由於香港公營醫療系統瀕臨崩潰,人手嚴重不足,連日來大批大陸醫護人員赴港支援抗疫。香港某家新聞台的一名女記者,上周三就此向醫院管理局高層詢問相關的責任問題,問:「如果市民在治療的時候和內地醫護有些問題,想投訴他們,或者不幸有醫療事故的時候,可以向誰投訴?流程究竟是怎樣的?」此問題一出,隨即在兩地引起軒然大波。

許多氣憤的大陸網民批評該名香港記者是「黑記」,「為反對而反對」,惡意攻擊大陸醫護人員。有關言論傳回香港後又引起反彈,不少港人尤其是記者紛紛在社交媒體貼文聲援該名記者,力挺該提問合情合理。

看到兩地網絡上你一言我一語的罵戰,我不由想起六七年前參加一個訪問大陸某城市的交流團活動。

當年,活動有個環節是與當地負責經濟的官員見面。該名官員在會面中詳細介紹了該地方的經濟發展情況,也提到了未來發展經濟的路向,卻完全沒有提及「一帶一路」政策。

那段日子剛好是中國政府大力提倡「一帶一路」的高峰期。除了國際上熱烈迴響,中國各級政府也積極響應,紛紛投入研究、籌建「一帶一路」規劃,銳意要把「一帶一路」政策變成地方經濟發展的重要增長動力。

在活動結束後的交流環節,我於是很自然地直接向官員提出一個問題:中央政府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構想已經進入實質操作階段,但為何你們的工作介紹隻字不提呢?

我現在已忘了那名官員具體怎麼回答,但相信他之後應該會感謝我這個「溫馨提問」。畢竟配合中央的「一帶一路」總體規劃已成為地方政府的主要任務之一,我的質詢或令官員們感到有些不舒服,但也喚醒了他們重視這個問題,並把「一帶一路」的政策包含在政府工作介紹裡面。

香港記者直接詢問大陸醫護人員的責任問題,某程度上也是同一道理。雖然該名記者提問的字眼或語氣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但她的問題是基於公眾知情權,除了讓更多市民知道情況,也為政府提供了一個經媒體向公眾解說政策的機會,並非有心挑釁。

說白了,該起事件在陸港兩地被炒作,再次反映了兩地民眾相互之間的嚴重不信任。香港第五波疫情嚴峻,特區政府向中央政府請求支援,破天荒引入大陸貨車司機丶屠夫及醫護人員等。但兩地不少民眾都不信任對方,往往以有色眼鏡看待對方的行為。

對大陸民眾來說,在2019年反修例一役,不少香港記者和醫護人員都站在示威者一邊,他們涉及大陸的言行也肯定是不懷好意。所以日前微博流傳一張分工表,當中列明香港醫護負責派葯丶注射藥物,而大陸醫護則負責協助病人更換尿布丶轉身丶喂飯等工作時,又惹起大陸網民不滿,質疑港方在搞小動作,不尊重大陸醫護。

誠然,香港有很多對大陸存在偏見的醫護人員,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正如香港醫院管理局所說,大陸援港團隊初來乍到,仍然需時熟悉具體工作,所以才出現初期不同分工的情況。一些大陸網民在沒有證據之下,就斷然指責港方歧視大陸醫護人員,並不公允。

反過來說,大批大陸醫護人員離鄉別井赴港抗疫救人,其情操令人十分感動。部分港人不但沒有感激之心,反而陰謀論地認定大陸醫護要搶香港同行的飯碗,甚至對他們的專業水平抱持懷疑,先入為主地相信一定會發生醫療事故,也是令人十分氣憤。

更甚的是,一些別有用心的香港網民更把大陸支持政治化,在網絡上大肆造謠,如瘋傳大陸醫護是受薪赴港工作,而且住在迪士尼酒店,條件優厚。雖然港府過後闢謠指大陸醫護並沒有入住迪士尼酒店,也沒有向他們支付薪酬,令事件很快就平息。但或多或少反映了許多港人對大陸人已有先入為主的負面觀感

信任是友誼的重要空氣,空氣減少多少,友誼就會相應的消失多少。陸港兩地民眾的互信在過去十多年因為種種原因越來越低,關係也愈來愈緊張。

坦白說,疫情總會過去,但日後應該如何修補兩地民眾之間撕裂的關係,這對兩地政府而言都是一項艱難的工作。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
  • 香港人一向視日本如鄉下,喜歡到日本旅遊
    可是,誰又想到,其實日本自7月以來疫情反彈,現時更堪稱嚴峻,若純粹為了玩樂,是否值得犯險?

    方蘅  2022-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