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介嶺:烏克蘭危機八大看點值得關注

2022-04-01
張介嶺
資深媒體人、香港媒體主筆協會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4-01 at 16.35.38.jpeg

俄羅斯總統普京對烏克蘭採取「特別軍事行動」,原想打個「閃電戰」,很快控制全域。然而,俄軍從2月下旬一直打到4月,損兵折將,烏克蘭首都基輔依舊久攻不破。難怪有人調侃稱,素以硬漢著稱的普京變成了喜劇演員,而曾是喜劇演員的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則以嶄新的硬漢形象感動了世人。

這種結果恐怕也大大出乎美歐列強的意料。烏克蘭戰爭爆發伊始,美國的拜登政府就計劃幫助澤連斯基離開烏克蘭,以防止澤連斯基被俄軍抓獲或殺害;英國首相約翰遜也勸澤連斯基離開烏克蘭建立「流亡政府」,並允諾將竭盡所能提供一切支援,遭澤連斯基拒絕。

隨着俄烏之戰陷入膠着狀態,國內輿論場也兩級分化,「反戰派」和「挺俄派」各執一詞,互不相讓,極端情況下還有動手打起架來。不管剛剛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結束的第五輪談判能否修成正果,這場戰爭至少有幾個焦點值得關注。

首先, 從道義上看,普京已經輸掉了這場戰爭。普京把入侵烏克蘭描繪成一場逼迫烏克蘭不要加入北約的生存之戰,其背後的安全關切雖可理解,卻選擇了比誰的拳頭硬的錯誤方法,落入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尷尬境地。儘管與俄羅斯在語言、文化和宗教上緊密相連,但烏克蘭人作為一個民族,經過1991年的獨立運動、本世紀初的橙色革命,以及2013-14年尊嚴革命的洗禮,已經形成了獨特的公民身份,即使俄羅斯完全佔領烏克蘭,恐難如願以償將自己的意志強加於這個國家。

第二,經濟全球化固有的防禦屬性凸顯。美歐對俄羅斯發起的經濟戰,不費一槍一彈就重創俄羅斯經濟,發人深省。面對資本外逃,俄羅斯央行將利率提高到足以讓企業破產的水準。一旦債務出現技術性違約,莫斯科的穩定聲譽不是短短幾年就可以修復的。有評估指,如果烏克蘭戰爭持續到明年,俄羅斯自1989年以來取得的主要經濟成就很大部分將被抹去,甚至還可能被打回前蘇聯時代。

第三,尋求政權更迭不是美方政策目標。3月26日,拜登在波蘭首都華沙發表演說時口沒遮攔,突然宣稱不能讓普京繼續掌權。但白宮官員隨即澄清,拜登之言並非尋求俄羅斯政權更迭。國務卿布林肯也表示,美國沒有針對俄羅斯政權更迭的戰略。拜登本人亦解釋稱, 「我只是在表達我的憤怒。他不應該繼續掌權。但這並不意味着我們有一項基本政策,要做任何事情以任何方式讓普京拉下台。」

顯然,美方意識到,俄羅斯是一個戰鬥民族,長期經歷經濟困難,對西方制裁有足夠的心理承受能力,指望俄羅斯會禍起蕭牆將普京趕下台只是一廂情願。如果將俄羅斯政權更迭作為戰略目標,會刺激普京採取更暴力、更危險、更具破壞性的戰術,給烏克蘭帶來更大的災難。

第四,美歐對俄制裁不達目的難望甘休。對歐洲而言,制裁俄羅斯確實是把雙刃劍。如果進一步削減來自俄羅斯的能源進口,或者俄羅斯自己關掉水龍頭,歐洲經濟很可能陷入衰退。然而,西方領導人清楚,烏克蘭戰爭已激起了西方民眾的普遍憤怒,試圖犧牲烏克蘭來拯救西方經濟無論在政治上還是戰略上都是失分的,輕舉妄動得不償失。

T.jpg

第五,烏克蘭戰爭已成為美歐的代理人戰爭。美歐出錢不出兵,通過給烏克蘭提供援助,同時避免與俄羅斯發生直接軍事衝突,曲線支援澤連斯基抗俄。必須承認,這一戰略非常有效。直至今日,俄軍仍重重受阻,未能在烏克蘭迅速取勝。

毫無疑問,今後一段時間,美歐仍將與烏克蘭共用軍事情報,繼續加大對烏克蘭軍方的援助,尤其是防空、反導彈和反火炮能力,支持澤連斯基民選政府不垮台,逼迫普京作出最大讓步,通過拯救澤連斯基政府拯救烏克蘭,至少確保烏克蘭大部分地區掌握在澤連斯基政府手中。

第六,棄俄向美一邊倒不符合中國的利益。在不久前的歐洲之行期間,拜登不失時機地對華喊話,稱美國不希望中國為俄提供任何「援助」,這不是對中國的「威脅」,而是希望中國能夠明白這種做法將會引發的「後果」,強調從長遠的利益來看,中國經濟未來和西方的緊密程度遠超過同俄羅斯的聯繫。

中國與美歐經貿關係固然緊密,但在美方不時炒作「中國威脅論」,處處拿意識形態說事的情況下,怎麼可能丟下「對手的對手」倒向西方世界呢?當然,面對美歐的對俄制裁,中國更不會為反對而反對損害自身的利益。事實上,烏克蘭危機的爆發分散了美國的注意力,各方對華期待增加,這既給北京帶來了壓力,也為中國贏得了更多的戰略機遇期。

眼下,中國正在勸和促談,為和平解決烏克蘭危機發揮建設性作用。不過,解鈴還須繫鈴人,俄方能否作出妥協關鍵取決於美歐的決策取向。

第七,反全球化思潮可望有所逆轉。近些年來,西方發達經濟體,尤其是美國反全球化思潮暗流湧動,經濟脫鉤論甚囂塵上,自給自足等同于安全的觀點大行其道,一些人鼓吹「自力更生」,強調經濟相互高度依存只能限制在盟友之間。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遭到國際社會集體經濟制裁突然讓不少人看到了經濟全球化的防禦屬性及其深層的安全益處,被視為軟肋的經濟相互依賴實際上成了懲罰反制對手的重要優勢。

第八、美歐對俄經濟戰如何制定適當的退出戰略值得關注。隨着制裁俄羅斯經濟成本的增加,歐洲領導人將愈來愈擔心制裁可能帶來的長期經濟影響。面對西方國家經濟上的圍追堵截,俄羅斯遲早也需要找台階體面解決衝突。對美歐而言,對俄制裁只是手段,不是目的,需要制定一個可靠的退出戰略,要考慮在鐵腕打擊俄羅斯的同時留出空間助其重新連接世界,以防俄羅斯民族主義和極端主義發酵,重蹈1919年「凡爾賽條約」後德國的覆轍。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