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將相本無種 時勢造英雄

2022-04-11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4-11 at 10.33.34.jpeg

前政務司司長李家超宣布參選行政長官,並且發表三大施政方向:一是以結果為目標、二是加強競爭力,三是奠定香港發展基石。特首選舉關係香港的發展和前途,社會理所當然關注參選人的背景、能力、政綱,但有一些西方媒體卻不斷借李家超的警隊背景大造文章,甚至炒作所謂「武官治港」、「警察治港」,這明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所謂「武官治港」說法的荒謬之處,在於這是一種「唯背景論」、「唯出身論」的思維,不是討論其個人能力是否符合特首之位,是否德以配位,而是以他的背景經歷來造文章,借此否定其政績和能力。然而,將相本無種,特首之位唯才是舉、能者居之,李家超的特點正是香港當前最需要,是英雄造時勢,也是時勢造英雄。他的背景根本無關宏旨,所謂「武官治港」更是邏輯不通。

李家超有豐富的警隊和主責國家安全事務的經驗,這些往績不但不是負資產,更是李家超能夠問鼎特首的最有力資本。為甚麼李家超能夠得到青睞,幾年間由局長到政務司司長,到現在甚至強勢參選特首?當中既與他的能力、擔當和政績有關,但更多的是時勢需要。

2019年的「黑暴」,表面上是一場香港本土的暴亂,但其根源卻是近年中西對抗的大氣候所造成。世界正進入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際格局和國際體系正在發生深刻調整,國際戰略博弈全面加劇,中美對抗正是其中一條主線。香港處於中美角力的前沿,無可避免捲入國際博奕的政治風波。

2019年的「黑暴」正是國際大氣候與香港小氣候相互引發的一場政治風暴。在這場席捲全港的政治海嘯之中,特區政府完全沒有應對能力,一些高官一味想綏靖退讓,精英政務官張惶失措,一些人更是心懷異志。在「黑暴」爆發後的一段長時間,主要是依靠警隊為首的紀律部隊支撐住香港局面。在政府公務員可以公然上街反政府的日子,紀律部隊儼然成為香港穩定和秩序的「壓艙石」。李家超正是在這段「黑暴歲月」中領導全港紀律部隊應對「黑暴」,成功帶領紀律部隊全面配合止暴制亂,及後在及香港國安法的實施中,李家超更是直接參與其中,經受過考驗,顯示了擔當,取得了政績,成為他今日雀屏中選的最重要資本。

新一屆特首任期,正處於「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中段,既是承先啟後的時候,更是香港發展的關鍵節點。香港當前仍然面對各種內外風險,在特首選舉前夕,美英又發表所謂報告攻擊香港新選舉制度,反映外國勢力將來對香港的干預和施壓將會愈演愈烈,新特首必將面對更加沉重的壓力。內部的反中亂港勢力亦蠢蠢欲動,香港局勢仍然是樹欲靜而風不息,再加上謀劃疫後再出發,破解各種經濟民生的死結,這些都需要一個強勢領導、有擔當有能力,更重要是能夠團結建制陣營以及各界的特首。單看李家超宣布參選後,建制陣營空前團結支持,說明他是當前建制陣營都能接受和支持的人選。

5.jpg

當然對於李家超,外界可以有不同的評論評價,但當前更應該聚焦其政綱、表現和能力,而不是如一些西方媒體般借其警察背景大造文章,炒作甚麼「武官治港」、「警察治港」。這種說法不但不符事實,更是別有用心。如果因為其警察的背景,出任特首就是「武官治港」。然則,美國歷來有31位總統有從軍以至擔任軍官的經歷,這樣美國是否應該稱為「軍人國家」?在各國的政壇上,軍人以至紀律部隊出身的政府首腦及主要官員比比皆是,那末,西方媒體是否也應以「武官治國」、「軍人治國」去形容這些國家?肯定不會,因為這些媒體也知道這種唯出身論的提法是荒謬的,但他們卻樂此不疲的加在香港身上,如果這不是出於政治目的或偏見,試問又如何解釋?

政府施政沒有「文」「武」之分,只有「好」「壞」之別。新一任特首最重要是忠誠擔當,有革故鼎新的決心,能夠帶領香港再創高峰,為港人帶來希望。不論是「文」是「武」都可以唯才是用。將相本無種,時勢造英雄。到了今日還在炒作背景出身,這些人究竟生活在什麼年代?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筆者也覺得有些眼花繚亂。原因是施政報告沒有一個「綱」,指的主要不是指文章的標題,而是香港目前、未來幾年或更長時間發展經濟的總方針。而發展基建、增加土地和房屋供應、「搶企業」、「搶人才」等,都只是遵從那個方針的工具。「以結果為目標」,是需要方針來實現的。

    吳幼珉  2022-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