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超美?前駐華大使稱美國難咽這口氣

2022-04-21
 
AAA

 U.jpg

前美國駐華大使博卡斯(Max Baucus)表示,中國經濟規模超過美國,美國人將很難咽下這口氣,這是新興大國面對守成大國引起恐慌的基礎。他以此說明美中之間難免激烈競爭,並對美中關係現狀深感擔憂,但希望雙方能夠通過對話合作,尋求較好的結局。

來自蒙大拿州的民主黨政治家博卡斯從1978年到2014年擔任美國國會參議員,曾任參議院金融委員會主席,是美國國會最資深的重量級參議員之一。2014年到2017年被時任總統奧巴馬委任為美國駐華大使,直至特朗普上台。

從上世紀90年代到2001年,博卡斯是美國國會力推與中國建立“永久性正常貿易關係”(PNTR),支持中國加入世貿組織(WTO)的代表人物之一。時至美國不再奉行對華接觸政策的今日,博卡斯並不對當年自己的努力感到後悔。

在19日晚間播出的與華府智庫美中政策基金會的對話中,博卡斯表示,當年自己所以深入參與美中之間的經貿協議安排,是因為他相信,中國終將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是美國必須合作的國家。

博卡斯稱,給中國PNTR地位,並非因為他愛中國,而是為美國公司好。自從2000年以來,美國國會一直有許多聲音,要求取消中國PNTR,撤銷中國WTO會員資格。在他看來,這些都是“不需要腦子就能想明白的事情”。他強烈地相信,如果中國沒有加入WTO,沒有被帶入這個世界俱樂部,現在美中經貿關係會糟糕得多。而今天美國取消俄羅斯的PNTR,他也認為是“瘋狂的”。

博卡斯承認,將中國帶入WTO,在今天成為某些美國人批評中國的背景,美國對華施加懲罰性關稅,對中國來美投資設限。所有這些都可歸結於一個簡單的事實:中國是崛起大國,美國是守成大國。他說,有朝一日,中國經濟規模將大於美國,那將是美國人很難咽下的一口氣。多數美國人的注意力很短,難以設想別國居然能超過美國的那一刻。這就是新興大國面對守成大國時引起恐慌的基礎。這個決定性的問題必須解決,希望能解決得比較好。

儘管2003年之後,博卡斯對華立場也曾趨於強硬,尤其是在當時最熱門的匯率問題上,但他一直堅持美國必須對華保持接觸,雙方必須保持對話和交往,並與當時負責經貿關係的中國副總理吳儀成為“對手加朋友”。

2014年博卡斯被奧巴馬提名出任美國駐華大使,在提名聽證會後,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告訴他要去亞洲訪問。博卡斯問他會否去中國訪問?盧比奧連說不,並稱他害怕去中國。博卡斯對盧比奧的反應感到驚訝,心想:你有一切理由應當去中國訪問。博卡斯說,對於從來沒去過中國的盧比奧,也許批評起中國來很輕鬆,但他應當花更多時間在中國,去與中國人交談。“如果你都不去中國,你就很難得出客觀的觀點”。

在與美中政策基金會的對話中,博卡斯主動舉上述例子,說明兩國人員來往,增進相互了解的重要性。他表示,遺憾的是過去五年,美中交往在退步,尤其是在特朗普執政之後,以及新冠疫情爆發之後。

2014年博卡斯走馬上任駐華大使,他認為當時的美中關係“還可以”,美國仍處於對華接觸期,雙方在各個層級的交往和對話很多。博卡斯稱,自己18次選戰的經驗,讓他相信,要與中國人有效對話,美國人不要傲慢,不要擺出高人一等的樣子,要保持平等;要從人的角度出發,談選民真正關心的問題,因為人民的情感和訴求是相通的。

到2017年博卡斯離任時,美中關係已經開始惡化。而對於美中關係的現狀,博卡斯表示“非常令人擔憂,非常麻煩”。他說,過去幾年兩國關係急劇惡化。他曾覺得在特朗普執政四年後,兩國關係可望觸底反彈,但其實現在美中關係仍在變壞。

博卡斯稱,現在美中關係處於真正的轉折點,雙方正越來越邁向類似冷戰的狀況,不是核冷戰,而是技術冷戰、文化冷戰,彼此隔絕,可能形成兩大陣營。“現在的趨勢非常令人擔憂”。

博卡斯希望,兩國領導人都能認識到,美中合作比不合作要好得多,並付出巨大努力扭轉當前令人煩惱的趨勢。他希望大家能當美中關係的樂觀主義者,不斷努力使事情變好,而不是努力使之更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美國前代理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對中評社表示,拜登所以確認會防衛台灣,是因為拜登當時被記者問到的語境是美國沒有出兵烏克蘭,對台灣會怎樣。這是拜登在反駁“美國沒有保護烏克蘭,所以也不會保護台灣”的說法,但他也暗示不會走到那一步,因為拜登還強調美國“同意”一中政策,並“簽署”了相關協議,只是覺得武力拿走台灣“不適當”。

    2022-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