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貴海:百年變局與中美俄關係

2022-04-26
 
AAA

 42.jpg

2022年4月22日晚,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EDP高層管理培訓中心舉辦了以“百年變局與中美俄關係”為主題的學術講座,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執行副院長關貴海受邀主講。關貴海基於全球戰略格局的角度,分析了中國、俄羅斯和美國這三個國家現在正在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及其對未來世界的發展,尤其是對中國“兩個一百年”的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的實現起著何種作用。

關貴海指出,現今俄美之間因為烏克蘭問題劍拔弩張,似乎俄美之間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其實這樣的看法存在著認知誤區。事實上,不管是2017年就職的美國前總統特朗普,還是2021年就職的美國現任總統拜登,在對俄關係方面,都在做著某種程度的改善和緩和,至少是降低緊張程度的努力。去年年底,俄羅斯總統和美國總統視頻會晤;去年6月在瑞士日內瓦,美國總統拜登在與包括北約和歐盟的成員國在內的歐洲國家進行了多邊會晤之後,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正式會晤。這些交流引起了全球熱烈的反響,甚至有人預判在特朗普時期沒有實現的“美國聯俄制華”的戰略設想將會落地。

關貴海表示,比起俄美兩國元首之間的各種熱絡互動,拜登就任總統以後,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互動有一點時間上的滯後。中美兩國的元首第一次以視頻的方式舉行雙邊會晤是在2021年的11月16日;第二次是烏克蘭危機爆發以後,中美兩國的元首於3月18日進行了視頻通話。儘管2021年1月以後,中美兩國出現了一系列導致緊張局勢的問題,比方說涉及到台灣、香港和新疆的問題。此外,在烏克蘭衝突背景下,美國對中國提出了“選邊站隊”的無理要求,而後兩國之間的博弈也愈發激烈。儘管中美之間的關係稍顯緊張,但是到目前為止兩國之間的競爭總體上是可控的,雙方並不希望走向正面的對抗和衝突。

關貴海分析,“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有一個潛在的含義,即中國處在歷史上發展最好的、在世界上影響力最突出的時期。相應的,中俄關係也處在歷史上最好的時期。“按照官方的表述,我們正處在‘東升西降’的歷史轉折時期,即以中國為代表的東方國家的經濟實力和對世界的影響力在不斷上升,而美國所代表的西方發達國家原有的絕對主導地位在出現某種程度的衰落。”相比之下,中俄兩國各自同美國的關係都處在一種非常艱難的狀態,尤其是在貿易、科技交流、金融和制度的對抗等各個層面。

關貴海總結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之中三個重要的元素。首先,具有決定意義的是中國共產黨的百年成就,沒有中國共產黨長期穩定的執政地位,中國的國際影響力不可能達到今天的地步。第二,中國是追求和平發展的社會主義國家,因此,中國也試圖在處理對美關係時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即新興的崛起國與原有的守成國之間必然要通過一場戰爭來決定誰強誰弱、誰主誰從。第三,一百年前的美國看中國的心態位移到了如今中國看美國的心態。一百年前的美國對列強欺壓之下的中國採取的是與其他國家不一樣的政策,而今天的中國對美國也採取了具有中國特色的方針和路線,因此可以說中國和美國看對方的心態與一百年前有某種意義上的換位。

從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來理解中美的關係,關貴海提出並解答了三個重要問題。第一,中國是不是在挑戰美國的全球霸權?“我認為沒有,中國沒有想在當今的世界秩序中取代美國的戰略設想,中國希望能夠和平崛起,與世界各國共享人類發展的繁榮成果。”第二,中國還能不能繼續走和平發展的道路?關貴海同樣給出了否定的回答,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從根本上來說並沒有改變,只能說實現和平與發展目標的難度在加大,是否還能夠堅持這一點取決於中國自身的立場和態度。第三,中國大力倡導和身體力行對全球治理擔負起職責,做“負責任的大國”,是否還要堅持這一點?“我們還是要盡自己的努力,盡可能讓世界不要偏離正常的和平發展的軌道。”

現在的世界在百年變局之下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格局,是美國仍然能夠單獨享受霸權,還是中美兩國已經形成了對立的兩極?關貴海認為,美國獨霸的情形是難以為繼的,但是中美把世界分成兩個對立陣營也沒有變成現實。俄羅斯有外交決策影響力的智庫人士們正在推動建立一種所謂的“不結盟運動2.0”的模式,建構出一個可以對中美兩國的國際行為形成制約的第三方的力量,以此讓世界格局更加可控和穩定。“在此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之中,世界未來會往哪兒走,會不會有不可控的情形的出現,沒有人敢做特別肯定的判斷。未來的世界會具有極其強烈的不確定性,只有這一點是確定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在新興領域,中美雖然呈現出持續競爭態勢,但此類矛盾並未顯性化。俄烏衝突長期化,將使越來越多的非傳統安全問題顯性化,這些安全問題都可能成為中美安全矛盾的重要內容。

    李岩  2022-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