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岩:俄烏衝突長期化對中美關係意味着甚麼?

2022-09-23
李岩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
 
AAA

 FdB-jS2WQAAqONe.jpg

作為加速百年變局的重大事件,俄烏衝突持續已經半年有餘,時至今日戰場形勢和外交博弈仍無緩和跡象。鑒於其對國際形勢的全方位衝擊和多領域的溢出效應,這場衝突的長期化對中美關係也將產生複雜影響。

這場衝突重塑了西方國家之間的關係態勢,意味着中美互動的大國關係背景發生重大變化。就目前形勢而言,俄烏衝突的最大影響在於其顯著加速了西方世界的新一輪整合,「西方」對決「非西方」的大國關係態勢自冷戰結束之後重新出現。美國在衝突爆發之後迅速將西方各國糾集起來,並逐步依託對俄羅斯的制裁、對烏克蘭的援助、對全球供應鏈的整固等舉措,形成了西方世界的「大團結」態勢。在此背景下,歐洲「戰略自主」明顯受到壓制,日本、韓國、印度等國均表現出借西方「大團結」來尋求更大國際影響力的傾向。

中美關係更加被國際社會置於「西方」與「非西方」對決的態勢之下審視。隨着西方國家的新一輪整合,美國趁勢依託「集團政治」加大了對中國的壓力。美歐對中國的戰略認知和威脅認知進一步趨同,美日印澳「四國機制」對華戰略全面協同化,因俄烏衝突而重新團結的西方大國表現出明顯的將中俄捆綁、一併加以遏制的戰略態勢。盟友體系歷來是美國用以對付對手的主要優勢,利用俄烏衝突的長期化,美國逐步在對華遏制中激活了盟友體系的優勢,未來也將謀求拆解中國的大國關係布局。

這場衝突全方位衝擊了國際安全環境,意味着中美博弈範圍和發生危機的領域可能增多。俄烏衝突發生於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背景之下,這意味傳統安全挑戰和非傳統安全威脅前所未有地同步發酵、同頻共振,影響全球安全形勢。這場衝突引發各國對於局部乃至全球性戰爭的更大憂懼,增加軍事投入、尋求安全結盟成為普遍趨勢。同時,隨着俄烏衝突長期化,能源資源安全、供應鏈安全、金融安全、核安全、網絡和太空等新興領域安全問題層出不窮,圍繞這些新興安全問題的國際治理赤字更加突顯。

shutterstock_1154816977.jpg

傳統安全挑戰和非傳統安全風險同時高發,可能刺激美國擴展施壓領域,加大中美固有的安全困境。過去,美國對中國的安全壓力主要表現為在亞太區域的軍事部署和安全同盟,中美之間的安全矛盾也主要表現在中國的周邊區域。在新興領域,中美雖然呈現出持續競爭態勢,但此類矛盾並未顯性化。俄烏衝突長期化,將使越來越多的非傳統安全問題顯性化,這些安全問題都可能成為中美安全矛盾的重要內容。例如,美國聯合西方國家將俄羅斯逐出SWIFT體系,扣押其海外資產,折射了中國在經濟金融安全、海外利益保護等領域面臨的潛在風險。西方國家基於意識形態重塑供應鏈安全體系,勢必加大中美之間圍繞關鍵能源資源的矛盾。

這場衝突在多大程度上改變國際力量對比,將對中美博弈的長期態勢產生重大影響。美國等西方國家顯然尋求利用衝突拖垮俄羅斯,徹底瓦解俄羅斯的大國地位。德國、日本等雖遭受經濟衝擊,但仍謀求借勢重新崛起。印度、土耳其、韓國等國則謀求多面逢源,進一步抬升國際地位。以馬斯克等為代表的國際資本巨頭、以眾多中小科技公司為代表的新興勢力積極介入衝突,展示力量,彰顯了非國家行為體對國際力量對比的重要影響。更重要的是,俄烏衝突長期化會否改變過去幾十年全球經濟的發展趨勢,現在仍是未知數。

過去幾年,中國面對美國的全方位壓力展現了巨大韌性,從根本上反映了中國國力的發展和國際力量對比的變化。俄烏衝突暴發以來,美國在自身面臨諸多發展難題的情形下,仍然炒作國際力量對比的新變數,試圖「唱衰」中國發展前景。而中國通過有效構建新發展格局,統籌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各領域,積極穩妥地應對全球形勢重大變化。在新的格局變動期保持定力、佔據主動、布局先機,將是中國應對美國所謂「長期博弈」的根本保障。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