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內外通關真的沒有矛盾?

2022-05-11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5-11 at 3.33.34 PM.jpeg

首先,標題是疑問句不是反問句,其實我也沒有答案,要看人如何來做出來。

李家超高票當選行政長官,在完善選舉制度之後,這屆特首獲得各方面全面支持,立法會、商界、傳媒,都一面倒支持。但支持愈大既是動力愈大,也是壓力愈大。李家超上場後,一是不能輸,也就是各項政策必須有所建樹,否則輸了不是他一個人的事,而是全社會都感失落,更會難以彰顯新選舉制度的優勢。因此李特首可謂只可勝不可敗。

李特首當選後也沒有蜜月期,因為千頭萬緒的事情等他處理,首要之務就是香港的內外通關事宜。李家超在選舉答問會上就說過,會首先處理通關問題,這裡的「通關」涵蓋內外。這是李家超上任後第一塊硬骨頭,也是香港重拾發展的前提,偏偏這個議題恐怕並非是香港有權說了算,如此才難處理,但又不得不處理。

之所以不得不處理,先看對內通關。香港經歷第五波疫情,進入了疫情新平衡,在抗疫上,就這樣了。短時間內要回復「動態清零」狀態是不切實際,也不符合成本效益。因為社會上大部分人都已經感染過,其中一些人會復陽,這些人檢測會陽性,但卻沒有症狀。加上感染過的人二次感染,生理上心理上都比第一次更好接受了。因此對香港的現實情況,要回復第五波之前的「動態清零」平衡,代價高且不見得能拯救多少人人命。

因此,對內現階段能不能通關?如何通關?那是擺在面前的問題。因為現實就是如此,再等下去意義不大。外圍疫情更是大部分地區都「與病毒共存」了,根本沒有在邁向「動態清零」。因此,通,如何通?不通,那就是一個答覆,然後再想其他辦法。

李家超說,接通內地及世界連繫無必然矛盾。這句話說來容易,但如何實現就考驗其智慧和能力了。除卻防疫,其他方面而言,接通內地及世界連繫,不僅不是矛盾,而且是相輔相成,香港的角色必須兩者兼得才有價值。但在防疫問題上,邏輯又不一樣了。抗疫這件事,有沒有中間路線呢?現在全世界是分為中國內地的堅壁清野和外面世界的「與病毒共存」兩種策略,兩者似乎沒有中間路線。如果香港要與世界接軌,跟其他地方一樣開關,那本地的染疫風險就會相對高,要香港人回內地可以免檢疫,那豈不是讓內地的「動態清零」破功?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因此,很多人都在挖空心思想各種辦法,例如每天快速檢測?在香港先隔離再北上?但無論如何,關鍵在於內地是否接受你這些做法。以內地現在的高壓「清零」狀態,似乎不可能在抗疫問題上造次。

應給「愛國者」更大自由度發揮香港優勢
今屆也是「愛國者治港」之後的新一屆立法會、政府齊齊上馬。有人說,既然是「愛國者治港」了,更必須先與內地通關,怎麼可能先與外地通關呢?那還是「愛國者」嗎?但你也可以反過來這麼說:「愛國者治港」已經有制度保障、法律保障,所有候選人都有資格審查委員會審查,而且新特首支持率超高,可謂眾志成城。不是應該給「愛國者」更大的自由度嗎?如果你選了「愛國者」出來,還要處處提防他,那如何彰顯制度優勢。因此如何做,純粹似乎你如何理解。

未來兩個月,相信世界愈來愈多地區會打開國門,香港是一個細小的地方,再閉關鎖港就會被快速放棄。希望李家超有超前思維,不用等到上任就可先探知內地底線,給予社會明確的通關心理預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