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警惕以抗疫之名破壞依法治國

2022-05-16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5-16 at 11.44.15 AM (1).jpeg

中國正全力遏制Omicron毒株引發的這波新冠疫情,容不得海內外對「清零政策」的批評之聲。最新數據和官方聲明似乎也表明,現已曙光初現,疫情正逐步受控。

目前,上海封城已進入第七個星期。官方5月12日自信地表示,新發病例幾乎全部來自封控區域,全市確診病例總數也呈持續下降之勢,這或預示着上海有望在6月恢復正常。

而在首都北京,多數新增確診病例也來自封控區和管控區。北京的柔性封控措施已實行了兩個星期。當局要求全市2200萬居民從13日起連續三天居家辦公或休息,並再接受三輪核酸檢測,以追蹤和切斷病毒傳播鏈。

如果病例數再繼續下降,中國很快就會宣布抗擊這波疫情的攻堅戰已取得階段性勝利。

然而,這種不惜一切代價控制疫情的做法是不可持續的,其影響也遠遠超出了對個人造成的困難和不便,或給經濟帶來的消極影響。這正是當下關注和討論的焦點。

A.jpg

無論是私下還是公開場合,已有憲法和法律專家表達了他們的擔憂,認為一些嚴控措施缺乏法律依據,有些措施更是超越了法律範圍,完全是越權之舉。他們警告說,這些措施或有助於實現疫情防控的短期目標,但長遠看會削弱對依法治國的信心,拖中國法治建設的後腿。

中國的法律專家公開表達其擔憂之心並不普遍,但這次已有多位專家大膽地站了出來,討論一些新冠「清零」措施對公民權利的影響。

針對上海警方及防疫官員強制把居民轉運到集中隔離點的做法,上海知名律師劉大力呼籲上海立法機關對此進行合法性審查。更令人氣憤的是,有些居民病毒檢測呈陰性,但仍被強制送去集中隔離,僅僅是因為其鄰居感染了。在致上海市人大常委會的公開信中,他呼籲審查這些防疫措施的合法性和適當性,並討論如何保障市民的民生權利不被侵犯。

222.jpeg

劉大力在信中指出,無論是《傳染病防治法》還是《突發事件應對法》,都沒有賦予官員把居民從家中強制轉運到隔離點的權力。他還舉例說,警方強制轉運居民時,甚至都沒有出示任何官方文書。他還呼籲稱,居住自由權和求醫問葯權必須得到尊重。

最近幾周網上流傳的視頻顯示,警察及其他官員威脅並強迫把居民轉運到集中隔離點。這不僅引發了眾怒,還令人懷疑這種行為的合法性。在其中一個視頻,一名官員威脅一對年輕夫婦,稱如果他們不遵守轉運命令,將對他們進行治安處罰,而處罰將會「影響你們三代人」,這對夫婦也毫不示弱地表示,「我們是最後一代,謝謝」。

在另外一封公開信中,華東政法大學憲法研究教授童之偉表示,用強制手段把居民送到方艙等隔離設施的做法是非法的,應立即停止。他說在撰寫這封信時,20多名法律學者同行曾提出過意見建議。

333.jpeg

童之偉還抨擊了強制要市民交出家門鑰匙,並進入市民家消殺,認為這無異等同於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的行為。

在新加坡,如果懷疑誰家有攜帶登革熱病毒的蚊子,衛生檢查員也會破門而入消殺。但前提是,衛生檢查人員需在多次到訪但無法進入後,並在送達司法通知後,才可破門進入。新加坡在這方面有具體的法律規定和保障措施。

自疫情爆發以來,大規模消殺行動一直是中國抗疫工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專家一直質疑大規模消殺的有效性,並警告稱這種做法或弊大於利。

但官員卻樂此不疲。過去兩年,在全國各大城市,用卡車噴灑消毒劑的畫面比比皆是。身着防護服的工作人員對大街、建築物和室內進行消毒的畫面,更是屢見不鮮。上海封城後,這樣的畫面才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童之偉還指出,在抗擊新冠疫情過程中,中國並未宣布進入緊急狀態。這意味着,上海官員或組織以緊急狀態為由實施封城等嚴控措施是沒有法律根據的。中國憲法規定,只有全國人大常委會或國務院才能宣布國家或地區進入緊急狀態。

據報道,上海疾控中心一官員11日表示,不接受這些批評,稱所有抗疫行政措施都是有法可依的,是依法依規實施的。

最新報道稱,在進入居民家中消殺之前,官方開始要求居民簽署同意書。但這來得有點兒晚,損害已無法彌補。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李稻葵提出的「保經濟就是保生命」,其實也代表了經濟學界的主流想法,即抗疫再成功,若經濟被拖垮,民生都無從談起,甚至可能影響大局穩定。

    楊丹旭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