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碩鳴:當權力真為民時 才能奏出美妙樂章

2022-05-16
紀碩鳴
資深媒體人
 
AAA

 shutterstock_2155169419.jpg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有一句廣為流傳的名言:權力是最好的春藥。 春藥,催情用品,令人亢奮。 把它演繹一下,有了權力,那怕是小小的一點點,都會讓人興奮、讓人肆無忌憚,都有可能被濫用。 只有當權力真為民所用,才能奏出美妙樂章。

上海抗疫歷經艱辛時刻,終於迎來曙光。16日開始,可以分階段推動復商復市,從3月到5月,跨出了這來之不易的一步。回頭看去,已經是越過了2022年的整個春天。而在這個春天裡,上海又經歷了多少個人間寒冬。

那些在抗疫期間被無情濫用的權力,無時無刻不在摧毀着三觀,摧毀着人的尊嚴甚至生命。

媒體報道,上海浦東北蔡南新六村因為消殺病毒,投放了大量消毒片,導致整個小區內散發消毒片味道。居民反映,大量的刺激性氣體迷漫空氣中,小區內老鼠亂穿、野貓上樹,有些居民身體不適,兒童還伴隨着嘔吐。報道稱,接到反映的鎮黨委政府高度重視,專門了解了有關情況,並要求即時作出處置。

消毒變成播毒,權力被濫用時真的可怕。看到視頻反映的情況確實嚴重,滿地是白色消毒藥片,用掃帚去掃時已經化了。居委的領導稱,本以為會下雨,可以沖走。不知是灑藥者,還是老天開了大玩笑,想不到灑了藥後,卻是陽光普照天。

shutterstock_2155169433.jpg

居民生活的小區投放有毒物品,卻可以不考慮會給居民帶來的生命影響,這又是誰給的權力?辯稱的即使馬上下雨,這麼大量的消毒藥投放就沒有影響了?就算可以沖入下水道,這些隨城市雨水管道排入江河,就不會有次生災害嗎?可以不考慮對人民生命的後患無窮,是無知?還是因為吃了權力的春藥,膽大包天!

任何時候,沒有對民眾的敬畏之心,沒有對權力的約束,有意無意,都會出現濫用權力的可怕。

把老百姓關進了房,權力卻到處遊走。一位孕婦,在網上購買了一些雞蛋,因為必須批量購買,下單量大個人吃不了,分一些給同樓的左鄰右舍。卻遭到志願者舉報,已經深夜1點了,掛着牌子的志願者半夜三更二次上門。一次要她寫下保證書,第二次來收繳所有雞蛋。

該孕婦多次強調,雞蛋是免費贈予大家的。但有鄰居們不想在物資匱乏的時候免費拿一個孕婦的雞蛋,給她轉了雞蛋錢,她又退回了。

志願者當即打電話請示,說是疾控辦的老張有話講,但又不願講姓名。大半夜,孕婦不願接電話,她感到委屈的哭訴,我動了你們的麵包了嗎?

困難時期,將多餘的雞蛋給鄰居,鄰居不願白拿,這都是人之常情的溫暖故事。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感人片刻。但在那些有了一點點小小權力的志願者,還有不願說出自己名字的疾控官員看來,卻成為大逆不道。

不願說官名,不能自己去購物,還不能送人。難道改革開放了40多年,又回到了機密、計劃的年代?

困難期,一個需要營養的孕婦,本來是需要社會和政府伸出援手來照顧的,現在卻受盡屈辱,所謂的保證書不就是當年的檢查書嗎?只是一個小區的鄰居,還沒有領導與被領導的關係,誰給你們權力,那一條法律法規允許你們可以如此放肆?


志願者應該就是義工

 

環境改變人,並總會影響着一個人的行為。在疫情這個惡劣環境下,反促使了鄰里和睦。左鄰右舍之間守望相助,有多餘的雞蛋分送給他人,鄰居也不想白拿。一個充滿社會正能量的中國故事,卻讓一個志願者毀了。

志願者,在公民社會被稱為義工,是指一種助人、及基於社會公益責任的參與行為。而這裡幾個志願者,扭曲了性質,變為有一點點小小權力而可以濫用的利益人。本該助人的「義工」,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變成濫用權力的壓迫者。

權力,在有權者看來是春藥,在受濫權欺凌者看來就是洪水猛獸。只能以哭訴和無奈的回應來表示抗拒。不過,春藥過量,總會傷腎。

拿破崙在法國大革命末期和法國大革命戰爭中達到權力巔峰。但他說,我熱愛權力。然而我對權力的熱愛就像一位藝術家那樣。如同一位想要奏出美妙樂章的音樂家熱愛他的小提琴那般。

每一個人都會有權力的時刻,只有當一個人真能做到為民,權力的小提琴才能奏出美妙音樂。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碩鳴灼見》

延伸閱讀
  • 以上海的經濟體量,解封後的短期反彈在預料之中。但要回到人們熟悉的上海,這座城市還得花更多時間重建民眾對政府的信任、恢復開放包容的形象、找回投資者的信心。

    陳婧  2022-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