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澤遠:中國何時走出疫情困局?

2022-05-16
 
AAA

A.jpg

北京海淀區一家大型綜合購物商場顧客稀少。一名負責監督掃碼的保安對我說,商場一天才進來幾百人,還不到平時的一成。

由於五一後北京市禁止堂食,商場五樓的餐飲區一片蕭索,只偶然看見少數廚師和服務員在本家餐廳大堂中閑坐。一名廚師介紹,現在餐館只能做外賣,一天也賣不出幾份。來上班的廚師和服務員還能拿保底薪水,其他同事只在家待着,沒有收入。

「現在就是熬吧,希望能熬到堂食解封」,這名廚師滿臉無奈。他隨即反問我說:「你說什麼時候能解封?」

我答不上來,只能苦笑搖頭。

按照北京市官方說法,當前北京疫情正處於膠着狀態,零星散發病例與聚集性疫情交織,病毒傳播鏈條仍未完全阻斷。官方的對策是:疫情防控再提速、再加快,全面壓實「四方責任」,以更堅決、更果斷措施,堅決阻斷疫情傳播和病例外溢,全力打好疫情殲滅戰。

5月14日北京官方通報,北京新增一起韻達快遞長陽分部相關聚集性疫情,累計報告感染者16例。長陽所在的房山區13日連夜發佈公告,對20餘萬件貨物來源進行追溯倒查,並將1個村、4個社區劃為封控區;24個村、68個社區劃為管控區。封控區實行不出不進、足不出戶,「上午核酸、下午抗原」的篩查模式;管控區全面開展敲門行動,確保核酸檢測一人不漏、一天不落。

同時,房山區嚴格執行居家辦公,公交、地鐵、網約車全部停運;全區所有卡口、路口、村口進一步嚴格進出管理,確保不漏一人、不漏一車。

一起疫情立即導致全區經濟社會活動癱瘓,可謂號令一出,雷厲風行,再次展示了官方強大的社會管控能力。至於如此嚴控將讓多少人付出多大代價,那是顧不上了。君不見,作為經濟中心的大上海也說封就封,北京經濟龍頭朝陽區至今仍處於半封狀態。

官方嚴控疫情是為了保護人民身體健康,這沒有錯。過去兩年多來,中國防控疫情取得很大成效,這也是事實。問題是,奧密克戎變異株的傳播速度更快、隱匿傳播性更強,防控難度極大。以前封城、封區措施能很快遏制病毒蔓延,但在奧密克戎面前,效果越來越不明顯。

4月下旬以來,北京疫情防控不斷加碼,但每天都有幾十個新增確診病例或無癥狀感染者。上海此前的精準防控措施更是一敗塗地,封城已超過一個半月,每天仍有上百確診病例和上千無癥狀感染者。這種新情況不僅侵蝕了封城封區的效果,也嚴重挫傷民眾對疫情防控的信心。

飽受封城之苦的上海昨天終於有了一個好消息,該市副市長陳通宣布,上海將從16日起,按照「有序放開、有限流動、有效管控、分類管理」原則,分階段推進復商復市。

但很多人擔心的是,以奧密克戎的傳播特性,上海的復商復市會不會隨時被打斷?上海會不會陷入封城與解封之間的拉鋸戰?這種拉鋸戰又會不會蔓延到全國更多地方?

與此同時,疫情給中國經濟帶來的損失已開始顯現,出口和消費都現疲態。中國出口總額去年增長近30%,今年1月、2月份約是16%的增長,3月份增長15%,4月份只有3.9%。其中,汽車、船舶、機械設備、手機出口增速回落幅度超過了20個百分點。

清華大學教授李稻葵在2022清華五道口首席經濟學家論壇上表示,疫情導致很多消費下降,不僅是因為網購阻滯,還因為很多百姓收入下降;收入下降之後消費下降,這種消費下降有歷史的慣性。「我們做了個數據研究發現,今天消費下降1%,未來七八年都會下降,會有心理的陰影。」

除了經濟和民生,疫情對中國參與國際活動的影響也越來越大。繼宣布推遲原定今年舉行的杭州亞運會、成都大運會之後,中國前天又宣布放棄舉辦明年6月的亞洲杯足球賽。顯然,在今年2月成功舉辦北京冬奧會後,中國今後一個時期將不會舉辦大型國際活動。

中國放棄舉辦亞洲杯讓很多人心裡「咯噔」一下,因為此舉不僅意味着中國廣大球迷無法在主場看球,更讓人聯想到明年6月中國仍可能無法擺脫疫情影響。用網民的話說,這種感覺「叫人抓狂」。

官方頂着巨大經濟社會壓力堅持嚴防嚴控,固然展現了勇氣和魄力,但嚴防嚴控代價巨大,總有難以為繼的一天。如何擺脫疫情困局,讓經濟社會早日重返正常軌道,顯然是中國目前以及今後一個時期的最大挑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
  • 李稻葵提出的「保經濟就是保生命」,其實也代表了經濟學界的主流想法,即抗疫再成功,若經濟被拖垮,民生都無從談起,甚至可能影響大局穩定。

    楊丹旭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