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丹旭:「離浦」還是離譜?

2022-05-16
 
AAA

 B.jpg


「一場漫長的上海逃跑計劃,中斷在浦東機場」。

這是微信公眾號「BIE別的」發表一則長文的標題。上海封城後,許多人想盡辦法離開,浦東機場是離滬的一個出口,但機場屋檐下儘是「逃跑者」的辛酸和無奈。

化名「Mikey」的17歲學生,不久前收到北京電影學院的藝考過關通知,急着要趕回老家參加文化課高考。他搭警車趕到浦東機場,不料陷入「買票、退票」的循環。機票被取消20多次,進退兩難的他在機場住了下來。

這些日子,Mikey經歷了各種怪事:他踏出機場幾秒鐘取外賣,折返時卻被保安攔住,要求他出示48小時核酸檢測陰性證明;他也遇上其他滯留機場的「逃跑者」偷溜進已經關閉的特產店偷食物;還在機場親眼看到有人包機離開,甚至撞上旅客登機時「拖貓帶狗」。

另一名「逃跑者」是一位到上海支援方艙建設的大叔。今年3月,他從老家山東到上海建方艙,工作一個月後因為家中父親身體不好趕着返鄉,卻滯留在浦東機場。這名大叔從寶山區到浦東機場,一路上換了好幾種交通模式——徒步、電瓶車、共享單車,在區與區的交界處,他還爬過鐵絲網、躲過值守的警察。

還有一名「逃跑者」是來自山西的打工人。疫情暴發後他在上海的「城中村」搶不到菜、揭不開鍋,想辦法逃出社區後,扛着幾十斤重的行李,走了20多公里路才到浦東機場,結果被困在了機場。

這些在浦東機場「流浪」的人席地而睡,靠着機場唯一售賣的泡麵充飢;他們抱團取暖,一起搶票、相互分享離滬攻略,盼望早日離開上海。他們的故事讓人五味雜陳,猶如一部現實版的電影《幸福終點站》,只是少了點浪漫邂逅,多了點黑色幽默。

那位叫Mikey的少年說,因為沒戴口罩,被工作人員抓了個現行;在機場沒有人管你有沒有飯吃、有沒有水喝、有沒有地方睡,「沒人管你是死是活,但是你不戴口罩,就一定會有人管你」。

這些故事裡頭有沒有虛構的情節,我們不得而知。不過,從中國網民在評論區的留言看,有過類似經歷的人不在少數。

誰能想到,中國最發達、最文明的城市上海,會因為一場疫情發生這些離譜的事情。有網民建議,把這些困在浦東機場的「逃跑者」故事拍成電影,片名都想好了,就叫《離浦》。

在全面封城近六個星期後,上海的疫情形勢正逐漸明朗。上周末以來,當地每日新增感染者降至4000人以下,前天進一步下降到3000人左右。可民間情緒卻沒有因此而明顯好轉,防疫措施引發的民憤,近期甚至出現了新的一波高潮。

過去幾天,「一人陽性、全樓隔離」的株連式防疫措施,強制要求居民交出鑰匙進行「入戶消殺」的防控辦法,以及防疫人員「說你是(陽性)你就是」的強硬態度,在民間引發強烈反彈。許多人不禁問:為何上海疫情趨緩,防疫卻越來越嚴?

答案可能就在(5日)召開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這場決策層會議,對中國「清零還是共存」的爭議再次定調。會議沒有提出防疫和經濟兩者兼顧的要求,而是把疫情防控放在了壓倒性重要位置。會議要求,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堅決同一切歪曲、懷疑、否定中國防疫方針政策的言行作鬥爭;會議還強調,「打贏大上海保衛戰」。

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隨後召開動員大會,立下「排除萬難、衝鋒攻堅,奮力奪取大上海保衛戰的勝利」的軍令狀。軍令如山,當地各級黨委、政府也相繼表態,在一份網傳的發言稿中,浦東區委書記朱芝松誓言「即使粉身碎骨,也一定要完成任務」。

高層是否對上海「清零」設了期限,外界不得而知;但在政治高壓下,上海儼然開啟了一場「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戰役。從這幾天上海防疫的動作看,層層傳達下來的防疫任務在基層被嚴苛執行,甚至不斷發生防疫借口下濫用權力的情況,這在很多人看來,突破了法治和常識的底線。由此引發的民怨、民憤和衝突,與封城一個多月後遲遲看不到盡頭的焦慮和絕望一起發酵,實際效果反而是進一步動搖人們對中國所堅持的「動態清零」政策的信心。

上海早日戰勝疫情,讓城市恢復蓬勃生機,相信是所有人的期望。不過,如果為了打贏這場戰役,只講政治,沒有科學、法治、常識和應有的溫度,上海抗疫可能只剩下魔幻和離譜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
  • 李稻葵提出的「保經濟就是保生命」,其實也代表了經濟學界的主流想法,即抗疫再成功,若經濟被拖垮,民生都無從談起,甚至可能影響大局穩定。

    楊丹旭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