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俊恩:俄烏戰爭未料攻守勢異 芬蘭瑞典無懼邁步北約

2022-05-19
潘俊恩
城市智庫成員、立法會議員助理、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社會科學碩士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5-19 at 4.56.20 PM.jpeg

日前網傳中國大陸女童以漢末曹操席捲荊州威脅江東孫權,發動赤壁之戰,片面說明俄羅斯進軍烏克蘭的「自衛」性質,錯誤類比俄烏戰爭局勢,卻贏得一眾讀者吹捧,令人啼笑皆非。誠然,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東擴是導致俄烏戰爭原因之一,但俄羅斯「積極影響」周邊國家亦如是,兩者同時存在,而非互相排斥。承接<俄烏戰爭正酣,中國處境尷尬>一文,俄羅斯借進軍烏克蘭,警告周邊國家不要加入北約,作戰卻未有顯著優勢,芬蘭和瑞典從懼俄轉變成蔑俄,申請加入北約,歐洲局勢將持續動盪。

俄軍陷烏寸步泥濘

俄軍在烏克蘭的作戰曠日持久,進退維艱。俄羅斯進軍烏克蘭已約3個月,開首氣勢如虹,於烏克蘭之北、東、南兵分三路,揚言兵貴神速控制基輔,而今漸見疲態:自北路南下遭烏軍的伏擊戰術拖延包圍基輔的部署,若干城鎮數度易手;舉兵西進陷入哈爾科夫的泥濘;由南邊北上雖然於馬里烏波爾慘勝,但仍於別爾江斯克和赫爾松膠着。隨着俄軍推進烏克蘭腹地,增援能力備受考驗,頓巴斯地區亦陷入停滯,而烏軍的反擊愈演激烈,其中反攻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推進至距離俄羅斯邊境數公里的範圍。雖然北約沒有直接參與烏克蘭對抗俄羅斯的軍事行動,但組織內國家向其提供鉅額軍費和軍備,由北約負責運輸。北約陳兵成員國與烏克蘭接壤的邊境待命,以及武裝烏克蘭,使之與俄羅斯作戰由劣勢漸至平分秋色,偶爾甚或稍佔上風,雙方陷入拉鋸戰。烏克蘭頑強拖延俄軍速戰速決的戰略,使之深陷泥濘,戰爭或持續數年。

shutterstock_2150482253.jpg

芬蘭瑞典蔑俄易幟

芬蘭和瑞典作為北歐的中立國家,長年採取「平衡外交」和「軍事不結盟」的立場,避免刺激北約和俄羅斯。芬蘭西部毗鄰瑞典,東部與俄羅斯的接壤邊界長達1324公里,是名副其實的「臥榻之側」。芬蘭於12世紀一直被瑞典統治,直至1808年被俄羅斯帝國吞併,被分裂為芬蘭大公國,於1917年因民族主義奮起獨立,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二戰)力抗蘇聯入侵,其後簽定和平條款確立「中立」地位,以及不得加入西方陣營的組織;瑞典東部毗鄰芬蘭,西部接壤挪威。瑞典本為北歐強國,於1808年被俄羅斯帝國擊敗,歷史因素加上國勢衰落的政治因素,故自行選擇中立的立場,但於1990年代加入歐洲聯盟後和北約的「和平夥伴關係」(Partnership for Peace)計劃,鞏固與西方的結盟。兩國大體堅守中立且不結盟的路線,在一定程度源於歷史和政治上受制於俄羅斯的陰霾。

俄烏戰爭正酣,芬蘭和瑞典的確存有懼俄之心,各界傾向加入北約。現實主義國際關係理論(Theory of Realism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指出國際體系存在高度穩定的無政府性(Anarchy),即戰爭與衝突頻繁。俄羅斯回應北約東擴,進軍烏克蘭旨在敲山震虎,警告周邊國家加入北約的嚴重性,此舉反而加深芬蘭和瑞典對俄羅斯的恐懼。兩國政界和民間均傾向支持北約,根據《衛報》(The Guardian)引用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有68%芬蘭公民支持加入北約,是俄烏戰爭爆發前的2倍多,僅有12%反對;而根據《政客》(Politico)引述資料稱,有48%瑞典公民支持加入北約,有25%反對。芬蘭和瑞典期望申請加入北約,正是對俄羅斯強烈不信任的表現。

但實際上,俄軍陷入烏克蘭的泥濘,芬蘭和瑞典的蔑俄之心才是加入北約的主因。芬蘭和瑞典同於2022年5月18日宣佈申請加入北約,相距不足數小時,當中必有端倪。早在2022年3月上旬,芬蘭總統紹利.尼尼斯托出訪美國,首度表示認真考慮北約,而且於俄烏戰爭前向美國採購64架價值94億美元的F35戰機;同一時期,瑞典總理埃娃.瑪格達萊娜.安德松宣稱在推動2022年9月議會大選前,就加入北約進行全國辯論,並且積極對外出售鷹獅戰鬥機和哥特蘭級絕氣推進柴油潛艇。兩國宣稱是「中立國」,但早有意圖加入北約,親近北約,同時保持中立,避免開罪俄羅斯。然而,俄軍在烏克蘭進退維艱,攻取頓巴斯表現相當吃力,費盡47天才「解放」馬里烏波爾,而且烏克蘭一度反攻哈爾科夫,推進至靠近俄羅斯邊境。芬蘭和瑞典一直觀望國際局勢,推測俄軍若要深入烏克蘭腹地,包圍首都基輔,勢必陷入難以脫身的困境,而且無力在北歐或高加索地區開闢第二戰場。「大國有征伐之兵,小國有備禦之固」,芬蘭和瑞典目睹俄羅斯的疲態,調整自身的防衛政策,毅然加入北約。即使俄羅斯曾表示於與芬蘭接壤的邊境部署核武器,也無法恫嚇兩國,芬蘭歐洲聯盟外交事務委員會部長圖普賴寧更表示「絕對沒有恐慌」,並已準備應對的舉措,以裝備精良成為北約的資源,歷史上也曾於二戰的冬季戰爭給予蘇聯迎頭痛擊。芬蘭和瑞典申請加入北約,並非期望獲得「絕對安全」,反而因為輕蔑俄羅斯,無懼其制肘。

shutterstock_2119222718.jpg

北約喜見戰略合圍

北約「歡迎」芬蘭和瑞典的加入申請,對俄羅斯形成戰略合圍。北約稱俄羅斯是「幾十年來歐洲和大西洋面臨的最嚴峻的威脅」,並於東部加強部署軍隊,成員國亦增加國防開支計劃。隨着芬蘭和瑞典將成為北約的一員,北約可根據《北大西洋公約》第五條的「集體自衛權利」,有責任保衛成員國免受戰火的波及,其亦於俄烏戰爭陳兵烏克蘭的鄰國斯洛伐克,意味北約理論上可以於芬蘭境內部署軍隊,而兩國的軍事力量較波羅的海國家強大,成為北約的一部份後,可於與俄羅斯接壤長達1324公里的邊境對峙。此後,北歐五國的芬蘭、瑞典、挪威、丹麥和冰島將悉數加入北約,聯同波羅的海三國的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加強軍事合作,填補北約在北歐的戰略缺口。北約能擴展至更敏感的波羅的海,使之儼如「北約內海」,進逼俄羅斯和挑戰其海權,勢必對謀求絕對安全的俄羅斯帶來更大的安全困境。俄羅斯將重新加強海軍的部署,包括擴建波羅的海艦隊和北方艦隊,帶來更沉重的經濟和軍事負擔。北約於俄羅斯西部逐漸伸展至北聚攏,聯同往南靠攏的土耳其,欲對俄羅斯形成合圍之勢。

俄羅斯借進軍烏克蘭敲山震虎,卻陷入泥濘,芬蘭和瑞典由懼俄的「中立國」,搖身一變成為蔑俄的北約准成員國。俄羅斯始料未及,俄烏戰爭無疑浪費軍力,因為無法達到震懾東歐加入北約的效果,反而自曝其短,適得其反。「故大國以下小國,則取小國;小國以下大國,則取大國。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大國不過欲兼畜人,小國不過欲入事人。夫兩者各得所欲,大者宜為下」,中國有大國之「謙下」,俄羅斯卻反道而行,且無法取得絕對優勢,歐洲拼圖將重新拼湊。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2023年拜登政府在外交上會繼續奉行兩線「作戰」方針。
    兩線「作戰」重點在歐洲,因為烏克蘭局勢更危急,它關係到歐洲大陸的戰略格局。在對華關係方面,拜登政府的兩面性會更加突出,一邊要對話,一邊搞遏制;一邊談合作,一邊捅刀子。

    吳心伯  2023-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