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香港人才或現空巢化 切勿渾然不知

2022-05-20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3-11 at 10.55.35.jpeg

近期以來,關於香港人才外流的問題,社會輿論憂心忡忡。香港總商會、外資企業、各個獵頭公司紛紛指出香港正在遭遇自1990年代初以來最大規模高學歷人才外流的問題,甚至斷言,香港在未來5年內將失去其吸引力。中評智庫大數據中心日前經過數據分析指出,這樣的言論不一定屬實,但是香港目前人才外流的問題確實比較嚴重,而且從長遠來看,香港出現了“人才空巢化”的跡象。我們認為,香港特區新一屆政府必須高度重視“人才空巢化”,並盡最大努力來積極應對。

首先,香港人才“空巢化”不僅僅是人才外流問題。

在疫情影響下,香港人才外流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已經是不爭的事實。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日前在抗疫記者會上也實事求是承認這一現狀。但是中評智庫最先提出的香港“人才空巢化”這個問題,就不僅僅是外流這個單一問題。“人才空巢化”涉及人才的培養、使用、留住等等方面,當前最突出表現在三大方面:第一,香港本地專業人才外流趨勢加劇;第二,內地在港人才因政策歧視難於紮根香港;第三,在國際人才大競爭的潮流中香港缺乏更加包容、更具魅力的吸引政策。

這就導致了香港出現了這樣一個怪圈:香港的大學在國際上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可以大量培養人才,但香港社會卻留不住自己培養的人才。更加嚴重的是,香港本地青年學生大多數在讀完本科之後就中止了繼續教育,選讀研究生者少之又少,在香港生存不需要高學歷幾乎成為了社會共識。再加上原有人才老化與退化,新科技新產業的人才卻空白化。諸如此類,香港就會逐漸變成一個人才“空巢”,其負面作用不僅會停留在經濟層面,還會影響到整個城市的活力。因此,在面對人才外流加劇的問題時,如何從根本上防止發生“人才空巢化”,才是重中之重,新一屆政府務須高度關切並擬出具體辦法積極應對。

第二,香港政府對在港內地人才存在政策性歧視,切勿渾然不知。

我們發現,目前香港不斷在爭取內地人才來港工作,但是對內地人才卻存在非常嚴重的歧視政策,這又是一大悖論。內地來港人才最終取得居留權的比例非常低,當中一定有政策歧視的問題。具體來講,內地人才最感無奈的是,無論在香港工作了多久,只要不拿永久居民證件,他們在香港購房定居就需付出額外15%的買家印花稅;又如,在疫情期間香港政府對全民發補助津貼,但是對這類內地人才則置之不理,毫無表示,儘管這些內地人才早已經是納稅大戶,是香港各行各業的中堅;內地人才因為有內地教育背景,在香港就成為非我族類,難於加入香港公務員體系;內地的高等教育學歷在香港不僅沒有得到尊重與認同,還遭受不當歧視,如此等等,都與政府政策中存在的歧視性有直接關係。

事實上,這些高學歷、高技術能力的內地人才是推動香港社會發展的生力軍,但因為政策的歧視,令他們自稱為“港漂”,總覺得自己在香港依然是個漂浮著的個體,對香港存在無法消除的疏離感乃至反感,久而久之也逐漸失去了在此紮根的想法。我們以為,不管是哪裡來港的人才,都應該是“唯能力論”,但是內地人才佔最大的比例,不可忽視。消除政策歧視,最大程度發揮內地人才的作用,是新一屆香港特區政府無可推卸的重要責任,必須審視修正相關歧視政策。

第三,港府應推出更具吸引力的政策應對激烈的人才國際競爭。

在這個人才競爭激烈的時代,世界各國為了自身發展都在想盡辦法吸引人才。但縱觀目前香港的人才政策,除了低稅率制的吸引力比較特別之外,並沒有更多的方式與方法來應對其它國家和地區的激烈競爭。但以香港人最熱衷的移民目的地英國為例,最近英國政府就宣佈將對目前的簽證制度進行改革,並計劃推出三款全新的移民簽證,分別是面向快速增長企業的企業擴增簽證、面向名校畢業生的高潛力人才簽證、升級版創新者簽證,雄心勃勃要把英國打造成對全球高技能人才和企業家最有吸引力的國家。可見,在這個全球人才爭奪戰的時代,香港不應該繼續孤芳自賞,而是應該大膽創新,採用更具有吸引力的相關政策吸引國際人才。

事實上,國家“十四五”規劃中提及香港的部分,不管是“一如既往推進香港的四個傳統中心持續發展”還是“提升、建設和發展四個新興中心”都需要有大量的人才投入。候任行政長官李家超日前也在媒體答問會上表示,香港有多個優勢,與全世界接軌,而且是一個多元社會,機遇無限。因此,我們希望,香港能盡力展示自己擁有的優勢和機遇,廣納賢才,善待人才,不拘一格降人才,力防“人才空巢化”,讓新時代的人才推動香港走入新時代。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