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國柱:拜登政府針對中國建立四個聯盟模塊

2022-05-23
 
AAA

 46.jpg

浙江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劉國柱5月21日在題為“拜登政府應對大國競爭的聯盟戰略”的線上講座中表示,拜登政府的國安團隊判斷,美國與中國在地緣戰略和安全領域的競爭主要集中在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區,美國擔心中國最終將取代美國在印太地區的主導地位。同時拜登政府很清楚,印太地區的局勢遠遠沒有冷戰時期的歐洲那樣緊張,中國也沒有意願建立以意識形態為核心敵對集團。因此拜登政府在印太地區的地緣戰略與安全聯盟主要功能是“邁向可持續威懾”——塑造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國際環境。

劉國柱表示,面對新時代中美競爭的新格局,拜登政府試圖更新美國的聯盟戰略,以適應時代的變化。在難以再通過傳統的聯盟體系遏制中國的情況下,拜登政府以問題和領域為導向,針對中國分別組織了地緣戰略與安全、科技、經濟和意識形態四個聯盟模塊,新的聯盟體系呈現出多層次、復合型、模塊化的特征。美國的聯盟體系體現的是海洋國家對潛在陸權競爭對手的預防性遏制。

劉國柱說,首先,今天的美國面臨的是比以往更加復雜的全球性問題:流行病和其他生物風險、不斷升級的氣候危機、網絡和數字威脅等。在拜登政府看來,自由國家在這些領域正面臨嚴峻挑戰,威權國家正“侵蝕現有國際規則,並促進專制治理的替代模式。”其次,世界各地的權利分配正在發生變化,造成了新的威脅。特別是正在崛起的中國變得越來越自信。第三,世界正在進行第四次科技革命。

劉國柱指出,拜登政府的國安團隊判斷,美國與中國在地緣戰略和安全領域的競爭主要集中在印度洋和太平洋地區。這一地區有四個潛在的熱點:朝鮮半島、東海、台灣海峽、南海。中美在這四個熱點問題上對立甚至對抗,美國擔心中國最終將取代美國在印太地區的主導地位。

“美國傳統的盟友體系,如北約,距離中國太遠;亞太地區的盟友包括菲律賓、泰國、新加坡等對於參加與中國對抗行動並不感興趣,這些國家越來越多的寄希望於中國的繁榮和安全。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只能重新建構地緣戰略與安全聯盟。”

劉國柱說,拜登政府也很清楚,印太地區的局勢遠遠沒有冷戰時期的歐洲那樣緊張,中美之間也不存在冷戰時期美蘇之間那樣的核軍備競賽和對峙,中國周圍的國家也沒有冷戰時期西歐那種緊迫感和不安全感。中國也沒有意願建立以意識形態為核心敵對集團。所以拜登政府在印太地區的地緣戰略與安全聯盟主要功能是“邁向可持續威懾”——塑造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國際環境。

劉國柱表示,美國構建的新安全聯盟第一個就是美日印澳四國安全框架,這個框架最大的變數在於印度。2021年9月15日,美英澳三邊防務夥伴關係正式成立。

另外,美國還在國際上構建科技聯盟,主要是協調美國與盟友之間在科技領域的發展以及對中國的遏制。劉國柱說,拜登政府科技聯盟戰略的核心內涵是,第一,引領國際技術標準與規範;第二,確保關鍵技術產品的供應鏈安全;第三,確保美國及其盟友在新興技術領域的領先地位;第四,促進聯盟成員在技術轉讓、投資篩選、市場准入領域的協調;第五,加強出口管制。

“在美國戰略界的認知中,中美大國競爭同樣也是意識形態的競爭。”劉國柱表示,意識形態也是美國聚攏盟友的手段,比如美國炒作新疆問題,導致中歐關係變得緊張,將盟友綁在自己的戰車上。中歐投資協定被無限期推遲。

劉國柱也指出,經濟聯盟可能是拜登政府構建聯盟體系最大的短板,因為對於美國大多數盟友來說,中國是比美國更重要的貿易夥伴。

在問答環節,有觀眾提問,台灣在半導體領域優勢明顯,這是否會加劇台灣問題升溫?劉國柱說,美國國務院官網不久前更改了美國與台灣關係的表述。在當前形勢下,美台關係還會升溫,可能還會加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美國前代理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對中評社表示,拜登所以確認會防衛台灣,是因為拜登當時被記者問到的語境是美國沒有出兵烏克蘭,對台灣會怎樣。這是拜登在反駁“美國沒有保護烏克蘭,所以也不會保護台灣”的說法,但他也暗示不會走到那一步,因為拜登還強調美國“同意”一中政策,並“簽署”了相關協議,只是覺得武力拿走台灣“不適當”。

    2022-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