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碩鳴:保證「一國」善用「兩制」 香港持久繁榮穏定之道

2022-05-24
紀碩鳴
資深媒體人
 
AAA

 78.jpg


一場新冠疫情的攻防戰,閱盡香港「一國兩制」成敗的內在邏輯。香港主權回歸,一國成為香港兩制優勢的保障,但只有善用兩制優勢,香港才有未來。 起碼主權回歸50年內是這樣。

香港回歸25周年之際,北京舉辦了一國兩制 香港實踐二十五周年:成就、經驗與展望的學術研討會,會上, 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王靈桂表示,開展「一國兩制」香港實踐應以「培育新優勢、發展新作用、實現新發展、作出新貢獻」為標準,敢於針對「一國兩制」實踐中出現的新問題、變化及挑戰,打破舊思維,提出建議。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王振民也在會上指出,過去兩年多來,主要解決了香港安全問題,下一步要在鞏固安全前提下重點解決香港發展問題。

不同時期應賦予發展新內容,但香港始終要回到繁榮穩定,為發展作貢獻;香港的優勢,始終還是「一國兩制」,這起碼是50年不變的核心價值。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踐行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在確保「一國」原則性、嚴肅性下,堅持「兩制」靈活性、可操作性,「一國兩制」才有機會相得益彰,行穩走遠。

香港第五波新冠疫情來的迅速並擴散惡化,香港控疫曾經在3月頭上進入迷茫中。中央政府對香港控疫給予全力支持,以香港抗疫的靈活性,讓香港疫情慢慢減潮。容許香港政府利用制度上的差異性,為香港及內地提供更為自由的服務,是香港體現靈活性的表現。也是香港可以「培育新優勢、發展新作用、實現新發展、作出新貢獻」的基礎。

香港回歸,享盡一國的優惠,但善用兩制遠不夠。如今,香港需要更多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在大灣區,香港提供貢獻的不在「一國」。廣東地區大家都是「一國」。 在強化一國下,香港只有充分把握兩制,靈活運用兩制優勢,才有競爭力。

常理所見,處於中西交匯處的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是既有國家支撐,又有兩制靈活性的體制。按理更享有來自國家的支持和實行兩制的雙重優勢。應該可以比任何國家和地區,比任何時候都做得更好。

對香港來說,「一國」是基石,但這在目前中國34個省級行政區,包括23個省、5個自治區、4個直轄市、2個特別行政區都一樣。大家都有一國優勢。所不同的是,香港實行不同制度,有其靈活性。這才是香港面對內地任何城市的獨特優勢。

記得2016年,香港海關扣下了在台灣參加訓練後,要運回國轉港停靠香港的9輛新加坡軍車。 新加坡是一個人口稠密的小島國,一直被迫要赴海外進行大規模的軍事訓練和演習。台灣是它一個重要的軍事訓練的演練地。

背後的故事是,這9輛新加坡軍車以船運從高雄出發,經廈門再轉道香港,沒在廈門被扣,卻在香港落難。香港成中國外交的擋箭牌,完全是仰賴了「一國兩制」的設計。

當時,有消息稱,北京得到相關情報後,沒在廈門海關扣下新加坡的軍車,而由它續航到香港,交由香港海關扣查處理。 這是北京妙用了「一國兩制」,這樣做的好處是,以香港的相關法律依據處理,讓北京抽離了與新加坡國與國之間直接對峙的外交糾紛,但北京依然掌控着外交處理的主動權。

新加坡與台灣的軍事訓練計劃由來已久,中國知道。 只是那時中國與新加坡之間的關係日益緊張。 在南海爭議中,新加坡不支持中國,還不斷責難;新加坡積極推動與美國結盟針對中國的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這讓北京很惱火。 而北京有進一步孤立台灣蔡英文政府的願望,新加坡還與台灣在軍事上摟摟抱抱,敲打一下新加坡就顯得有必要。 相信新加坡對此番軍車遭扣押的背後原因也心知肚明,但事情發生在香港,只能配合香港調查,根本無法也沒有能力發作。

曾經香港「兩制」的獨特性,其靈活特點,可以在處理新加坡的軍車事件中,一招妙計,緩解了可能的外交糾紛,卻也達到了敲打的目的。轟動世界的前美國中央情報局(CIA)職員,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外包技術員斯諾登掀開美國稜鏡計劃監聽風暴事件,也發生在香港。中央來人作了嚴判,沒有答應斯諾登滯留香港的要求,更沒讓他去內地,最終斯諾登去了俄羅斯,沒有給國家帶來麻煩。

近25年來,香港其實沒有好好善用「一國兩制」給予的優勢和自由環境。在抗疫上是也是這樣,香港正失去的國際環境,失去的自由空間都是這個問題。

作為國際都市,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有比內地城市更多的靈活性。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國際航運、國際貿易中心,香港需要更多的考慮,在中央全面管治權下,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如何發揮兩制優勢。 香港的高度自治依然,發揮不同制度優勢,香港才會有更好的未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碩鳴灼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