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一鳴:你故意說錯,我叫你聽首歌

2022-05-28
郭一鳴
資深傳媒人
 
AAA

 5.jpg

圖:《上甘嶺》電影海報。\資料圖片

「朋友來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有獵槍」,這是一首膾炙人口的中國老歌的歌詞,歌名叫做《我的祖國》,是上世紀五十年代抗美援朝電影《上甘嶺》的插曲,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日前用這段歌詞,回敬拜登關於台灣問題的挑釁性言論。

拜登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本周一(五月二十三日)在東京舉行聯合記者會,有記者問:「出於顯而易見的原因,你不想在軍事上捲入烏克蘭衝突。如果真到了那一步,你願意為保護台灣而介入軍事行動嗎?」拜登回答「是的」,記者再追問「你願意?」拜登說:「這是我們給過的承諾。」這一問一答來自《紐約時報》的報道,台灣民進黨當局立即對拜登上述言論表示「歡迎和感謝」,但路透社隨即引述白宮官員強調:「美國對台政策沒有改變,拜登總統重申了『一中政策』以及我們對台海和平的承諾,美國會根據《台灣關係法》為台灣提供自衛軍事手段。」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也第一時間表示「一中政策」沒有改變。

拜登上任後首次亞洲之行,啟動所謂「印太經濟框架」,其目的就是圍堵中國,到了日本拿台灣說事,乃劇情所需,意料中事,但上述言論出位,有打破美國「戰略模糊」的傳統之嫌,有人認為可能是拜登又說錯話,前兩天在韓國訪問期間,拜登演講時就把韓國總統尹錫悅的名字,說成剛卸任的文在寅,場面有點尷尬。不過,去年十月拜登也說過類似美國要出手保衛台灣的言論,當時白宮也是第一時間出來澄清美國沒有改變「一中政策」云云。拜登雖老,但老謀深算,第一次有可能是口誤,第二次就絕無可能「口誤」。日本東京大學松田康博指拜登可能是「故意說錯話」,以加強美國對台「戰略模糊」政策的有效性,換言之,拜登不是口誤,而是「出口術」。

八十歲老人難免會有口誤,但故意說錯話,卻是拜登的外交「特色」之一。不久前他曾公開指控俄羅斯對烏克蘭進行「種族滅絕」,法國總統馬克龍立即提醒他說話要謹慎,因為俄烏是「兄弟之邦」。其實,俄烏同文同種乃眾所周知,拜登是故意說錯話,目的是為俄烏戰爭火上添油。

拜登在台灣問題上出口術,除了針對中國,其實還有另一層目的。值得留意的是,拜登在同一天表示,正在考慮取消中國商品進口關稅,這項三千億美元的關稅是特朗普當政時宣布加徵的。北京對此立即給予正面回應,認為取消關稅符合中美雙方的利益。拜登同時同地對台灣問題和中美貿易這兩件事發出不同的信號,顯然是想要達至某種對沖效應,中美關係固然是目標,而真正的重點卻是半年後的美國中期選舉。

今年以來,美國通脹不斷攀升,加上俄烏戰爭推高油價糧價,更令美國通脹惡化,三月份CPI指數達到百分之八點五,創下四十年最大值,四月份稍回落至百分之八點三,依然處於歷史高位,如果情況繼續惡化,美國有可能陷入經濟危機,這是執政黨的噩夢,民主黨要贏得今年十一月的中期選舉,保住國會控制權,就必須盡快有效遏制通脹,但如果聯儲局繼續加息,則會窒息經濟發展,甚至導致經濟衰退,拜登可謂進退兩難,而手上有一個最簡單有效的做法,就是立即取消數千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關稅。

早在今年二月,美國國會四十一名參議員聯名要求白宮取消中國商品進口關稅,財長耶倫多次就取消中國商品關稅問題放出口風,但白宮內部有不同聲音,貿易代表戴琦表示反對。拜登趁今次亞洲之行提起此事,顯然心目中有特定聽眾,也說明他對這事的態度已趨清晰。拜登之所以遲遲未下決心拍板取消中國商品關稅,明顯是擔心共和黨藉機攻擊他對華政策不夠強硬,影響民主黨的選情。於是乎,就有了本文開頭拜登與記者一問一答的情節,要讓所有人都聽到,他在台灣問題上態度強硬,如果稍後正式宣布取消中國商品關稅,共和黨想趁機發難攻擊就作用有限。

歸根究柢,一切都是為了選票,如果民主黨輸掉中期選舉,拜登將提前成為「跛腳鴨」總統,兩年後爭取連任將變得渺茫。循此路徑,觀察未來一段日子拜登和白宮,以及美國國會種種涉華言論和舉措,便不難明白真假虛實。汪文斌以抗美援朝電影的歌詞回敬拜登的涉台言論,調侃中增加了歷史厚重感,令人擊節稱賞。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大公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