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平:是誰在嚴重影響烏軍士氣?

2022-06-01
宋忠平
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6-01 at 11.07.09 AM (1).jpeg

近日,馬里烏波爾亞速鋼鐵廠守軍徹底投降,亞速營全軍覆滅,指揮官被抓、被殺,這一重要軍事事件嚴重挫傷烏克蘭軍隊的士氣。要知道,馬里烏波爾的守軍可以說是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和烏軍的重要精神支柱。澤連斯基之前就說過,如果要是全殲了馬里烏波爾守軍,和談就不談了,這就表明這裡的守軍如果能堅持下來,對澤連斯基來講是至關重要。儘管後來澤連斯基把亞速營的投降說成了戰略轉移,換句話來講,投降也是一種沒有辦法的辦法,但能看得出來亞速營以及在馬里烏波爾的烏軍徹底投降對烏軍的士氣影響非常大。

不僅如此,近日,北頓涅茨克也有部分烏克蘭軍隊拒絕戰鬥,因為澤連斯基沒有兌現承諾,該給的各類援助遲遲不到。實際上,從俄烏軍事衝突一開始,就有一些烏軍選擇投降,放下武器。

為甚麼烏克蘭軍隊士氣不高?軍人是甚麼?軍人就是要保家衛國,烏克蘭軍隊也是如此。在俄烏衝突期間,部分烏克蘭軍隊有一些表現英勇,十分堅韌,值得褒獎。但存在的問題又是多方面的。

一方面,就是美歐等這些國家天天的說不會和俄軍開戰,這樣的表態本身就是嚴重影響烏軍的士氣。烏克蘭軍隊認為西方這些國家光說不練,完全就是拿烏克蘭軍人的生命來和俄羅斯去死拼。西方國家既想遏制俄羅斯,又不想自己出人力,所以烏軍對美國以及其他國家口口聲聲說不會和俄軍開戰,早就已經聽膩了,聽煩了。

另一方面,就是烏克蘭軍隊缺乏統一的指揮,存在各自為戰,儘管有美軍在指揮,但美軍在指揮烏克蘭軍隊時,也是由於通訊不暢,就導致烏克蘭軍隊,無論是中央軍、地方軍、雜牌軍、僱傭軍,很難形成完整的合力,基本上都是東一榔頭、西一棒槌,通過這種方式來打游擊戰,因此對整個俄軍所帶來的襲擾效果是有限的。

f89dde8bcfd0ad144282f92f13ccca97_1649077950_extra_large.jpeg

此外,烏克蘭前線軍隊援兵無望,包括馬里烏波爾的守軍,已經待援幾十天,最後沒有辦法,只能是彈盡糧絕,選擇投降,這就是等援軍根本就等不到,烏克蘭的援軍等不到,西方國家的援軍就更等不到了,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些僱傭軍,但這些僱傭軍也都是三心二意,給錢就幹,不給錢就走人。還有就是補給無望,為甚麼在北頓涅茨克的守軍拒絕戰鬥,就是根本得不到補給,如果死拼,最後很可能就是全軍覆沒。如果要是拼消耗的,自己也沒有那麼多的消耗和俄軍來進行比拼。最可怕的就是烏軍缺乏制空權,一旦看到俄軍的戰機和導彈不斷打來,對烏克蘭軍隊的士氣影響之大可想而知。

可見,烏克蘭軍隊存在畏戰情緒,而且西方軍事援助又存在漏洞,有一些援助根本就不可能到達前線,還有一些援助被某些人變賣成私人腰包裏的錢,這些對烏克蘭軍隊士氣影響也非常大。烏克蘭軍隊對西方國家很失望,對烏克蘭內部官員存在腐敗很失望,對包括軍餉物資不到位很失望,這場仗打得很不值得。中國古人有句話,要想打勝仗,關鍵就是要做到「文官不貪財,武將不懼死」。但烏克蘭國內這兩點都做不到,這就會讓烏克蘭軍隊認識到究竟為什麼要打這場仗。

99d25596bc611a2b3f4337b789a2977e_1649077954_extra_large.jpeg

不僅如此,俄軍現在也改變了打法。一方面,就是俄軍痛下殺手,痛下狠手,這也勢必會動搖烏克蘭軍隊的士氣。包括車臣地區領導人卡德羅夫就指出,如果放開打,車臣軍隊將會橫掃烏克蘭。這個話儘管有吹噓的成分,但也算是一句實話,因為普京要求手下留情,不要殃及無辜。

此外,俄軍也加大攻心宣傳力度,不斷揭露烏克蘭政府及澤連斯基的腐敗行為。同時,俄軍對被俘人員實施懷柔政策,對當地老百姓更是採用懷柔政策,這也必然會導致烏軍軍心渙散。

如今的烏軍不知道為何而戰。俄羅斯和烏克蘭本是同根生,為甚麼要相煎何太急,最後導致西方國家去坐收漁利,烏克蘭戰死到最後一個烏克蘭人,結果卻是在保全西方國家利益。尤其是烏軍想不明白,澤連斯基是美國最大的政治傀儡,必然也成為烏軍最大的心理軟肋。誰也不希望自己的國家領導的人成為傀儡,還要為這個傀儡而戰,為傀儡背後的主子而戰,這些也都是深刻影響烏軍士氣的主要原因。這些問題不解決,烏克蘭軍隊的戰鬥力很難提高。

這裡面存在一個變數,那就是北約是否真的會出兵烏克蘭,包括躍躍欲試的波蘭,一旦出現北約直接軍事干預的戰爭狀態,烏軍士氣必將得到提振,烏克蘭軍方徵召百萬軍隊的夢想或許成為現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歷史上,大規模的軍事動員往往會導致國內的分歧與矛盾加劇。所以普京選擇這條路令人十分費解。戰爭本就耗費大量人力與物資,動員預備役人員更是火上添油,每一刻都在燒錢。

    2022-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