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大偉:拜登政府對華政策出台

2022-06-06
 
AAA

 shutterstock_382107436.jpg

在上台16個月後,拜登政府的一名高官終於發表了一次重要的公開演講,概述了政府的總體對華政策。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的這次演講由亞洲協會促成,演講地點是我所在的喬治·華盛頓大學(我是聽眾之一)。

親耳聆聽他滔滔不絕的演講,之後又仔細加以閱讀,給我的最深印象是,布卿的這篇講話並沒有多少新意。它主要是歷屆政府的聲明和“講話要點”的集合,儘管是首次被寫入一份演講或官方文件中。從這方面說,它是令人失望的。

同樣引人注目的是,布林肯在演講中至少花了一半時間重申美國的總體外交政策和拜登政府的國內技術革新計劃,而不是關於中國本身。誠然,國內技術因素關係著與中國的競爭,但人們想知道,為什麼這個問題在演講中被特彆強調?

明顯的缺失是,演講沒有談及,在中國國內、地區和全球,美國希望看到和歡迎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中國?什麼樣的中國(比習政權)更容易讓美國與之合作?布林肯的確談到有可能與中國合作的具體領域,但那與闡明希望中國在國內國外如何演變的建設性願景是不同的。可以肯定的是,近年中國的許多行為都非常負面和不穩定,北京理應因其惡劣行為受到批評。而在習政權及其政策似乎相當穩固的當下,就中國的演變和中美關係提出建設性願景也許很困難。

同樣讓人吃驚的是,演講中沒有任何關於戰略的討論——這個問題與政策是兩回事。布卿列舉了一長串人們熟知的政策問題和美國對中國行為的抱怨,但解決這些問題的綜合戰略在哪裡?也許演講的機密版本中有(此次演講據稱是較短的公開版本),但布林肯所謂的“投資、協同、競爭”三部曲無法與一個綜合成熟的戰略相提並論。

要說演講的概念性核心,那就是,布林肯和拜登政府顯然將中國視為一個修正主義大國,試圖破壞並重塑二戰後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所以,美國與其民主國家盟友要抵制它。布林肯說:

“中國是一個具有巨大影響力的、雄心勃勃的全球大國……中國是唯一不僅意圖重塑國際秩序,其日益增強的經濟、外交、軍事和技術實力也讓它能夠這樣做的國家。北京的願景將使我們遠離過去75年讓世界取得如此進步的普世價值。”

出人意料的是,布林肯避免將中國描述成亞洲地區的修正主義國家。不過他表示:“我們無法指望北京改弦更張。因此,我們將塑造北京周邊的戰略環境,以推進我們建設開放、包容的國際體系的願景。”然而,除了短暫地提到AUKUS、Quad、最近的美國-東盟峰會以及拜登總統日前對該地區的訪問,他沒有給出美國將如何在亞洲地區對付中國的具體措施。同樣值得注意的缺失是,他沒有討論美國打算如何在南方國家反擊中國,或如何利用美歐跨大西洋聯盟對付中國。

在討論中國各方面的行為時,布林肯倒是恰如其分地坦誠,但他沒有像前特朗普政府官員那樣尖刻、意識形態化或帶有侮辱性。例如他說:

“我們同中共和中國政府有巨大分歧。但這些分歧是政府和制度之間的,不是我們人民之間的。”

布林肯還詳細地談到美國對中國的不滿,包括剽竊技術、強制技術轉讓、商業間諜活動、切斷供應鏈、重商主義行為、不平等的市場准入、禁止美國媒體進入中國、電影發行中的不平等以及商業領域裡的其他問題。布林肯對這些不平等直言不諱:“缺乏互惠是不可接受的,也是不可持續的。”

在批評中國的同時,他還明確警告美國商界:“我們認為,也希望商界理解,進入中國市場,絕不能以犧牲我們的核心價值觀或長期競爭力和技術優勢為代價……我們將努力確保美國公司在商業活動中不助長或獲利於對人權的侵犯,包括強制勞動。”這是亟需傳遞給美國商界的信息,但美國企業長期以來的行為表明,布林肯的警告不會受到重視。在美國企業的董事會裡,利潤總是在價值觀之上。這種情況必須改變,但要做到這一點,國務卿的一次演講還遠遠不夠。

為了平衡其強硬措辭,布卿特意向北京伸出橄欖枝:“即使我們投資、協同和競爭,我們也會在雙方利益一致的領域與北京合作。”他再度提到人們耳熟能詳的一系列潛在合作領域:氣候變化、新冠疫情和公共衛生、防擴散和軍控、非法麻醉品、糧食安全,以及全球宏觀經濟協調。

布林肯還有針對性地講了四點重要聲明,以安撫北京:

● “我們不是在尋求衝突或新冷戰。相反,這兩樣我們都決心避免。”

● “競爭不必導致衝突。我們不尋求衝突,並將努力避免它。”

● “我們不尋求阻止中國發揮大國作用,也不尋求阻止中國……發展其經濟或增進人民的利益。”

● “我們不尋求改變中國的政治體制。”

這些聲明意義重大,但北京是否相信它們卻高度存疑。事實上,這些提法在華盛頓也沒有得到廣泛認同。

布林肯還特別積極地談到繼續歡迎中國學生到美國留學,並表示“我們可以在不關閉國門的情況下對國家安全保持警惕”。他還讚揚了美籍華人的貢獻,同時譴責針對美國亞裔的種族主義和仇恨。

布卿演講中有關台灣的部分是標準的陳詞濫調。美國總統拜登上周在東京出人意料地明確聲稱,美國“承諾”在台灣受中國大陸攻擊時通過“軍事干預”保衛台灣。與之不同的是,布林肯沒有發表這樣的挑釁性聲明,相反,他重申了“一個中國政策”、“與台灣關係法”、三個聯合公報和“六項保證”。他還明確警告說:“我們不支持台獨。”這是非常重要的政策重申。不過,布林肯指責北京“日益脅迫”台灣,他還對發生“意外衝突”的潛在危險表示擔憂。對此他表示,“我們已將與北京的危機溝通和降低風險措施列為優先事項”。這一直是拜登政府的優先事項,但到目前為止,北京方面對此類機制沒有表示出興趣。

總之,布林肯國務卿的這篇演講實屬姍姍來遲,它是值得歡迎的。正如布林肯自己最後所說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帶來的挑戰,其規模和範圍對美國外交將是前所未有的考驗。”

在列出中國對美國(及許多其他國家)所構成的一長串政策挑戰之後,接下就是最困難的部分:制定出一個應對這些挑戰的綜合戰略。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