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巍:中國應保持同全球的充分連接

2022-06-07
 
AAA

 41.jpg

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達巍日前在中美論壇(2022年春季)“俄烏衝突以來美國對華政策進展評估與中國應對”主題研討暨報告發布會上表示,祗有在中國保持同世界充分連接的情況下,才能完成民族復興大業,處理好百年未有之變局和民族復興全局兩者之間的關係。

第一,要從戰略的視角看待中美關係。達巍分析,首先,今天理解中美之間的問題,不能只在中美兩個國家的國家層次理解,更多要從全球體系的視角來看。今天中美之間有非常激烈的鬥爭和博弈,但是比它有更宏大的一個背景,就是全球秩序的重組,這也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們需要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之下來理解中美之間的競爭。當然中美之間的競爭本身也在推動這樣一個變局。所以,簡單講,我們不能簡單的盯著美國,只是關心美國具體做了什麼,中國應當如何反應等,在這個層面的討論是不夠的。

其次,在討論中美關係或者中國同外部世界的關係時,恐怕既要看到有利的方面,也要看到不利的方面。有些觀點認為中國面臨形勢嚴峻,我們什麼也做不了;另外一些人認為美國能力有限,我們什麼也不用做,這都是不負責任的。我們看到了美國很多的有限性,但是也要看到問題的嚴重性。

再次,不以我們自己的願望來看待現實。我們希望美國對中國目前的這些戰略壓力都失敗,但是願望和現實是兩回事。

最後,我們不能以批評、批判、嘲笑美國來代替解決問題,美國做了很多錯事,應該批判;美國大概也有很多事情我們可能覺得無法理解,但智庫批評和嘲笑美國沒有任何意義,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智庫存在的意義是解決問題,是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出謀劃策。總的來說,就是要細致專業地研究問題,分析問題。

第二,今天中美關係的變化是鑲嵌在整個全球秩序變化背景之下。俄烏衝突是這個秩序巨變當中的最新變化,而且影響確實很大。達巍表示,簡單地說,無論我們喜歡與否,也無論其公正與否,冷戰後的國際秩序是以新自由主義為意識形態基礎的,是以全球化為推進器,以聯合國體系和國際法為基本裁決者,有時候又是以美國的軍事霸權和美元霸權來作為世界警察維持等一套秩序。這套秩序當然有很多問題,但無論如何,中國在這套秩序中取得了長足發展,原因在於這套秩序具有非常強的連接性,中國可以在其中同全球連接,中國通過對外開放實現了非常成功的發展,和發展中國家也好,和發達國家也好,我們成為了最大的貿易國。

達巍說,近年來國際秩序是在向著封閉、對抗、強權政治的方向在發展的,俄烏衝突則進一步加劇了陣營化的趨勢。中俄本身是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在俄羅斯和西方的對峙中,中國沒有太多的選擇餘地。同時,俄烏衝突後歐洲和日本韓國在向美國傾斜,歐洲處於一種類似於創傷應激反應階段,與中國的差距變大了。歐洲對中國的埋怨聲變多了。同時,北約在擴大,而且北約在亞太地區也開始變得日益活躍。韓國新的政府上台以後表現出比較明顯的親美的傾向;在俄烏衝突之後,日本向美國倒的傾向更加明顯,6月份日韓領導人也要去參加北約峰會。現在美國的盟伴體系正在進一步發展,出現了一體化和網絡化的趨勢,在產業鏈、高科技、人權意識形態、軍事等不同層面組織了不同的盟伴體系。中美關係的諸多變化,是在這個更宏大的背景下發生的,我們除了要看美國具體要做了什麼之外,更要看這個大勢對我們來說意味著什麼,構成了什麼挑戰。原來那個我們從中獲益的秩序結束對我們意味著什麼,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我們隨之要做什麼。

第三,中美當然不可能完全脫鈎,但是在高科技研發和高科技產業鏈方面走向脫鈎是一個大概率事件。達巍認為,拜登政府要的並不是簡單跟中國全面脫鈎,也不是特朗普的美國優先,美國仍然要全球化,但是美國不要有中國參加的全球化。從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最近的講話也看得很清楚,美國是要打造一套沒有中國參與的高標準的秩序。那麼需要問的問題是,在日益隔絕的世界當中,中國能否實現民族復興?中國有沒有可能通過與發達國家的割裂中實現經濟和科技的升級?“我自己的看法是這很難。”

達巍續指,如果這個大判斷是正確的話,我們就需要著眼於大勢去做一些事情,而不是糾纏於美國具體做了哪些事情,要怎麼讓美國難受一下,或者出一口氣。一是怎樣維持和發達國家的連接性,當然跟美國是一個重要的連接。歐洲、日韓這兩個發達片區,如何和他們保持連接。如何與美國之外的其他西方國家打交道,澳大利亞、加拿大的這些國家的重要性需要再去重新的思考。二是在國際秩序的建設上,中國如何能夠逆轉或延緩全球化的武器化、經濟關係的安全化等。要在全球機制組織和理念上做出哪些貢獻來延緩這種變化。三是如何通過單方面開放,通過國內的市場吸引其他國家,包括發達國家同中國保持連接。祗有在中國保持同世界充分連接的情況下,才能完成民族復興大業,處理好百年未有之變局和民族復興全局兩者之間的關係。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