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是傀儡、稻草人,還是屠城的木馬?

2022-06-13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5-30 at 5.46.46 PM.jpeg
美國總統拜登訪問日韓,對中國發表強硬講話,打破美國對台灣的戰略模糊政策,以直率的詞彙,指出一旦台灣受到攻犯,美國必定軍事干預(We would military interfere)。

軍事干預 定義清晰
在美國百年的外交詞彙中,「軍事干預」有清晰的定義,與一般外交辭令的曖昧模糊不同。不只是提供軍事情報,也不只是口頭譴責的啦啦隊,更不止於經濟制裁,而是出兵參戰。

包括1917年威爾遜決定出兵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及1941年偷襲珍珠港之後,羅斯福著名的「國會講話」,此後的韓戰、越戰、伊拉克戰爭,都是美國「軍事干預」的強硬範例。

拜登之所以說Intervene,而不是說Support,不是上一任那位總統口沒遮攔的大嘴巴,用詞經過選擇。拜登在詞彙的階梯上邁進了一步,一切準確無誤,但總有人自欺欺人地猜想:這不是美國政府的原意,有人分析,這或許是拜登年老的「口誤」。

狹隘世界觀的本性盲點
這樣推測,無疑展示了「一廂情願」(wishful thinking)的主觀錯誤。無論是金融市場分析,賽馬提供心水貼士,還是觀察中國大陸政局變化,需要冷靜的科學態度,不要讓自己心中潛藏的願望,蒙蔽了理性思維。

拜登訪問日韓,只有一個主題,就是對付中國。拜登去日韓,沒有談及如何增加日本和牛與食品或豐田汽車對美國的出口,也沒有與韓國新任總統談及韓劇如何精彩,商討與荷里活進一步合作。

拜登在東京和首爾,講的每一句,都是如何圍堵中國的戰略。由華盛頓坐飛機到東京,十多小時的航程,在空軍一號,拜登閱讀文件、背誦講話標準用語,有顧問在旁,好像一個小學生應考單一的科目,不斷看文件了解資料背景,溫功課應該熟習,絕不可能有此「口誤」。

若平時在競選拉票期間,面對公眾,美國選民關心的話題眾多,由性別平權到加稅,若其中眼花瞭亂之間,有人插入一個中國問題,老人家反應「跳掣」來不及,說錯一句半句,則不出奇。

但是東北亞之行,只有單一議題,因此「口誤」之說不成立,除非拜登只是一具大腦發生故障的傀儡。

如果是這樣,美國的民主制度還如何在全球確立?上一任總統有神經病,這一任總統老人癡呆,那麼美國如何做世界警察?

選美國總統是選百分之百的傀儡嗎?可見「拜登口誤說」,其實暴露了許多人狹隘世界觀的本性盲點。

癡呆口誤 另有心計
但是此一虛實難分的曖昧,又可以令美國的敵人陷入猜測,認定美國空前弱勢。拜登上台後主持阿富汗撤軍,成績破敗,還留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美國軍火沒有取走,據說白白送給了塔利班政府。普京看在眼裏,認定這時是向烏克蘭發動侵略的千古良機。

結果發現泥足深陷的是自己。拜登在名義上,是美國三軍最高司令,也是北約的總盟主。俄羅斯可以誤判,史太林在遠東的另一些忠實支持者,又怎會避免同一錯誤?

拜登的「癡呆」與「口誤」,原來是另類的心理武器。美國的敵人正在籌劃「超限戰」,拜登這個「老人牌」、疑似間歇性故障的機械傀儡,有如在麥田上樹立的一個稻草人,對於烏鴉,又何嘗不是超限戰的一種?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CUP》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