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救經濟不能下達指標了事

2022-06-23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6-23 at 10.19.47 AM (1).jpeg

受疫情影響,內地上半年經濟未如理想。這是很容易理解的,深圳、上海、北京先後「封城」(後來說不是「封城」,只是按下暫停鍵),經濟火車頭停下來了。人是一切經濟活動的中心,人不能動,還能有甚麼經濟?只有互聯網經濟了。

4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6454億元,同比少增8231億元,意味着「腰斬」都不止。新房銷售全國上半年也是起碼「腰斬」。於是5月份以來,國務院多個部委已經先後喊話要放水。金融機構要勇敢貸款,促進經濟。

貸款是經濟生活的重要血液。健康的經濟,企業貸款之後從事經營活動,賺到錢之後還利息,讓銀行也能賺到錢。為了將經濟蛋糕做大,金融機構一直採取各種刺激手段來促進放貸,例如發明信用卡,近年又有「先買後付」的方式,整體經濟槓桿愈來愈高。

但內地近來催谷放貸有點用力過猛,個別地方甚至出現荒腔走板的現象。例如一些地方街道辦發佈通知,要求鼓勵符合條件的居民購買商品房,並將買房納入考核,未能完成任務的話,社區要扣分,社區書記可能要被扣錢。網上很快衍生一個詞,叫「惡意不買房」。那些做公務員,在公家事業單位做事的人,如果被查到銀行有巨額存款,又不買房,會被提醒談話。

除了要買房,還要貸款。有在內地事業單位工作的朋友,向我證實貸款了50萬消費貸。不是他主動去做,而是上面有任務下來,希望有條件都貸一點,才能實現整體經濟新增貸款的目標,同時也能搞活經濟。

「惡意不買房」這個詞,早幾日內地騰訊、網易等新聞網站都有過相關的新聞或評論出現,但剛才再去搜索,這些頁面都變成了「404 not found」,估計是上面意識到這種說法不妥,準備出手整治。

ad29f6df-3118-4818-932c-7f0fb4510f7d.jpg

下達硬任務 只能出硬手段
以我對內地官場的了解,要谷經濟是真,於是上面就有任務下達下來,例如這個月新增貸款要達到多少多少,要夠數才能保住經濟增長啊。然後任務就會被層層分解,由全國到省、市、區、社區,層層分解下來,大家都會接到任務,反正你這個社區或者這個單位,這個月要交多少數,交不到要扣獎金甚至影響仕途。這種情況不足為奇。

但這種任務分解下來,下面落實的人就要想辦法,壓力愈大,想的辦法就會愈來愈荒腔走板。一開始可能是呼籲、刺激,但還是不夠數,就要出納入考核這一類半強迫的手段。至於「惡意不買房」這種講法,應該是網民、媒體的生動形容。

刺激經濟無可厚非,但凡事要有度。上級政府在達致某個目標的時候,不能將任務簡單分解下達了事,增加一些激勵可以,但不能動不動就以考核來脅迫。因為很多時政令由上到下傳達會層層加碼。上級罵下級幾句,下級可能就要出手打人才能交到數。所以上級一定要管好自己的權力,也要切實建設法治社會,讓下層民眾能維護自己的權利。

如無意外,我相信內地很快會闢謠,說不能將這種買房、放貸的任務硬性化,更不存在「惡意不買房」。這些餿主意都是下面的人執行上發生了偏差。我只是下達一個硬任務給你,沒叫你硬來啊,要處罰。下面執行的小官就只能有苦自己知了:我不這樣做怎麼交數給你?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首先經濟穩定也是社會大局穩定的基礎,如果嚴格封控導致經濟持續滑坡,出現失業等情況,也會影響二十大期間的社會氛圍,相信政府也不會坐視不管,必然會進一步調整政策。所以以二十大為時間節點尚存變數。

    路易  2022-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