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和民主一樣 新聞自由也不是洪水猛獸

2022-06-24
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6-24 at 6.01.00 PM (1).jpeg

香港回歸25年啦,「五十年不變」還是永恒的話題。做得好,為甚麼要變了。雖然鄧公有話留下,但是還是有人擔心。有人怕原有的社會生活制度「內地化」了,有人呢憂心營商環境改變了,全球自由度最高的排名下降了,錢不好賺了。筆者長期從事新聞工作,想的更多的是新聞自由的問題,只是堅信,矯枉過正,過猶不及,和香港在一國兩制條件下發展民主政制一樣,新聞自由,都是基本法規定的,都不是洪水猛獸,相反是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基石。關鍵是,政策執行好,不走樣。

筆者過去曾主持一個「把酒當歌」的節目,許許多多的「民主派」的頭面人物都是座上常客。他們更是香港回歸過度期以來風頭人物,一時無兩,可是如今,坐牢的坐牢,逃亡的逃亡,隱匿的隱匿。。。能夠經得起風風雨雨洗禮也只是屈指可數。客觀看,香港的民主派,一開始是「支持回歸」的。當中,還有反對港英殖民統治的鬥士,例如,問政團體匯點的創會會長劉廼強,被稱為當年「民主回歸派」的旗手。1992年,他反對末代港督彭定康的「政改」陰謀。應該承認,司徒華也是反殖愛國的,如果不是他早逝,民主黨也不至於完全淪落為英美的打手。香港的民主派沉淪,有一個起始期,那就是他們收取反中亂港頭目、CIA的代理人黎智英的「資助」那一天開始。拿了人家的錢,當然就為人家辦事了。所謂「爭取民主」就成為他們為美英爭奪香港管治權的工具。

香港回歸以後與內外反對派的博弈,其實質是爭奪管治權的鬥爭,而主戰場則在「選舉制度」,期望依靠選舉獲得香港的執政權。經過20多年的博弈,中央不是放棄發展民主政制,而是「完善」,確保「愛國者治港」。事實上,民主不是目的,民主只是達到良政善治的手段。香港的民主包括選舉制度,也必然走在發展的道路上。目前,大的原則定了下來,具體操作的細節必然也會與時俱進。例如,立法會直選議席「兩席單票制」,是有均衡參與,不搞清一色,但是這次被建制派全取,留下了檢討的空間。鞋子合不合適,只有腳知道。民主制度之鞋如何更適合香港,還要沿着一國兩制的道路走走。

筆者覺得,新一屆行政長官李家超在新聞自由問題上,頭腦是清醒的。他在出席《大公報》創刊120周年活動致辭時特別指出,香港是資訊發達的地方,媒體百花齊放,新聞自由受《基本法》保障,並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只要不違反法律,新聞自由空間無限。

事實上,即使在西方社會,「新聞自由」與「社會責任」兩者是統一的。落實新聞自由的目的之一,就是為了體現新聞機構的社會責任;而社會責任的落實,也需要新聞自由去保證。行使新聞自由,必然要在「守法」的大框框下運作,也只有在法治的保護下,新聞自由才能得以充分行使。在「黑暴」的環境下,只有符合暴徒口味的所謂「新聞機構」 ,得以自由的傳播;反對「黑暴」的媒體則受到攻擊。

如今,這一頁翻過去了,香港未來發展需要重塑高度自由開放的形象,重塑是國家聯繫國際社會橋樑的功能。筆者認為,對於香港新聞自由的實行,除了理論上的認識,實際上也是一個政策性和操作性極強的細緻工作。過右過左,以一種傾向掩蓋另一種傾向,都是不正確的,都是對香港一國兩制的事業有害無益。如今應該更多思考的是,如何發揮香港的「開放性」,更加打好香港固有的新聞自由的這張牌。

筆者的博士論文的題目是「香港一國兩制下的新聞自由生態」,其中寫到,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七條規定:「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新聞自由,是一國兩制的一塊基石。對於如何定義香港新聞自由呢?筆者原來認為有七條, 1.新聞自由是一種基本權利,是香港社會普遍認同的一項基本權利。 2.新聞自由是一種基本運作方式,是香港大眾傳播媒介的基本運作方式。 3.新聞自由是一種經營自由,是香港允許任何本地人或外國人、機構、政府代表經營大眾傳播業的自由。(電子傳媒因為頻道問題需要發牌監管) 4.新聞自由是自由採訪消息的權利,即保證新聞機構及從業員在不違法的前提下採訪新聞不受限制。 5.新聞自由是自由傳遞資訊的權利,即保證新聞機構、大眾傳媒機構及其它從業員在不違法的前提下傳遞資訊不受限制。 6.新聞自由是自由發表意見、自由批評政府的權利,官方不實施事前檢查制,傳媒的編輯方針只要不觸犯法律,便不受政府或任何官員的行政幹預;政府不得以任何壓力威脅或利益引誘,影響私營傳媒的報導和評論。 7.新聞自由亦包括受眾接受新聞和評論的自由。現在看來,還要加一條,8、新聞自由是在不違法下的自由,違法則會受到相應的法律懲處。

未來五年,是香港關鍵的五年。香港要成為全球更有開放魅力的大都會,新聞自由也要做得更好,更寬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宣傳聲勢排山倒海,其意義已經超過賀信本身,而是「借題發揮」,敦促香港媒體要向《大公》看齊,學習《大公》「在新時代旗幟鮮明發出正面聲音,凝聚社會共識」,「維護香港社會穩定、增進香港與內地交流、促進人心回歸」。

    李伯達  2022-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