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琳琳:一國兩制的承前與啟後

2022-06-28
周琳琳
青研香港成員 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6-28 at 4.29.48 PM (1).jpeg

近日,面對香港「回歸慶祝」好事將近,各家媒體與分析機構都很理性,紛紛從不同緯度對比了1997年以來,香港各領域發展的數據變化。從數據中,我們總結經驗——哪些實踐成功,證明了一國兩制的正確性與獨特優越性,這是承前;哪些暴露問題,是否有些問題的解決路程長期滯後,甚至威脅到一國兩制的長治久安,未來當如何聚焦應對,這是啟後。

經濟是社會發展的晴雨表。2021年香港名義GDP達到了3680億美元左右,仍然是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之一;港人人均GDP較回歸前翻一番。恒指日均成交額從1997年的154億元,上升到2022年首季的1465億元。2021年,香港交易所IPO集資總額422.97億美元,居全球第四位。可見,回歸25年以來,儘管外圍經濟起伏不定,但香港的這塊表,轉速一直領先於世界。

經濟層面還有一類值得關注的數據表現,自1997年以後,內地企業在港股中的數量佔比進入快速上漲通道。中資股於港股市值的比重1997年佔16.3%,市值為5215億元,數量僅為10間;斗轉星移,在2022年5月的統計中,中資股佔比達77.6%,市值達到29.3萬億元,數量有1370間。2021年滬港通和深港通下的港股通平均每日成交金額分別為200.79億港元及216.3億港元。香港與內地的商業交流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密切格局,而中資企業也理應承擔起回饋建設香港的責任,例如在香港設置研究所與創科產業基地,背靠內地資源,助港搭上創科時代列車。

隨之而來的是更多港漂在港紮根,香港的人口結構也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入境處近年數據顯示,港漂人數累計達到30萬人左右。這也預示着特區政府未來在惠民政策中,需要更多考量港漂群體的利益。作為港漂群體中的一員,近期的確確感受到了港府政策向港漂公允的傾斜。非永久居民也加入了消費券的行列。其實,港漂不但是推動香港社會發展的中流砥柱,也是撬動港人「人心回歸」的槓桿。拋開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與交流談「人心回歸」是空泛的。在我讀研期間,有老師和團體組織港人與港漂結對子交友,或是學粵語,或是行山,或是探店。在互動中,港漂發現了港人的淳樸,港人也感受到了港漂希冀融入香港社會的真誠,兩個群體對雙方的刻板印象與誤解煙消雲散,不但令港漂更深入地紮根於香港,也令港人與內地生建立起了親近感,更易於認可和接受內地的價值觀。

承前回顧,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與香港「特色資本主義」的利好面互為唇齒、相輔相成,充分證明了「一國兩制」實踐的成功。

雖然宏觀層面的制度與經濟表現是樂觀的,但面對下半程,或至少近五年的「啟後」,香港仍有關乎民生福祉大計的問題需要妥善處置。當前,香港特區政府面臨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重任,但仍亟需解決三個方面的問題。

shutterstock_604818215.jpg

一是土地房屋。以430呎的單位為例,1997年的樓價為240萬港元左右,2022年歷經疫情稍微回落到700萬左右。香港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上任初期聲稱要在10年內讓全港七成家庭擁有自置居所,以及將輪候公屋時間縮短至平均三年。可25年以後的最新一期《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顯示,全港自置居所住戶比率到了去年底仍然不足五成;而截至今年3月底,一般公屋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更增至6.1年。更有海外智庫指出,本港樓價中位數相對家庭收入中位數比率達到20.7倍,相當於不吃不喝20.7年才能置業。對於民生問題中長期以來的問題,新一屆特區政府要加快覓地、規劃、建屋、配套的流程,幫助市民「上車」。

二是貧富懸殊問題,特區政府需做好扶弱助貧工作,進一步完善社會福利制度,多管齊下,在就業及社區方面提供保障。

三是青年向上流動受限的問題。新任行政長官李家超也將青年就業事項列為未來五年的政綱重點,期待依託大灣區不斷提升自身優勢,為年輕人創造更多機會。

繼往開來,當香港以往的資本主義不能解決市民面對的問題,包括房屋、貧富懸殊、社會向上流動性等問題,或許要考慮重構一種能夠滿足社會追求的「香港特色資本主義」,以維護社會公平正義,提升財富合理分配的能力。

香港回歸只有一次,但其體制內的制度重構和轉型卻一直在發生。這與「五十年不變」並不矛盾,恰恰符合「一國兩制」的歷史辯證法和制度辯證法,是「一國兩制」創新性、適應性與生命活力的體現。香港國安法和完善選舉制度實施後良政善治的平穩格局,就是這種生命張力的展現。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值此「一國兩制」邁入下半場之際,港人也會不忘初心,維護香港在全球金融界、航運界、貿易界的領先地位,深信香港明天會更好。

    劉江紅  2022-0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