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正林:落實教育管治權,才是根本——寫在香港回歸二十五年周年的話

2022-06-30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6-30 at 5.50.20 PM.jpeg

作者:華南理工大學香港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夏正林

香港回歸二十五周年,各方面都很重視,蓋因基本法中明確寫着,「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而這二十五年恰好是一半。有人說,「一國兩制」開始進入了下半場,也有人會因為這些年香港發生的事,擔心「一國兩制」的政策有變。這真是: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其實,如果僅從數字的角度來考慮,並沒有甚麼實在的意義,反而是自尋煩擾。真正需要考慮的應當是如何從香港這些年發生的中汲取教訓,從而保證「一國兩制」的行穩致遠。

二十五年,正是一個人成長到「三觀」既定的年齡,反過來講,為甚麼這些年香港發生這些事多跟年輕人有關?這跟這個時間段年輕人的成長是有關係的。這個年齡段,恰恰是接受教育的黃金年齡階段。如果他們接受到教育正確,那麼就會成為實現「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正面因素,相反,就會成為反面因素。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是百年大計。我們需要從教育的角度來反思香港出現的問題。筆者無意全盤否定香港的教育,其實,多年來,香港的中西結合,形成了獨特的教育模式,有很多值得內地借鑒之處,對推進我國教育的改革開放起到了積極的作用。但也決不能忽視其中存在的問題,僅舉一例,比如在一個小學使用的一本教材中講到崇禎皇帝的死因時,就明確告訴學生,是因為他不是選舉的。這不是在教育,是在愚弄。那麼,我們應該怎麼辦?顯然,僅僅在思想上重視是不夠的。這幾年,香港由亂到治的經驗告訴我們,落實中央全面管治權是關鍵。

中央如何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在教育領域的全面管治權是一個值得重視的話題。有人認為,教育管治完全是香港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範圍內的事。這是一個誤解。其實,教育管治權既是香港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更是屬於中央的全面管治權。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權與中央的全面管治權並不矛盾,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權來自於中央的授權,中央對其有監督的權力。因此,在教育的問題,我們首先在思想上重視起來,把管治權實施機制理順,切實把教育管起來才是正道。

教育管治權落實了,「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根本因素也就抓住了,也就不用想着甚麼「一國兩制」進入下半場,甚至擔憂有變的事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習主席說,「行而不輟,未來可期」,只要毫不動搖堅持「一國兩制」,香港的未來一定會更美好,香港一定會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做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周厚立  2022-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