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明昊:中美博弈催化中國周邊外交變局

2022-07-04
趙明昊
察哈爾學會研究員
 
AAA

 shutterstock_407192701.jpg

近日,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政策協調員庫爾特·坎貝爾接連在新美國安全中心、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發表演講,強調拜登政府在落實「印太戰略」方面擁有堅定意志,並將就加強與印太地區國家關係提出新的政策倡議。無疑,美國方面展現出俄烏衝突下仍將錨定印太地區的戰略決心,這將對中國的周邊外交帶來新的衝擊和挑戰。

很大程度上,亞太地區國家都在經歷俄烏衝突所引發的「應激反應」,這為美國以「捆綁中俄」策略推升亞太地區國家對「中國威脅」的認知提供了重要條件。俄烏衝突發生後不久,拜登即在3月3日與澳大利亞、印度和日本領導人舉行四邊機制(QUAD)線上會議,專門討論俄烏衝突局勢及其對印太地區的影響。四國領導人發表的聯合聲明稱,絕不能讓烏克蘭事件在印太地區重演。

不少亞太地區國家也希望藉助這場俄烏衝突推進自己的政策議程。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稱俄犯下「戰爭罪行」,不僅決定跟隨美國對俄採取嚴厲制裁,還在國際上四處宣揚「烏克蘭的今日就是東亞的明日」。日本一方面推進大幅調整本國的軍事政策,另一方面也在謀求對亞太地區安全事務的更大影響力。不久前,岸田文雄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上提出所謂「岸田和平願景」,強調要從根本上加強日本的防衛能力,並加強日美同盟以及與「志同道合國家」開展的安全保障合作,「如同車子的兩個輪子一樣將兩者同步推動」。

未來一個時期,拜登政府將結合俄烏衝突形勢,在美國將要發佈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國防戰略報告》等重要政策文件中進一步渲染所謂中俄「准結盟」、中國採取「灰色地帶戰術」等話題,加大塑造相關國家有關「中國威脅」的認知,用含義模糊的「地區秩序之爭」給中國套上謀求「勢力範圍」的標籤。

除了認知層面,美國也在對華實施更大力度的陣營遏壓。拜登政府力圖在印太地區構建「有力的且相互強化的聯盟網絡」,將美國的條約盟友和印度等安全夥伴的力量進行深度融合,打造針對中國的「盟伴體系」,以所謂「集體實力」(collective strength)進一步增強對華戰略優勢。5月下旬,拜登出訪韓國和日本,在東京參加美日印澳四邊機制第二次線下峰會。無論是美日、美韓雙邊同盟,還是四邊機制,都有一系列新的進展。

尤應引起中國警惕的是,在韓國尹錫悅政府決意對華示強的背景下,美日韓三邊互動正在快速提升。6月,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與韓國國防部長李鍾燮在參加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之際舉行三方會談,並在會後的聯合聲明中提出重新舉行已經中斷5年的美日韓聯合軍演,這份聲明還首度提及台灣問題。本月底,日韓兩國領導人都將赴西班牙馬德里參加北約峰會,美日韓三國首腦會議也將同時舉辦,這集中體現了「印太北約化」和「北約印太化」的危險趨勢。雖然朝鮮在俄烏衝突後的試射導彈等舉措為美日韓三邊關係提供了驅動力,但該三邊關係針對中國的戰略指向性已經越發明顯。中國在東北亞地區面臨的壓力或將增大。

在東南亞地區,美菲關係的升溫值得關注。拜登政府將利用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下台之機促菲調整對華政策,提升美菲軍事同盟,加大美菲在南海問題上的相互策應。今年4月,美菲舉行史上最大規模的「肩並肩」聯合演習,雙方共派出9000多名軍人,演習區域從呂宋島北部延伸到巴拉望島海域。菲律賓政府中止與中方圍繞南海問題的談判,並支持旨在強化對華軍事遏制的美英澳三國安全夥伴關係(AUKUS)。美國正在大力推進菲律賓軍事基地的強化,欲使美菲同盟的優先事項能夠「更加有效的操作化」,未來不排除美菲在南海地區策動新的挑釁行動。

此外,拜登政府還在加緊深化與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越南等國的關係,並提出要推進美日印澳四邊機制與東盟之間的互動。美國和印度尼西亞正在籌劃將於8月舉行的「哥魯達盾2022」演習,英國、澳大利亞、日本、馬來西亞、加拿大等14個國家將派軍人參與。美國與印度尼西亞還共同在巴淡島建設聯合戰略海事中心,該地扼守馬六甲海峽,美國將擴建巴淡島機場,以起降美軍各主要機型戰機。對越南,拜登政府欲將美越關係升級為「戰略夥伴關係」,加強兩國之間的「海岸警衛隊夥伴關係」,美國為越南提供「漢密爾頓」級巡邏快艇、無人機等裝備,並幫助訓練越方人員,以增強越南的海上軍事對抗能力。

近期,拜登政府針對中國與所羅門群島簽署安全合作協議採取激烈反制,體現出美國圍繞第二島鏈的對華戰略博弈也在迅速升溫。坎貝爾明確表示,太平洋島國是中美最有可能發生「戰略意外」的區域。除了所羅門群島,美國也在緊盯中國與基里巴斯、瓦努阿圖、湯加和斐濟的互動,拜登政府將推出專門的倡議,推動美國、澳大利亞、日本等聯手在太平洋島國削弱中國的影響力。

在地緣經濟方面,美國力圖藉助「印太經濟框架」全力加大與中國的競爭。除了日韓澳印等美國的核心盟伴,東盟10個成員國中有7個國家選擇加入。雖然「印太經濟框架」無法提供關稅減讓和市場准入方面的實際好處,但是在數字經濟、供應鏈重塑、基礎設施等方面,「印太經濟框架」仍會對中國的利益以及中國在該地區的經濟影響力帶來衝擊。更重要的是,「印太經濟框架」是美國尋求構建的「新型布雷頓森林體系」的關鍵組成部分,美國財政部長耶倫、貿易代表戴琪認為俄烏衝突為美國打造新的世界經濟秩序提供了重要機遇。美國在地緣經濟競爭方面的很多新打法值得深入研究。

總之,在美國持續推進「印太戰略」的背景下,中國的周邊外交面臨很多新的挑戰,需要從更加宏闊、長遠的視角加以審視,更加精巧地把控中美博弈與周邊外交這兩者之間的互動,更加深入地體認周邊國家的焦慮、關切和需求,而不是完全從中美博弈的濾鏡看待周邊,進而有針對性地完善周邊外交的戰略設計、充實中國自身的政策工具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