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緯溫:都是「上不封頂」惹的禍?

2022-07-04
 
AAA

CNUS-LE-211013-06.jpg

一度被外界視為下一任中國外長熱門人選的中國副外長樂玉成,離開外交部的結果前天已經塵埃落定。

這名中國外交系統的「俄國通」無緣外交部「一把手」位置,他也可能因年近六旬未躋身正部級,而在明年到齡後退休。

上月底就傳出消息,59歲的樂玉成將平調出任廣電總局副局長。儘管正式履新後,樂玉成在廣電總局四名副局長中排名第一,但這次調動仕途受挫意味明顯。

國際輿論則紛紛聚焦樂玉成是否因曾提出中俄關係「上不封頂」,並在開戰前誤判俄烏形勢而與外長位置失之交臂。

彭博社昨天引述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分析師解讀,樂玉成被調離外交系統,可能反映「中共領導人擔心中國已與俄羅斯走得太近」,「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破壞了與西方的關係,削弱了全球經濟,現在更需要外交部領導巧妙管理與美國和歐盟的關係。」

中俄關係近年不斷升級,主要動力源,無疑來自中美關係不斷惡化。今年2月底俄烏戰事爆發前,美國大部分注意力原本都放在中國,還與西方部分國家打「人權牌」杯葛北京冬奧會。

俄羅斯總統普京旋風式訪問北京,並出席冬奧會開幕式,中國則投桃報李。中俄元首2月4日發表聯合聲明不僅劃定一攬子合作,當中還提出「兩國友好沒有止境,合作沒有禁區」的表述。

樂玉成同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加碼形容中俄關係上不封頂,「沒有終點站,只有加油站」。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以及楊潔篪、王毅等外交系統高官都不曾提及「上不封頂論」。

高度友善的外交表述,當時起到了鞏固兩國關係之效,但也讓無結盟之名的中俄關係,看似走向有結盟之實。中國外交在2月下旬俄烏戰爭爆發後,也失去原有的彈性空間,並一度陷入被動和困局。中國還因此被部分國際輿論解讀為給俄羅斯出兵壯膽,戰爭開打後不斷受到西方檢視是否援俄。

儘管上不封頂論給中國造成不少困擾和麻煩,但樂玉成4月會見俄羅斯駐華大使傑尼索夫時,仍強調「不論國際風雲如何變幻,中方將一如既往同俄方加強戰略協作」。樂玉成5月初在一場演講中還為中俄「友好沒有止境,合作沒有禁區」辯護,稱「中國同各國都講友好,談合作從來都不設限」。

有港媒昨天提出不同看法,認為樂玉成外調,應與俄烏戰爭無關。原因,是他之上還有楊潔篪、王毅等外交系統高官,中國外交政策並非由他主導。

但眾所周知,楊潔篪和王毅分別是「美國通」和「日本通」,樂玉成作為中國外交系統的「俄國通」,也一定會對2月初的中俄聯合聲明產生影響。或許也是因為對俄烏戰前的形勢有所誤判,樂玉成在中俄關係上才把話說得很滿。

中俄近期也陸續出現一些關係可能鬆動的跡象。俄媒「真理在線」上月中曾引述俄國政治學者蘇斯達爾采夫稱,中國並非俄國盟友,如果俄國輸了,「尤其是輸得很慘的時候,中國估計也將參與瓜分掠奪俄羅斯」。

國家電視台「俄羅斯-1」幾乎同時間也播出俄國退役上校霍達仁諾克的訪談,稱俄國「完全處於政治孤立之中」,暗示中國並未在俄烏衝突中提供俄國政治支持。

鳳凰網等則引述中國駐烏克蘭前大使高玉生在一場研討會上稱,俄羅斯已顯露敗象;該言論之後被刪除。俄國深陷烏國戰場之際,王毅上周出訪哈薩克斯坦與中亞五國舉行外長會晤,在俄國傳統勢力範圍的中亞地區擴大影響力。

習近平時隔近四個月後昨天再同普京通電話,肯定今年以來兩國關係保持良好發展勢頭,經貿合作穩步推進,並表示中國願同俄國繼續在涉及主權、安全等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問題上相互支持,密切兩國戰略協作。不過,這次通話與2月份兩人會晤時的場面相比,氣氛有所轉淡。習近平也在通話中,呼籲各方應以負責任方式推動危機得到妥善解決。

中國近期已明顯將外交重心,放在應對美國印太戰略以及台海問題,在與美國針鋒相對時,也更積極恢復面對面會談構建護欄,避免關係滑向失控。可以預期,中俄關係「上不封頂論」也將隨樂玉成的調離,一定程度「退居二線」。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
  • 在世界經歷巨變之時,中國領導人的缺席對中國的聲譽和形象不利。
    時不我待。中國領導人不能靜等疫情結束,再恢復海外旅行,才重返國際交往舞台。信任鴻溝仍在擴大,這對中國來說絕非好事。

    王向偉  2022-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