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丹旭:中美貿易戰找到台階下?

2022-07-11
 
AAA

shutterstock_1684435096.jpg

中國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財政部長耶倫星期二(7月5日)舉行視頻通話,成為中美貿易戰可能迎來轉機的最新信號。

據中國官媒發佈的消息,雙方在通話中就宏觀經濟形勢、全球產業鏈供應量穩定等議題交換意見,中方也對美國取消對華加征關稅和制裁、公平對待中國企業等問題表達關切。

美國財政部的聲明沒有提到關稅,但稱雙方談了美中兩國的宏觀經濟和金融發展,以及大宗商品價格上揚和糧食安全挑戰下的全球經濟前景。耶倫也「坦率」地提到俄烏戰爭對全球經濟的衝擊,以及中國不公平、非市場的經濟行為。

兩人的通話,正值拜登政府可能取消特朗普時代對華關稅的消息甚囂塵上。據彭博社、《華爾街日報》等美國媒體報道,美國總統拜登最早可能在本周做出相關宣布。

對華懲罰性關稅是美國上一任總統特朗普執政時期,遏制中國的標誌性舉措。這場史上最大規模的貿易戰開打至今已有四年,美國沒有達成目的,中美雙方也都沒有得到好處。

貿易戰沒有換來中國改變經濟模式,北京甚至在面對「卡脖子」威脅後,加大對科技等領域的政府支持;美國也依然高度依賴中國商品,去年的對華貿易逆差擴大到3553億美元(約5000億新元),僅次於2018年4182億美元的最高紀錄。中國則在關稅上給予美國對等報復,同時也不得不接受一些企業分散投資、產業鏈向東南亞國家轉移的損失。

貿易戰沒有贏家,是經濟學者的普遍共識,但作為貿易戰發起方的美國,要取消關稅、讓貿易戰降級也面對代價。

2020年拜登在競選總統時就明確表態,中國應該對不公平的貿易政策負責,但他不認同單方面加征關稅的做法。換句話說,拜登對關稅能否達到特朗普的預期目標存有質疑,對貿易戰的負面效應也並非不清楚。

然而,在正式入主白宮的一年半里,拜登直到最近才在調整關稅問題上鬆口。這與美國國內反華的大環境有關,作為一名老練的政治家,他很清楚在美國的政治現實中,反華是最大的政治正確。因此,如何找對時機,順理成章地退出傷害經濟的關稅策略,又不會因此而被批對北京示軟,是拜登在關稅問題上必須做出的權衡。
俄烏戰中後的嚴峻通脹形勢,給拜登送來了這個下台階。在迎向11月的美國中期選舉之際,美國社會正出現一個比「反華」更大的政治正確,那就是必須緩解40年來最嚴峻的通脹,解民之苦、緩解民怨。

今年5月美國消費價格指數同比上升8.6%,創下40年新高。俄烏戰爭的陰霾與剎不住的通脹動搖市場信心,美股從今年1月的高點下滑20%,加上美聯儲加速升息,外界對美國經濟陷入滯脹的擔憂加劇。美國商業團體、經濟學家等近期不斷呼籲政府,要求放鬆部分進口關稅。

不過,白宮在這個問題上仍在搖擺,政府內部對於是否取消關稅存在明顯分歧。耶倫和商務部長雷蒙多竭力推動放寬關稅,以抗擊通脹,保衛美國經濟;貿易代表戴琪則主張繼續保留對華關稅作為談判籌碼,維持對中國的壓力。

耶倫和劉鶴的通話,不排除是中美高層做出調整關稅的重大決策前,進行最後的通氣。中美雙方在通報中用「坦率」「坦誠」等外交辭令形容通話,說明雙方分歧並不少。如果拜登真的宣布調整關稅,相信北京會正面回應,這將是緩和中美貿易關係的重要一步;但即便如此,這也絕不表示華盛頓改變對北京不公平貿易行為的研判。

耶倫早前就公開表明,拜登政府將尋求「重新設置」(reconfigure)特朗普時代留下的對華懲罰性關稅,使其更具戰略性。從美方近期釋放的消息看,華盛頓很可能打出「組合拳」,一方面降低服裝、生活用品等消費品關稅,讓美國消費者能繼續購買價廉物美的中國商品;同時啟動一項針對行業補貼的新調查,在科技等戰略領域提高關稅。這顯示,華盛頓在高科技、政府補貼等領域,絲毫不會放鬆對北京的施壓。

2018年開打的貿易戰,拉開中美在更廣泛領域對立的序幕,中美對立格局恐怕在未來二三十年都難以逆轉。與特朗普政府簡單、粗暴的關稅不同,拜登政府是以更老練和有策略的方式,對中國進行大國競爭。中美在戰略上的競鬥局面,不會因為部分關稅取消而改變,但無論如何,世界兩大經濟體若能緩和在貿易上彼此互傷的局面,從大方面說,對世界仍是件好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